有好多读者朋友私信问老虎君是不是死了,老虎君在此一并对大家的关心表示感谢,虽然最近忙的半死,但是还没死= =之后希望出文章的频率能重回正轨~

今天我们要给大家来讲讲上周六(924日)新当选的英国工党党魁科尔宾。

喂喂,老虎君你是真的死了还是诈尸啊?这个去年不是讲过一次了吗?还是又出了个新的科尔宾?还是党魁每年选一次?

别急别急,老虎君真没死,也没诈尸,该死的是正在诈尸的英国工党议员们。自从去年科尔宾半路杀出当选党魁之后,他们就一直耿耿于怀,于是借着脱欧公投的东风逼迫工党重新选举党魁。

然而这一次工党议员们的小算盘又打错了。在一年的搅局造反、媒体造谣中伤之后,科尔宾以更大的得票比例(61.8%38.2%)战胜对手欧文·史密斯,再次赢得了选举。这一年中工党党员人数也将近翻了一番。科尔宾风暴的第二刷不只是历史的重复,而是历史的前进!

分裂的工党:科尔宾+基层党员 vs 工党议员

从去年意外获得参选党魁资格后,科尔宾以坚决反紧缩的纲领和非主流的身份吸引了数以万计的群众加入工党。这彻底打破了工党这摊死水的宁静,在工党内部形成了党魁科尔宾加基层党员与以工党议员为代表的工党政客之间的对抗。

去年科尔宾当选党魁后短短24小时内,就有1.5万人申请加入工党。而从去年九月到今年七月,工党党员数从35万上涨到了超过60万人,已经超过了当年布莱尔的所谓高峰40.5万人[1]。工党也一跃成为西欧最大的政党[2]!新一轮的党魁选举又再次成为群众加入工党的高峰,从工党右翼在六月底英国脱欧后正式开始造反到七月初,就有超过10万人加入工党,这还不包括数量众多的注册支持者。这是什么概念?现在牛逼轰轰的特蕾莎·梅所率领的保守党一共只有15万党员(∩_∩)


这源源不断的群众加入工党,不是因为什么布莱尔的第三条路线、不是因为米利班德的紧缩政策,而是因为终于有代表工人阶级说话的像样的工党政客出现了,终于有反紧缩的声音了,终于有昔日工党的影子了!对英国工人阶级而言,撒切尔以来日益受到攻击的工人权益、福利国家的解体、维多利亚时代以来最大的实际工资降幅,实在已经让他们叔可忍婶不可忍。只可惜,虽然不可忍,但却没有一个组织能把他们凝聚起来。此前大规模的示威毫无效果,学生运动以失败告终,工会领袖又积极认怂、消磨斗志;工党跟保守党之间的差别也是微乎其微,大选纲领简直惨不忍睹。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科尔宾的出现给愤怒的群众带来了进入政治舞台的入口,给他们带来了战斗的方向。

而他们在这场战斗中所面对的第一个敌人不是别人,就是工党的政客们。这批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工人运动走向低潮后就占领了工党的投机政客跟保守党的政客、资产阶级上的一样的私立学校、牛津剑桥,说着一样的上流口音,过着一样的奢华生活。对他们而言,代表工人阶级简直是个笑话,在他们眼中英国哪里还有工人阶级,不都是中产阶级了吗?任何对市场、对资本的质疑都是老土的极左思想,他们的鼻祖布莱尔先森不早就把党章第四条建立以公有制为基础的社会主义废除了吗?任何左转、任何向工人阶级的靠近都是在自取灭亡,他们要争取的是保守党的选民,要做到这一点难道不是要对企业更友善、预算更靠谱(也就是实施紧缩政策)吗?

他们虽然多年来一直抱怨工党的群众基础日渐缩小,但绝不欢迎这批疯狂的群众,也更反感吸引这批群众加入工党的科尔宾。所以,他们要保卫自己的仕途,要保卫统治阶级小伙伴们的领地。英国统治阶级深知工党这个领地的重要性,去年920日的金融时报这样写道:杰里米·科尔宾在工党党魁选举中的大规模胜利是一场政治地震!英国工党跟希腊的SYRIZA、西班牙的Podemos不同,它从1945年以来有近40%的时间都在执政!

工党右翼的闹剧:野鸡政变和干爹招数

为了保卫自己的领地,工党政客可以说是使出了浑身的解数。去年党魁竞选后,他们虽然表面上消停了,但只要一有机会,就会在采访中唱衰他:虽然科尔宾很好,但是他没有领导能力,没法团结工党,所以没法领导工党赢得大选此类种种(明明是他们不接受领导,不停地在私下搞小动作)。而第一次集体跳反则出现在去年年底,以在议会中压轴演讲的希拉里·本为代表的66名工党议员站到了科尔宾的对面,投票支持卡梅伦开展对ISIS空袭的提案。在今年六月初,他们和媒体又无中生有地从科尔宾的一句演讲词中发掘出了工党反犹门事件,想借此进一步削弱他的威性。

然而,科尔宾却并没有被这一次次的攻击所削弱。他率领工党在很多重要紧缩议案上(如税收抵免削减计划),战胜了保守党,(暂时)避免了实施。在Oldham补选中,工党候选人则扩大了得票比例,无情地打了大肆唱衰的媒体的脸。即使在叙利亚空袭问题上,科尔宾通过向基层党员发邮件咨询的模式,证明75%工党支持者支持他反对空袭的立场,最终跳反的工党议员从媒体所说的100多人,下降到了66人。为了自保,科尔宾还成立了自己支持者的草根组织——Momentum(冲劲),把统治阶级吓得不轻。

这让工党右翼不得不使出大招,而英国脱欧则成为他们发起总攻的契机。24日,借着脱欧这个黑锅,两个工党议员发起对科尔宾的不信任案,工党影子内阁外交大臣希拉里·本(是的,又是他)试图联合其他内阁成员逼科尔宾辞职。科尔宾不得不在26日凌晨将他罢免。而二十多名影子内阁成员又以此为由在两天内纷纷辞职。尽管科尔宾积极填补空缺,但却赶不上其他成员辞职的速度。随后,不信任案以172票:40票(工党共252名议员)的优势通过。

至此,工党右翼的计划都实施得非常顺利。但问题来了!他们的整个计划就是通过给科尔宾施压、使其辞职。可是,科尔宾却异常坚定:绝不辞职,要重新党魁竞选就竞选,俺又不是没赢过。这下轮到工党右翼们一脸懵逼了——肿么办?偶们的计划到此就结束了?党魁选举?我们没有像样的候选人啊!o(≧≦)o

他们一开始考虑过是否要通过组织手段,取消科尔宾自动参选资格(因为一旦取消,科尔宾有可能无法获得足够的议员提名)。但一方面基层党员压力太大,另一方面工党章程白纸黑字写得太清晰,最后工党执委会还是决定保留科尔宾的自动参选资格。这意味着,工党右翼不得不在自己的队伍里挑选可以挑战科尔宾的人,而这一挑就挑了两周。这场政变实在搞得太挫,被支持科尔宾的群众们叫做野鸡政变(Chicken Coup

工党右翼左挑右选出来的第一个候选人——安吉拉·伊戈尔,除了是个女同性恋之外,实在乏善可陈,她居然以我不是布莱尔份子、布朗份子、科尔宾份子,我就是我这样一个女人为竞选宣言。不过,想到她那惨不忍睹的政治履历,这可能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了吧。


     伊戈尔议会投票记录:支持入侵伊拉克、提高学费、保留三叉戟核武器、空袭叙利亚;反对调查伊拉克战争;对保守党的福利削减和逼迫待业者做免费劳动的制度,只是弃权,而没有反对。

后来不知是觉得伊戈尔不行还是没协调好,又蹿出了个欧文·史密斯。这货则把自己是个正常人(即,我不是不正常的左翼)作为竞选卖点,当然还有他的威尔士背景。然而,这个正常人曾说自己100%支持紧缩,还曾支持保留三叉戟核项目。他原先工作的公司参与了国民医疗体系的私有化,并且由工党右翼团体Progress赞助。可以说也是黑点满满。

搞笑的是,无论是伊戈尔还是史密斯都深知科尔宾之所以受欢迎是因为他的纲领,所以纷纷表示自己跟科尔宾一样左,政策也与他无异。可如果政策无异,那还为毛要闹得这么沸沸扬扬,出来挑战他哩?他们唯一的回答是,因为科尔宾没有领导力,而我才是受到工党议员支持的团结候选人啊⊙‖∣

最后为了避免分裂选票,伊戈尔退出,史密斯单独与科尔宾对决。工党右翼们也非常明白,史密斯绝非科尔宾的对手,所以使出了多种多样的干爹招数。当然,他们的目的并不是要让史密斯胜出(因为那样实在太明显了,会引发众怒),而是要尽量减少科尔宾的优势,比如让他的得票率低于去年。

首先,工党执委会出台政策限制投票资格:只有加入半年的党员才有资格投票(这限制了野鸡政变以来加入的12万党员的投票权,其中多数为科尔宾支持者);注册支持者必须缴纳的费用从去年的3镑上升至25镑(抬高收费门槛对以穷屌丝居多的科尔宾支持者的限制作用更大)。其次,工党内部一个神秘机构——Compliance Unit(合规部)暂停或取消了很多人的党员资格,从而取消了他们的投票资格。而这些人几乎绝大多数都是支持科尔宾的左翼,理由涵盖以前发过的推特、支持过绿党、参加过左翼团体等等(不能吃党的饭砸党的锅Orz)。第三,很多支持科尔宾的党员或注册支持者没有收到选票!注意,莫名没有收到选票的几乎全是科尔宾的支持者。

最为夸张还得数下面这一招。伊戈尔参选后,她所在选区的工党支部准备开会就对她的不信任案进行投票。而其他很多支部也打算开会投票表达对科尔宾的支持,以及对反对科尔宾的当地议员的不信任。工党执委会看到这恐怖的一幕,居然下发规定,禁止所有支部在党魁选举期间召开会议!科尔宾的支持者在这次战斗中可以说是完全领教了媒体的本质和资产阶级民主的本质。说起来,老虎君原来学习党章的时候,看到里面说党员享有参加党的有关会议的权利,还觉得有点搞笑,没想到腐朽的资产阶级政党还真可以不让党支部开会啊╮(╯_╰)╭

庶民的胜利:战斗还将继续

即便面对着如此多的阴谋和阳谋,科尔宾还是胜出了!这是一场非常彻底的胜利。参与投票的人数从去年的42万多扩大到了今年的50万多,科尔宾的得票率从去年的59.5%增长到了今年的61.8%,他在党员、注册支持者和集体党员中都胜出。


根据出口民调[3]显示,2015年以前就加入工党的党员中仅有37%投票给科尔宾,但去年党魁选举期间加入的党员中有74%投给了他,而去年当选之后加入的党员中得票率更是高达83%。科尔宾在除了苏格兰外的所有地区支持率都高于史密斯[4]。此外,现有党员中有20%在去年大选中并没有投票给工党(这些新鲜血液对科尔宾之前的工党有多不满),而这些人中78%支持科尔宾。虽然史密斯自称左翼,但去年投票给右翼候选人Liz Kendall的人中有98%投票给他。

工党右翼虽然掌握了媒体,操控着工党官僚机器,有权修改竞选规程,但却赢不了宁愿勒紧裤腰带也要付25镑投给科尔宾的穷屌丝们,赢不了自发在网上发起支持科尔宾提案的群众,赢不了在各地参加科尔宾演讲的基层党员和支持者!这次胜利,说到底是工党基层党员和科尔宾所代表的工人阶级对工党政客所代表的资产阶级的胜利!


然而,这只是一场小小的开端战役的胜利。要想真正推翻紧缩政策,真正取得工人阶级的胜利,还需要经过很多场恶战。

工党右翼的确受到了重创,对下一步是该暂时妥协、防御还是直接退出还没有形成共识。科尔宾和支持者们应该抓住这个重要时机,开展反击。科尔宾在赢得大选后说:工党应该团结起来,去战胜保守党,给英国带来真正的改变[5]。但真正的改变必须建立在不妥协的团结上。之前的经历说明,工党右翼早就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不惜一切地团结他们只会给自己埋下隐患。右翼议员们如果不愿意接受基层党员选出的这份纲领和这个党魁,他们就应该让位给反映基层党员意愿的新的议员。而接下来的选区边界改革则给重新选举议员、创建真正团结的工党带来了绝佳的机会。

仅有团结也是不够的,团结应该以正确的纲领和方向的为基础。科尔宾在这次党魁竞选中以反抗工党右翼攻击、保卫党魁位置为核心,淡化了纲领的角色。免费教育、停止医疗私有化、完善的福利系统等具体政策也被更抽象的美好前景和价值所取代。但在这场胜利之后,越来越多的支持者会开始关注他的纲领,而要真正赢得大选,要真正实现这些美好的前景,他必须有经得住考验的纲领。而之前以人民的QE为基础的改良主义纲领,现在工党大会中所宣布的让企业为员工谋福利的乌托邦政策,并不能承担这项重任!(对这种纲领有幻想的人,老虎君建议在床头写上四个大字:齐~~~~

科尔宾能否从防御走向主动,并在压力下拿出像样的纲领?脱欧、新的危机、保守党的分裂,英国的历史会以怎样的轨迹前行?统治阶级将如何继续攻击科尔宾的工党?开始直接参与历史的英国群众能否经受住成功与失败的考验?投身这场洪流的左翼们能否跟群众形成互动,推动群众向左前进?群众已强行踏进自己命运之主宰圈,开始撰写英国革命史的新篇章的时候到了!


[1]http://metro.co.uk/2016/07/08/more-than-100000-people-have-joined-labour-since-corbyn-coup-5995212/

[2]http://www.independent.co.uk/news/uk/politics/jeremy-corbyn-win-labour-leader-victory-read-speech-full-a7327496.html

[3]http://www.huffingtonpost.co.uk/entry/owen-smith-exit-poll-jeremy-corbyn-yougov-electiondata_uk_57e652e2e4b0e81629a9d393

[4]苏格兰由于独立情绪的高涨、苏格兰民族党的反紧缩面目和科尔宾对苏独的不支持态度,走上了相对独立的轨迹,工党并没有因为科尔宾在苏格兰复兴

[5]全篇演讲见:http://www.independent.co.uk/news/uk/politics/jeremy-corbyn-win-labour-leader-victory-read-speech-full-a7327496.html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