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美国籍艳星白灵出演纪念长征纪录片的事的被网友揭发出来,在社会上炒得沸沸扬扬,有人惊呼,怎么连“长征”也被恶搞了!的确,这么多年来被恶搞的岂止长征,以前我们不也见过雷锋被恶搞、邱少云被恶搞、狼牙山五斗士被恶搞,甚至连开国领袖毛泽东及他领导的中国革命也被毕福剑之流编成段子肆意恶搞吗?

回到白灵出演纪念长征纪念片这件事上,人们之所以认为被恶搞、被乌龙了,是因为白灵和长征所代表的是两种绝然不同的含义,黄色恶俗的白灵与红色庄严的长征本来就是对立的,现在竟让黄色的白灵代言红色的长征,这种强烈反差形成的讽刺效果,就是人们认为被恶搞的来由。先不论拍摄纪念片的美国公司有否恶搞的本意,播出这部纪录片的中央电视台断然不会有恶搞的念头,似乎是偶然中了别人的“阴招”,我们说这纵然有央视工作人员自身素质的原因,审片不严、把关不紧,那还有没有其他更普遍的、导致会必然发生恶搞事件的原因呢?要不然怎么解释上述种种恶搞事件的层出不穷?

就拿长征来说,中国革命的历史已赋予其特定的政治涵义,可是要将其表达出来,必然要通过一定的形式,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各种各样阐释、宣传长征精神的作品,透过这些作品,让人们领略到长征的精神内含。在这里形式无疑是为内含服务的,人们创造各种各样的形式,不过是为了从各个层面各个角度充分深入地揭示其精神内含,使内含得到最集中的展示,体现出形式与内含的高度一致性。然而形式与内含又并非永远具有一致性,只有内含契合时代的主流价值观,才能找到最生动最恰当的表现形式。否则,当内含与时代主流价值观相背时,时代主流价值观就必然会通过各种手段对内含进行遮蔽和改造,使这种异化改造的内含与时代主流价值观达成一致性。而要达成这样的目的,唯一的办法就是通过对形式的再创造,也就是用形式来异化内含,而不是形式为内含服务。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似乎形式更加丰富多彩了,实际上是对内含的异化更加严重了。这正如人们已经指出的,在当今某些人的表达下,长征精神已经变成了人人都可以接受的“爱国敬业、团结奋斗”的所谓普世价值,而长征精神的真正核心共产主义信念被悄悄地抽掉。由于对内含进行遮蔽和异化的迫切需要,促使把形式放在了更重要的地位,势必就会出现形式主义的大泛滥,一方面让人们被各种各样的形式所迷惑,失去追究内含的兴趣,仅仅获取了一点肤浅观感就不再前行。另一方面各种各样的形式提供给人们的不过是一个破碎的图画,它不是指引人们去探求事物的本质,而是将事物的本质隐藏在浓浓迷雾之后,既然真相难以探求,那也就不求罢了。然而,形式主义虽然有这样的妙用,起到这么好的效果,但又必然会走向自己的极端——“恶搞”。

我们说恶搞就是形式主义走向极致的表现,也是形式主义发展到最后必然要出现的丑态。人们尽管痛恨形式主义,但不一定都懂得,形式主义其实也是某些人在客观形势下的一种主观创造,是一种必然选择。因为形式主义对他们来说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当一个事物的内含与时代主流价值观相背但又不能明显否定时,就只能利用大搞形式主义来消蚀这一内含对于时代主流价值观的挑战。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看到社会上形式主义愈反愈多的原因。如此看来,不仅对长征精神的解读如此,雷锋精神的解读如此,群众路线、两个务必、文艺座谈会、古田会议等等一系列的解读不也是如此吗?但正如任何事物有利就有弊一样,形式主义虽然可以达到异化事物的内含的目的,而一旦发展到恶搞的地步,就宣告了形式主义的最终破产。

从一定程度讲,央视播出纪念长征的纪录片不过是形式主义浪潮中的一朵浪花,白灵在其中不合时宜的出现,不过是显示这种形式主义的过犹不及。显然,白灵不是特例,长征精神也不是被恶搞的唯一对象,此前我们已见识过资本家陈光标装扮的雷锋造型、听到过洞房花烛夜手抄党章的“佳话”,还传闻过领导走群众路线亲自到医院看病的事迹,凡此种种恶搞丑闻,没有不是因为形式主义大泛滥造成的。

恶搞的流行,何尝不是对形式主义的报复,对那些制造、纵容形式主义泛滥的别有用心者的报复。

文章来源:滠水农夫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