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龙应台刷屏了!

她在香港大学演讲《一首歌一个时代》时,自己先讲了《绿岛小夜曲》《凤凰于飞》等歌曲,然后问观众们的人生启蒙歌曲,没想到一位中年大叔(香港浸会大学副校长)拿起话筒说是《我的祖国》。

龙应台不敢相信,反问了一句,“真的?《我的祖国》怎么唱,头一句是什么?”

为什么龙应台对《我的祖国》会有这种反应?-激流网          然后全场观众开始了《我的祖国》大合唱。

为什么龙应台对《我的祖国》会有这种反应?-激流网           后来,有同学说了《义勇军进行曲》,并问她怎么看这种政治和歌曲的关系。

为什么龙应台对《我的祖国》会有这种反应?-激流网      龙应台回复:

《义勇军进行曲》在成为国歌之前,它不是国歌,它是一个抗日歌曲。我会觉得,一个好的作品,它就是好,而不需要去回答一个问题。说你的思想性够不够。它是一个好的作品时,它会有各种不同的、微妙的,你不见得能用公式区分析它的原因。

演讲最后,龙应台又强调了希望和爱的重要性,“除了希望之外,没有别的路可以走”。

为什么龙应台对《我的祖国》会有这种反应?-激流网      事情在网络上发酵后,龙应台的无知和小确幸思想受到许多网友的讽刺。为此她专门写了一篇文章《大河就是大河》来解释。文中说:

唱的就是大河波浪,咏的就是稻花白帆,歌所带出来的个人记忆当然不同,可能是往日初恋,可能是家国情怀,可能是某种不堪回首,可能什么都没有,就是那简单美丽的旋律;那是非常纯净的几分钟……

有时候,真的,大河就是大河,稻花就是稻花罢了。

但是网友们又发现,她在当时的演讲中讲到了一首《绿岛小夜曲》,说这是“包装在爱情里的政治抗议歌”,可以代表那个时代的台湾。然而我们看看歌词:

这绿岛像一只船/在月夜里摇啊摇

姑娘(情郎)呀/你也在我的心海里飘啊飘

让我的歌声随那微风/吹开了你的窗帘

让我的衷情随那流水/不断地向你倾诉

椰子树的长影/掩不住我的情意

明媚的月光/更照亮了我的心

这绿岛的夜已经这样沉静

姑娘(情郎)哟/你为什么还是默默无语

这……真是一首极好的政治歌曲。

所以大家齐声感叹:

绿岛不止是绿岛,大河只能是大河。

龙应台的这种无知和偏见令我们感到可笑,可是她为什么会这么做?更重要的是,为什么还能成为台湾的文化部长,还能得到那么多忠实的簇拥?

其实这很简单,毛主席早在七十多年前的延安文艺座谈会上就已经把答案告诉大家了:

只有具体的人性,没有抽象的人性。在阶级社会里就是只有带着阶级性的人性,而没有什么超阶级的人性……地主阶级资产阶级则主张地主阶级资产阶级的人性,不过他们口头上不这样说,却说成为唯一的人性。有些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所鼓吹的人性,也是脱离人民大众或者反对人民大众的,他们的所谓人性实质上不过是资产阶级的个人主义,因此在他们眼中,无产阶级的人性就不合于人性。

在龙应台那里,绿岛不仅仅是绿岛,表面反映爱情的《绿岛小夜曲》其实反映的是那个时代。但大河就是大河,表面上作为政治歌曲的《我的祖国》其实和那个时代的大背景并无关系。

只有我们阶级的人性才叫人性,只有我们阶级的情怀才叫情怀,只有我们阶级的思想才叫思想,只有我们阶级的歌曲才能反映那个时代。你们阶级的歌曲就算写得再好,再令人产生共鸣,最多也只是“简单美丽的旋律”而已。

我们阶级的观点就是“普世价值”,谁和我说的不一样谁就是被洗脑了。

同时作为知识分子,我心中常怀悲天悯人之心,每篇文章每次演讲的每一句一字都透着伟大高尚的悲悯情怀。

哎,我悲悯你们,可怜的被洗脑的愚民。

最后,把这张图送给龙女士。

并祝她身体健康、用爱发电。

为什么龙应台对《我的祖国》会有这种反应?-激流网

说明:

由于原视频已经被河蟹,所以截图主要用了观察者网上的版本

失踪人口回归,马上更新长征系列

很微小的贡献,谢谢大家!

(作者:通吃岛岛主 来源:公众号“通吃岛”)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