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泊证券交易所大楼门口,林冲抬眼望向天台。

细雨漫天纷飞,天台边沿站着一个魁梧而熟悉的身影。“鲁达兄弟?”林冲回过神来,急往大楼里冲去。

后沙月光:水浒传之股市风云-激流网       “林冲兄弟,来世再见了。”鲁智深转身凄然一叹。

“你一出家人,何必如此想不开?”林冲急喘着,拽着鲁智深衣襟。

“闯野猪林时,洒家觉得天底下再无更凶险之事,可,可这股市比野猪林还要人命。”

“问句天几高,心中志比天更高,自信打不死的心态活到老,哦哦哦……”后面有人激昂的唱道。

两人转身一看,是大刀关胜上了天台,可是手中已没有刀。

关胜含泪道:“林教头,让鲁大哥去吧,听说“二娘肉业”也跌停了。”

“关胜兄弟,你是说二娘肉业?我,我……”林冲忽然脸色苍白,手捂胸口。

“还有,阮氏船业,浪子娱乐也不行了。”武松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边上。

林冲欲哭无泪,万念俱灰,一个箭步向前奔去,“鲁达兄弟,等等我,黄泉路上有个伴。”

“自信打不死的心态活到老,哦哦哦……”关胜的歌声几近惨叫。

“铁牛兄弟,你没事吧,为什么光着屁股到这里?”武松见李逵一丝不挂的来到天台。

李逵瞪了关胜一眼,“疯子”,大喊道:“老子板斧没了,内裤也赔光了,前面两位,要跳早跳,俺铁牛不想跳楼也排队。”

忽然一道身影闪过,戴宗站于众好汉身前,喝道:“要死也得要个说法,老子送快递这么些年攒的老婆本全没了。”

“戴大哥说得有理,我杨志整容的钱也全飞了。”青面兽远远说道。

“找谁要说法?”林冲眼中寒光突现。

“公孙胜这孙子呗,大家想想,我们是怎么跑去炒股?”花荣不知何时也已上了天台。

“对,就是这孙子,铁牛我要是斧子还在,现在就去砍死这孙子。”李逵吼道。

“整天装神弄鬼,神机妙算,从军工到妇幼,没他不懂的。”武松道。

“还特么优质股评师,武松兄弟,戒刀借我,我剁了他。”林冲低声道。

“不过,今天公孙胜好像没有发微信股评文章。”杨志翻着手机。

“剁了他,剁了他,剁了他……”人越聚越多。

群情激愤时,一个衰弱却又苍老的声音传来,“不用剁了,我已经来了。”公孙胜缓缓走上了天台。

“你是来赔钱的吗?”武松冷冷道。

“赔你妹呀,其实,其实我这些年一直是亏的。”公孙胜边笑边哭。

“入云龙,兄弟一场,我留你个全尸。”林冲抽出武松的戒刀。

“全尸,分尸,鞭尸,我都认了。”公孙胜苦笑道。

“没那么便宜,我要奸尸。”李逵喊道。

“回去也是死,呼延灼,徐宁,董平也在等着杀我。铁牛兄弟要是喜欢我,何不趁早……”公孙胜叹道。

“太恶心了。”武松将李逵从公孙胜身上拉开。

“孙二娘的二娘包子,燕青的浪子娱乐,阮小二的阮氏船业,他们却发了财?”鲁智深喃喃道,好像恢复了冷静。

戴宗压低声音道:“说来话长,我有内幕消息。”

“还尼马内幕,是个炒股的全有内幕。”众人拥上群殴。

“二娘肉业,这么烂的小摊是什么上市的?”杨志吼道。

武松:“静静,静静,大家先回去吧,大哥总不会不管大家死活的。”

风雨更急……众人正徘徊中,身后一声尖叫。

“涨了,涨了,武大烧饼,西门药业全涨了!”顾大嫂在楼下猛喊。

众人一楞,瞬间一拥而下,挥拳振臂。

当晚梁山总寨传令救市N条政策,听说孙二娘,阮小二已被抓捕。

梁山交易所监事吴用私通金国被双规。

众人又心存希望。

凌晨时分,大家横七竖八躺在聚义厅的沙发上。

公孙胜趴在一旁猛写股评文章,武松抽着烟,看着电视不断摇头。

“有点信心好不好!我明天可以买条新短裤了。”李逵拍拍武松的背。

“我嫂子成女股神了,套现2亿多两银子。”武松指着电视。

“潘金莲是你嫂子?我靠,大明星哇。”众人纷纷转向武松。

林冲独自往门走去,“你嫂子背后有人。”

鲁达一个箭步抢先冲到门外,拎起一个黑影,“时迁,你特么死性不改,又在这里偷兄弟们衣服。”

花荣苦笑道,“偷衣服的是贼,偷股市的却是神!”

(作者:后沙月光。来源:后沙月光论古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