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翼文学”又称“革命文学”,狭义上指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与“左联”有关的文学创作活动,广义上包括四十年代以反映抗战和无产阶级反抗压迫和剥削的“解放区文学”“工农兵文学”。文学史上对左翼文学有着两种极端的评价:一是惟左翼文学为正统,忽略或排斥非左翼作家(以建国初的文学史叙述为代表);一是否定或贬低左翼文学的成就(文革十年对30年代“文艺黑线论”的批判和八九十年代的一些学术观点),2000年以来,“左翼文学”重新成为研究热点,对“左翼文学”的评价也日益趋于理性和客观。

“社会主义文学”又称“社会主义现实主义”,一般指新中国成立后至改革开放以前的文学创作,秉持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注重文艺大众化,强调文艺的人民性,主张文艺为工农兵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在艺术上遵循革命现实主义与革命浪漫主义相结合的方法,产生了一大批有影响的作家和作品;其中又分为“十七年文学”和“文革文学”。如同对左翼文学那样,文学史家对“十七年文学”也经历了一个从贬斥到肯定和基本肯定的过程,由于政治的原因,对“文革文学”则始终持否定和贬斥的态度。

作为曾经对20世纪中国产生过重大影响的两种文艺思潮,左翼文学与社会主义文学的复杂性和丰富性自不待言。随着资本主义全球化暴露出其难以克服的内在矛盾,作为资本主义价值体系支配下的文学艺术,在价值空心化和商业化的文化工业齿轮下,也越来越丧失了文艺应有的精神品格和批判力量。在此背景下,左翼文学与社会主义文学如何避免被业已成为主流的资产阶级文学体系不断被边缘化和“博物馆化”,重新激活文学中消失已久批判现实和追求社会公正平等的理想主义精神,便成为了一种“当务之急”。

有鉴于此,我们拟编选《二十世纪左翼文学与社会主义文学经典》,对这两种重要文艺思潮中的经典作家和作品进行系统的回顾和梳理,全书上下册,将有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并授权硬壳笔记本和新世纪评论公众号陆续推送,以飨读者。

二十世纪左翼文学与社会主义文学经典(八)|殷夫:《五一歌》-激流网殷夫

殷夫(1910611-193127日),原名徐白,谱名孝杰,小名徐柏庭,学名徐祖华,又名白莽。书时先后用过徐白、徐文雄(字之白)等学名,笔名有徐殷夫、白莽、文雄白、任夫、殷孚、沙菲、沙洛、洛夫、Lven等,殷夫则是他较为常用的笔名。浙江象山人,同济大学毕业,共产党员,中国无产阶级优秀诗人。遗着有《孩儿塔》、《殷夫集》等。殷夫是继郭沫若、蒋光慈之后,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又一位重要的革命诗人。19311月,又一次被捕,27日,被国民党政府秘密杀害于上海龙华警备司令部。他与同时牺牲的柔石、胡也频等人一起,被称为“左联五烈士”。

五一歌

殷夫

在今天,

我们要高举红旗,

在今天,我们要准备战斗!

怕什么,铁车坦克炮,

我们伟大的队伍是万里长城!

怕什么,杀头,枪毙,坐牢,

我们青年的热血永难流尽!

我们是动员了,

我们是准备了,

我们今天一定,一定要冲,冲,冲,

冲破那座资本主义的恶魔宫。

杀不完的是我们,

骗不了的是我们,

我们为解放自己的阶级,

我们冲锋陷阵,奋不顾身。

号炮响震天,

汽笛徒然催,

我们冲到街上去,

我们举行伟大的“五一”示威!

我们手牵着手,

我们肩并着肩,

我们过的是非人的生活,

唯有斗争才解得锁链,

把沉重的镣枷打在地上,

把卑鄙的欺骗扯得粉碎,

我们要用血用肉用铁斗争到底!

我们要把敌人杀得干净,

管他妈的帝国主义国民党,

管他妈的取消主义改组派,

豪绅军阀,半个也不剩!

不建立我们自己的政权——

我们相信,我们相信,永难翻身!…… 

1930、4、25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二十世纪左翼文学与社会主义文学经典(八)|殷夫:《五一歌》-激流网(主编:刘继明。来源:公众号“硬壳笔记本”。责任编辑:卢淼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