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从小看到大,越看越觉得火影里的故事越像现实。

忍者世界的阶级固化-激流网鸡汤鸣人

小时候的剧情大概还是小孩能够认知的范围,屌丝成长,暗恋某个女生,名师点拨,朋友陪伴。在鸣人低落的时候,他总是能够鼓励自己,“我害怕失败,但我更害怕自己内心的屈服。”然后战胜敌人。这虽然是很多少年热血漫画的套路,但是在小孩子看来,这个东西就是很正能量,很励志。

上大学以后,火影的剧情就已经发展到比较后面了。和少年时代的剧情大相径庭,宇智波斑、佩恩六道、秽土转生…但是不变的还是鸣人的成长,他还是喜欢吃拉面,脸上还是标志性的笑容,可是我们却很难找到小时候看动漫的感觉了。

想来想去,就是,鸣人根本不是个屌丝,人家可是实实在在的官二代。鸣人被很多人戏称为木叶太子,鸣太子。

鸣人的伙伴们,也并不是像小时候那样,只是普通人,奈良家族、秋道一族、油女一族等等,他们虽然小的时候看起来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但是长大以后,家族势力对于他们的影响甚至超过了他们个人的成长。

反观没什么背景的凯老师和小李,他们足够努力,但是没背景的他们只能在忍者世界里当个普通的上忍,如果没有和主角的关系,他们就和拉面师傅一样隐于尘埃中了。

忍者不好当

火影里的忍者们也并不是普通人,每年有很多人参加下忍考试,最后能当上忍者的是一部分人,之后的中忍上忍特别上忍暗部,不断地筛选,再筛选,最后筛选出来,剩下的就全是大家族的子弟。

我们不也是从小学的时候就开始不断被筛选吗?

1998年,全国小学生招生人数为2201万人。2007年,全国普通高中招生人数为840万人。2010年,全国本科招生人数为351万人,专科招生人数为310万人。而真正上“985”“211”的人更是寥寥。

1500万上不了大学的人,最后的出路大多是进入富士康这样的工厂,他们不仅承受这整个上层社会的残酷剥削,还要忍受上层精英们的无情鄙视。他们工作辛苦,却时常被那些不劳而获的人冠以不努力的标签。

“上了大学就能改变命运吗?”“你听说过北京的房价吗?”

血统?血统!

即使成为上忍,难道就能从上忍变成村子的骨干成员吗?当然不是,村子的骨干无一例外都是“红二代”,一代二代是兄弟,三代是二代的徒弟,四代是三代的徒孙,同时四代还娶了旋涡一族的玖辛奈,五代是二代的孙女,鹿丸的家族是村子里管理鹿角药材的大户,宇智波日向更是拥有优秀血统的家族,在忍者的世界,这些人几乎可以世世代代控制着村子的政治经济。

在当代,“血统”一直是一个很尴尬的话题。所谓血统取决于你出生的时候父母的情况,说白了,就是你出身的阶级基础。

虽然官方百般强调,我们国家不存在阶级,而且是存在阶层流动的,你看王宝强就是个很典型的例子嘛。

可是现实却狠狠地打了我们的脸。

成都,居住在万科·金润华府的业主抵制“年收入50万以下,无金钱也无权利”的业主

北京东郊的学生,为了一顿午饭,比北京重点小学的学生少了1个小时的参观时间。

忍者世界的阶级固化-激流网某县级政权组织----冯军旗《中县干部》

“血统论”的发展

文革初期红二代喊出“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的口号,他们打击群众,破四旧,打砸抢,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保护自己父母的身份地位不会受到群众运动的冲击。随着文革运动的发展,群众运动的兴起,“血统论”基本被消灭。

随着总设计师大刀阔斧的改革,八十年代的中国正处于一个告别历史和告别革命的高潮。随着国内资本的复兴,权力从无产阶级被掠夺到了少数精英手中。资产阶级政治精英有组织地系统地,从上到下在全国范围内清除工农干部,于是把国家的经济权利政治权利牢牢掌握在有精英“血统”的人手里。

从此再没有群众能对官僚进行有效的监督,干部可以高枕无忧得脱离群众。所以官僚的特权也再也不需要用文革时期的“血统论”的借口来哄骗群众。

现在,他们只需要给群众画一个阶级流动的大饼,宣传一些人阶级流动的事实,比如,马云抓住商机所以成功了,如果你抓住你也能成功。实在流动不了的还有毒鸡汤和小确幸,杨绛先生的名句“我和谁都不争,和谁我都不屑”就是坑害人的小确幸。

虽然现在没人再提“血统”了,但是“血统论”却是实实在在地存在了。

明明白白的阶级固化,却被动漫扭曲成了屌丝奋斗,却被舆论歪曲成了“不存在的”。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忍者世界的阶级固化-激流网(作者:笔笔皆是。来源:一直铁笔。责任编辑:卞中石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