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总是天真地相信“吃得苦中苦,终为人上人”和“朝为小白领,暮登董事会”的童话。这碗毒鸡汤不知骗了多少身体被掏空的打工仔走上了过劳死的不归路。毒鸡汤总是用一个个生动鲜活但不保证真实性的个例告诉我们,某位一无所有的年轻人凭借自己的双手打下一片江山,而我们之所以深陷于付了房租之后所剩无几的窘境,那是因为你不够努力,因为你没有熬夜加班,因为你没有工匠精神,因为你没有见过凌晨四点的北京——一言以蔽之,因为你没有充分糟蹋你自己。鸡汤制造商总是传播一些类似下面的图片,久而久之便产生了洗脑的效果。

屌丝逆袭成为CEO登上人生巅峰的可能性有多大?-激流网好一碗鸡汤

为了我们的身心健康和智力发展,我们还是远离鸡汤,看一看现实世界的数据吧:

有一份研究以30年为间隔期,比较了过去一个世纪里商业领导人的情况,它发现,父亲是商人的经理主管的比例一直保持在65%左右……迄今为止有关公司董事最为集中的一项研究估计,在好几千名董事中,有30%的人来自于总人口1%的上层阶级;大约59%来自于中间阶级,而在该研究者的界定中,中间阶级大约占总人口的21%;只有3%的人来自于剩下78%的人群。(多姆霍夫:《谁统治美国?)

很不幸,现实和鸡汤根本就不一样,我们不妨来分析一下。为了计算方便,我们假设美国有100位董事,有10000名居民(稍有数学常识的读者都晓得,这个假设不影响最终的倍数关系)。那么,我们可以进一步得知:

30%的董事(30)来自占总人口1%的上层阶级(100),用30除以100可知,上层阶级产生董事的频率为0.3

59%的董事(59)来自占总人口21%的中间阶级(2100),用59除以2100可知,中间阶级产生董事的频率为0.028

3%的董事(3)来自占总人口78%的下层人群(7800),用3除以7800可知,下层人群产生董事的频率为0.00038

再做一些简单的除法,我们可知:上层阶级产生董事的频率是中间阶级产生董事的频率的10.71倍,是下层人群产生董事的频率的789.47倍!

这就是血淋淋的现实,这789.47倍的差距,即使每天熬夜加班恐怕都难以弥补——“你们这些加班狗不愿意干,就业市场上还有人排队来给老子打工呢!不愿意干就滚!”成功的老爷们轻蔑地说道。更可悲的是,旁边的阿Q也如此应和,这位长工暗暗想道:“我终究也是可能成为老爷的,到那个时候,宁式床和吴妈都有了,岂不美哉?”借助着这精神胜利法,阿Q又在破烂的土地庙中满意地睡去了——他不知道这789.47倍的差距,或许是他刻意忘掉了。

当然,上面所说的只是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的现象,在我们这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每个人都有人生出彩的机会,每个人都有圆梦的机会呢!

为了反驳负能量的错误思想,我们现在就要介绍一位白手起家的传奇人物,他是改革大潮的弄潮儿,尽管他父亲是副部长,他却坚持不拼爹、不走后门;尽管当时有“官倒”等违法现象,他却依然遵纪守法,总而言之,他靠自身的正直与勤劳赚得了第一桶金,他就是优秀党员任志强先生!他的光荣事迹有图为证:

 屌丝逆袭成为CEO登上人生巅峰的可能性有多大?-激流网没爹怎会成大炮

当然,任志强先生绝不是个案。王思聪的爹爹也绝对没有借助王思聪的爷爷的权势发财,什么“红色贵族”的称号都是蓄意泼脏水。总而言之,我们生长在红旗下,机会是平等的,只要足够努力,就会成功;如果你不成功,那就说明你不够努力。

最后,我们来重温一下鲁迅先生的经典《爬与撞》,忆苦思甜,感受一下旧社会的罪恶,憧憬着“中国梦”的美好。

从前梁实秋教授曾经说过:穷人总是要爬,往上爬,爬到富翁的地位。不但穷人,奴隶也是要爬的,有了爬得上的机会,连奴隶也会觉得自己是神仙,天下自然太平了。

虽然爬得上的很少,然而个个以为这正是他自己。这样自然都安分的去耕田、种地、拣大粪或是坐冷板凳,克勤克俭,背着苦恼的命运,和自然奋斗着,拚命的爬,爬,爬。可是爬的人那么多,而路只有一条,十分拥挤。老实的照着章程规规矩矩的爬,大都是爬不上去的。聪明人就会推,把别人推开,推倒,踏在脚底下,踹着他们的肩膀和头顶,爬上去了。大多数人却还只是爬,认定自己的冤家并不在上面,而只在旁边──是那些一同在爬的人。他们大都忍耐着一切,两脚两手都着地,一步步的挨上去又挤下来,挤下来又挨上去,没有休止的。

然而爬的人太多,爬得上的太少,失望也会渐渐的侵蚀善良的人心,至少,也会发生跪着的革命。于是爬之外,又发明了撞。

这是明知道你太辛苦了,想从地上站起来,所以在你的背后猛然的叫一声:撞罢。一个个发麻的腿还在抖着,就撞过去。这比爬要轻松得多,手也不必用力,膝盖也不必移动,只要横着身子,晃一晃,就撞过去。撞得就是五十万元大洋(当时国民党政府发行的“航空公路建设奖券”,头等奖为五十万元——引者注),妻、财、子、禄都有。撞不好,至多不过跌一交,倒在地下。那又算得什么呢,──他原本是伏在地上的,他仍旧可以爬。何况有些人不过撞着玩罢了,根本就不怕跌交的。

爬是自古有之。例如从童生到状元,从小瘪三到康白度(康白度,英语 Comprador 的音译,即买办——引者注)。撞,却似乎是近代的发明。要考据起来,恐怕只有古时候“小姐抛彩球”,有点像给人撞的办法。小姐的彩球将要抛下来的时候,──
一个个想吃天鹅肉的男子汉仰着头、张着嘴,馋涎拖得几尺长……可惜,古人究竟呆笨,没有要这些男子汉拿出几个本钱来,否则,也一定可以收着几万万的。

爬得上的机会越少,愿意撞的人就越多。那些早已爬在上面的人们,就天天替你们制造撞的机会,叫你们化些小本钱,而豫约着你们名利双收的神仙生活。所以撞得好的机会,虽然比爬得上的还要少得多,而大家都愿意来试试的。这样,爬了来撞,撞不着再爬……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鲁迅:《爬和撞》,《准风月谈》)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屌丝逆袭成为CEO登上人生巅峰的可能性有多大?-激流网(作者:钟国梦。来源:外院青年马会。责任编辑:卢淼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