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拉图”及其《理想国》|《世界史话》节选之(一)-激流网柏拉图(前427-前347年)

柏拉图(前427-前347年)是古希腊最大的唯心主义哲学家,《理想国》是他的一本有代表性的反动著作。两千多年以来,许多腐朽没落阶级的代表人物,为了开历史的倒车,无不乞灵于柏拉图和他在《理想国》中宣扬的反动思想。柏拉图及其《理想国》为什么对他们有这么大的吸引力呢?

柏拉图出身于古希腊雅典城邦的一个大贵族之家。在他出生的前几年,即公元前431年,古希腊的另一城邦斯巴达,为了与雅典争夺希腊世界的霸权,挑起了一场大战,史称伯罗奔尼撒战争。这场战争,也是希腊奴隶主民主政治和贵族寡头政治之间的一场大决战。希腊境内的各个奴隶制城邦,有的实行奴隶主民主政治,以雅典为代表;有的实行贵族寡头政治,以斯巴达为代表。从历史上来看,前者较后者进步。因为,在奴隶主民主政治之下,广大自由民(当然不包括奴隶)都能参与城邦的政治生活,因而有利于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而在贵族寡头政治之下,政权操纵在一小撮享有特权的贵族奴隶主的手中,非但奴隶,即使广大的下层自由民也被剥夺了参与城邦政治生活的权利,因而有碍于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另外,在那些实行奴隶主民主政治的城邦里,也存在奴隶主贵族派与奴隶主民主派的斗争,而且斗争十分激烈,常常出现曲折和反复。

“柏拉图”及其《理想国》|《世界史话》节选之(一)-激流网伯罗奔尼撒战争

伯罗奔尼撒战争连续进行了二十多年,至公元前404年,以斯巴达的胜利、雅典的失败而告终。战后,斯巴达到处扶植贵族势力,把反动落后的贵族寡头政治强加在许多希腊城邦头上。在雅典,他们唆使以克里底亚为头子的一个奴隶主贵族小集团,发动政变,建立了贵族寡头政治。柏拉图和苏格拉底(前469-前399年),都是属于这个小集团的人。

苏格拉底是古希腊唯心主义哲学家的一个主要代表,公开宣扬客观世界的一切都是神有目的地安排的。他站在贵族的立场上,极端仇视民主政治。柏拉图二十岁开始跟苏格拉底求学,并且成了他的忠实门徒。伯罗奔尼撒战争结束的前后,他们和克里底亚等人勾结在一起,在雅典上窜下跳,呼风唤雨,喧嚣一时。

“柏拉图”及其《理想国》|《世界史话》节选之(一)-激流网苏格拉底被处死

贵族寡头政治在雅典不得人心,不久即被民主派推翻。苏格拉底因其猖狂反对民主政治而受审,并被判处死刑。这对柏拉图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他吓得魂飞魄散,如丧家之犬急匆匆逃离了雅典。

此后约十年的时间里,柏拉图去过埃及、意大利和西西里岛,到处贩卖他的反动政治主张,恶毒诽谤民主政治。公元前388年,柏拉图到了西西里岛上的一个名叫叙拉古的希腊殖民城邦,以讲学为名,招摇撞骗,蛊惑人心。他把民主政治视作大逆不道。说什么在民主政治下自由太多了,以致出现了以下种种现象,如父子平等,老师害怕学生,男女同享自由,奴隶与奴隶主讲平等,甚至连马也拥有自由民的一切权利和尊严,昂首行进,冲撞不肯为它让路的人,等等。这完全是一派胡言。在阶级社会里,没有什么超阶级的民主和自由。奴隶主民主政治始终是奴隶主的民主,根本谈不上会有奴隶的民主。柏拉图的反动说教在叙拉古找不到市场,反而引起当地居民的唾弃,最后被赶了出去,甚至差点儿被卖作奴隶。柏拉图在走投无路之中,只得悄悄回到雅典。

“柏拉图”及其《理想国》|《世界史话》节选之(一)-激流网“学园”开办

这时,柏拉图已年过四十,一想起自己的境遇,就悲伤不止,只怨天下没有知己者。但他仍贼心不死,回到雅典以后,在雅典的中心地区开办了一所“学园”,办起教育来了。他广收门徒,培养奴隶主贵族的接班人。他还舞文弄墨,著书立说,臭名昭著的《理想国》就是在这前后出笼的。

柏拉图留下了很多反动著作,主要有:《美诺篇》、《斐多篇》、《理想国》、《泰阿泰德篇》,《巴门尼德篇》、《智者篇》、《法篇》等等,其中《理想国》是他的一部代表作,是他反动政治思想的集大成者。

柏拉图在《理想国》里,以对话体的形式,借苏格拉底之口,宣扬一整套反动的国家观。他站在奴隶主贵族的立场上,竭力鼓吹实行森严的等级制度,并妄图使之固定化和永恒化。马克思一语揭穿了柏拉图《理想国》的反动实质,指出它“只是埃及种姓制度在雅典的理想化”①。柏拉图认为,国家就是放大了的个人,个人就是缩小了的国家。个人有三种品德:智慧、勇敢和节制,国家也有具备不同品德的三等人:第一等人是统治者,即少数奴隶主贵族,他们生来具有“智慧”的品德,应当支配一切;第二等人是武士,他们生来具有“勇敢”的品德,是统治者的爪牙,无条件地服从统治者的指挥;第三等人是农民和手艺人,他们生来具有“节制欲望”的品德,专门为前两种人提供生活必需品。至于广大的奴隶,在柏拉图眼里根本不能算作人,因此连列为一个等级的资格都没有。

“柏拉图”及其《理想国》|《世界史话》节选之(一)-激流网柏拉图与其“学院”授课(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为了替这种森严的奴隶制等级制度制造根据,柏拉图还抬出神来愚弄人民。在《理想国》里,他说:“我们要对我们的公民们说:你们彼此虽是兄弟,但是神还是用不同的东西把你们造出来的。你们之中有些人具有统治的能力而适于统治人,在做这些人的时候,神用的是金子,因此,这些人也就是最珍贵的。另一些人是神用银子做成的,这些人就成为统治者的辅助者。再一些人是农夫和手艺人,这些人是神用铜和铁做成的。一般说来,一个人属于哪一种,他所生下来的子女也就属于哪一种。”照他这样说来,人生来属于哪个等级,都是命中注定的,因此,广大的下层自由民(更不用说奴隶了),只能俯首听命,不能怨天尤人,更不能起来造反。

从这种奴隶主贵族的反动立场出发,柏拉图再三强调,在他的“理想国”里,各个等级都要听从神的意志,“互不干扰”,“互不代替”,“协调一致”,这样就实现了所谓“正义”。相反,如果三个等级的人相互代替和干扰,“这是最坏的事情,这样的事情就叫做不正义”。下层自由民不能参与国家的政治事务,尤其不能掌握国家的政权。他声嘶力竭地叫嚷:“一旦铜铁做成的人掌握了政权,国家就要倾覆”。他还得意洋洋地把他勾画的所谓有节制的国家比做一支和谐的交响曲。可见,万变不离其宗,柏拉图所谓的“正义”,无非就是维护奴隶主贵族的反动统治秩序而已。

在柏拉图的“理想国”里,有谁能充当统治者呢?他认为,一定要由哲学家做国王。他甚至威胁说,如果不照他说的办,“国家就永远不会得到安宁,全人类也不会免于灾难”。为什么只有哲学家才能充当统治者呢?这就要剖析一下柏拉图的唯心主义的先验论和天才论。

“柏拉图”及其《理想国》|《世界史话》节选之(一)-激流网哲学家的国王

柏拉图认为,在物质世界以外,还有一个非物质的理念世界。理念世界是真实的,而物质世界是不真实的,只不过是理念世界的模糊的映象。这就是柏拉图所鼓吹的反动的“理念论”。

既然物质世界是不真实的,人们在社会实践中所得到的知识,当然也是不真实的。那末,人的知识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呢?柏拉图胡说人的灵魂是不死的,它可以不断地投生。当灵魂进入肉体之前,它是住在另一个星球上面的,在那里,它可以直观理念世界,因而就获得了理念知识,即真正的知识。可是,当灵魂一旦托附肉体下降到尘世时,理念知识暂时被遗忘了。之后,在经验的刺激下,那些被遗忘了的理念知识又逐渐被回忆起来。因此,认识的过程就是回忆的过程。而且,柏拉图还杜撰说,这种回忆知识的本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具备的,只有少数有天赋才能的人,如哲学家之类才具备。由此,柏拉图便得出了一个最后的答案,即世界“应该由贵人、贤人和智者来统治。”可见,柏拉图的这种头足倒置的、反动的唯心主义的先验论和天才论,完全是为他那条反动的政治路线服务的。

柏拉图为了要实现他那建立奴隶主贵族政治的理想,觉得还必须想方设法避免统治阶级内部的矛盾和冲突。为此,他主张在第一、第二等级中间取消私有财产,实行所谓“共产制”。他认为,如果统治阶级没有私有财产,这个阶级中的所有的人就会追求一个共同的目的,即维护和巩固奴隶主贵族对广大奴隶以及下层自由民的压迫和剥削。反之,如果统治阶级内部存在私有财产,那就会助长他们之间勾心斗角、互相算计,从而削弱统治阶级的力量,以致造成“使他们自己和他们的国家覆灭”的恶果。很明显,柏拉图实质上是想用统治阶级的集体剥削来代替个人剥削,并以此来维持统治阶级的“一致”。可是,他根本不了解私有制就是剥削制度赖以存在的基础。因此,他的这种建立在奴隶制等级制度基础之上的“共产制”,只是一种反动的空想,更谈不上消除统治阶级内部的尔虞我诈。

“柏拉图”及其《理想国》|《世界史话》节选之(一)-激流网柏拉图的《会饮》

为了使奴隶主贵族的反动事业不致于中断,柏拉图还十分注重为本阶级培养接班人。他认为,一个人的行为是由教育所决定的,“一个人开始所受的教育的方向,将决定他未来的生活。”因此,要牢牢把持着教育这块阵地。在他的“理想国”里,儿童所使用的教材都要符合他的政治思想和伦理道德,甚至文学作品也不能例外。能够享受教育权利的,当然只是那些天性适宜于担任统治者和武士的儿童,而出身于下层自由民家庭的儿童,则完全被排斥于学校的大门之外。至于奴隶的子女,由于他们不被当作人来看待,因此根本谈不上受教育了。

柏拉图以因果报应作为《理想国》一书的结尾。他胡说什么人死后要受审,正义者可以升天,不正义者则要入地狱受苦千年。他还对阴森可怖的地狱作了一番描绘。为了维护奴隶主贵族的统治,柏拉图真是费尽了心机。

“柏拉图”及其《理想国》|《世界史话》节选之(一)-激流网阴森恐怖的地狱

柏拉图在《理想国》中所设计的奴隶主贵族政治的方案,在具有民主政治传统的雅典是难以实现的,这一点柏拉图本人也知道得十分清楚。但他又不甘心就此作罢,而非要搞出点名堂来不可。当他六十岁左右的时候,还两度打起精神,浮海去西西里岛上的叙拉古,死皮赖脸地兜售他那套破烂货,妄图在那里得以一逞。但都遭到了可耻的失败,还险些断送了老命。

两千多年来,柏拉图在《理想国》中所宣扬的这一套反动腐朽的国家观与唯心主义的先验论和天才论,由中外反动统治阶级及其代表人物承袭下来,作为他们向革命人民作斗争的一种思想武器。然而,历史的辩证法是无情的,任何反动势力都阻挡不了历史车轮的前进。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激流网的老师和朋友们,我们现开通激流网会员办理通道: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柏拉图”及其《理想国》|《世界史话》节选之(一)-激流网
(作者:上海师范大学历史系、上海汽车运输第三场《世界史话》编写组。来源:青年自学丛书《世界史话》古代中世纪部分,上海人民出版社1977年7月第1版,激流网整理录入,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编:毕非)

注释:

①《资本论》,《马克思思格斯全集》第二十三卷,第400-400页。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