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流按: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生产关系又决定了分配方式和消费方式。网络世界里受到伤害的青少年,工业化体系下别无选择的消费者:资本逐利的汪洋大海中,前途未卜的个体失去航向。有人寄情神佛,有人押注于教育选拔的独木桥,有人幻想着脱离父辈的轨迹。然而个体的命运终归要与时代结合汇入历史洪流,方能扭转乾坤。全球格局之中,帝国争霸愈显,大雪茫茫,北国风光,我们的未来又何去何从?

1.B站科里斯事件引起关注:保障儿童网络空间安全刻不容缓

3月10日下午,一位自称是单亲妈妈的用户在以讨论网络游戏《魔兽世界》为主的论坛NGA社区上发表帖子,言辞激烈地控诉一位15岁的初中生,指责他引导她10岁的女儿参与“文爱”,即用文字做爱,甚至是教唆离家出走以及自杀。而将B站推向风口浪尖的,则是单亲妈妈指出这位15岁的初中生,是一名B站的UP主“科里斯”。由于“科里斯”与其10岁女儿的对话大多发生在QQ上,而聊天内容本身无法阻止,因此网友们的矛头很快对准了B站,认为B站没有尽到应有的监管责任。

被置于风口浪尖的B站很快作出回应。3月12日,B站发表声明称已经永久封禁“科里斯”账号,并将在共青团中央的指导下,设立青少年维权站,“开展针对青少年的心理辅导、自护教育和法律服务”。但真正能够从根本上减少或者杜绝这一危害的社会机制仍然并不存在。以虐待儿童为例,美国儿童保护协会(AmericanSocietyforthePositiveCareofChildren)的数据指出,仅在2015年就有400万起虐待案例,涉及720万儿童,与之前的数字有所上升。而相比虐待儿童,青少年在互联网上受到的伤害要更难发现并且阻止。B站在公告中尚未明确表示这个青少年维权站会如何运作,但这显然不会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一周激评:年轻人不进工厂都去哪了?-激流网

激评:指望靠青少年赚钱的B站自觉主动地保护青少年权益,无异于与虎谋皮。想要真正保护青少年的网络安全,杜绝青少年受到心理和生理的伤害,还需要从根本上寻找原因。

2.逾三分之一受访者曾消费权益受损

据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的“品质消费与消费者认知年主题调查报告”,有37%的受访者遇到过消费权益受损的情况,商品类和服务类都有所涉及。在遇到消费权益受损问题中,商品类遇到最多的三项是分别是家电产品、手机平板等智能设备产品和保健类产品。

一周激评:年轻人不进工厂都去哪了?-激流网

激评:有人说顾客是上帝,我说上帝是老板,消费者在信息不平等的条件下处于弱势地位。买家秀卖家秀,秀出了羔羊和上帝的距离。“商人,就是让人伤心的人。”挣钱永远是市场的第一要义。纵有“良心企业”、“良心企业家”,亦不过是带上了慈祥面具的逐利的资本的人格化。不菲的维权成本让许多消费者只能自认倒霉,有关部门捧着铁饭碗辛苦的在街头发传单、办晚会,不知道最终能维护到几分权益?

3.教育减负?扬汤止沸

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新闻中心今日举行记者会,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就“努力让每个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相关问题回答了中外记者提问。陈宝生表示要从以下五个方面为孩子减负:

——从学校减,主要是加强科学管理,把减负的任务落实到学校教学的各个环节。

——校外减负。主要是规范教育秩序,治理整顿各类培训机构。

——考试评价减负。不允许以分数高低对学生排名,不允许炒作高考状元。

——老师教学减负。绝不允许课上不讲课下讲、课上少讲课后讲,甚至鼓励引导学生参加培训。

——家长和社会减负。不要盲目追求那些成功学,那些培训机构炫耀的培训成绩单、广告、广告词,很多都是鸡汤加忽悠。

一周激评:年轻人不进工厂都去哪了?-激流网

激评:在选拔性考试中胜出几乎成为下一代保持阶层地位乃至实现阶层晋升的唯一希望所在,使得家长追求超越他人的优秀教育资源;公立院校待遇堪忧,使得优质教育资源不断向私立院校及培训机构流失;“先富者”们有能力也更愿意将自己的孩子送到私立机构接受精英教育,而普通家长不亦步亦趋只有眼睁睁地看着孩子落后并丧失希望。这一切,正是“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生动注解。人为降低眼前的竞争以掩盖残酷的真相,避重就轻,意义何在。

4.春社日祈福:有人撒钱,有人接钱

3月17日是中国农历2018年的春社日。每年今天,在四川省绵阳市雎水镇境内,十分闹热,来自周边各地的游客纷纷前来,从一座有200历史的古桥上踏过祈福。摄影师自2015年以来,连续用镜头记录了这座古桥上的春社日祈福壮观场景,无论天晴下雨,游人风雨无阻,踏过古桥时,纷纷将从自己家里带来的零花钱(当地有人称用于买药的钱)和旧衣服从桥顶抛下,以寓意一抛旧岁除去灾害之意。

每年春社日当天,桥上数万人经过祈福,桥下却有一群人全副武装、严阵以待,他们拿着杆子、网兜,甚至为了防止被东西砸中头,还戴上了安全帽。这些全副武装的人用特制的杆子加网兜,用来接桥上游人丢的东西。

一周激评:年轻人不进工厂都去哪了?-激流网

激评:天地圣众有没有歆享了牲醴和香烟,我不清楚;不过底下拿着杆子网兜的人们是享受到了。总是要寄托于鬼神之类虚幻的偶像,将用于买药的钱都拿出去,其实受到了好处的和受到了坏处的都是人。

5.年轻人不进工厂都去哪了?

近日,网易头条一篇名为《月薪2万招不到人!年轻人不进工厂都去哪了》的报道中指出:“以前沿海城市的市区居民90%的人都是工人子弟,但是这些人已经彻底不做工人了,郊区的年轻人也鄙视做工人,就算再没有门路,那也得在工厂找个清闲的管理职位,三心二意的混日子。

一大批中小制造业如今世道不好,之所以还能勉强维持,是因为有一批60后、70后的农民工在支撑,他们上有老下有小,不敢歇,也不敢闹,他们拼命干活的动力是子女绝不再进厂当工人,能够改变家族命运。

一周激评:年轻人不进工厂都去哪了?-激流网

激评:部分“农二代”、“工二代”大学生们混迹在城市的各个角落,自以为坐拥梦想与远方,在诗与歌的韵律中慢慢佛系……暗暗自诩为“知识分子”,他们眼高手低,也常常向养育了自己的“农民工们”撇去不屑的目光。然而,脱离了劳动阶层的意识形态,最终能否改变底层劳碌的命运?

6.在147年前的今天,1871年3月18日,巴黎公社革命爆发

1871年3月18日,巴黎公社革命爆发,建立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无产阶级政权。巴黎公社虽因弹尽粮绝而失败,但正如马克思所说:“工人的巴黎及其公社将永远作为新社会的光辉先驱受人敬仰。它的英烈们已永远铭记在工人阶级的伟大心坎里。”

巴黎公社是法国无产阶级1871年建立的工人革命政府,也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无产阶级政权。

一周激评:年轻人不进工厂都去哪了?-激流网

激评:现代人是否还能记起1871年3月18日?答案是肯定的,就算不在心里,也在身体上形成了肌肉记忆。它依旧像幽灵一样围绕在我们周围。电影《钢的琴》里,主人公一行人在工人俱乐部追打负心汉的时候,墙上的挂画上赫然写着:“巴黎公社就是工人夺取政权——马克思。”就像那句“公社的原则是永存的”,就算这个日子被再多的人遗忘,就算这个日子本身不是那么完美,它也值得被记住,无论是在巴黎、法国、欧洲还是全世界。

7.“特金会”、“与台湾交往法案”,都是中美博奕工具

当地时间3月16日,美国总统签署特朗普签署“与台湾交往法案”。该法案允许美方所有层级的官员访问台湾,允许台湾高阶官员在“受尊敬的条件”下来到美国,与包括美国国防部、国务院的高官会见,并鼓励台湾驻美经济文化代表在美展开业务。从17日下午3点左右到18日凌晨,包括中国驻美使馆、外交部、国防部和人民日报在内的四大机构,12小时内接连就此发声,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

一周激评:年轻人不进工厂都去哪了?-激流网

激评:前有“特朗普与金正恩会晤”传言,后有特朗普签署“与台湾交往法案”。前者看似皆大欢喜,后者引发一片抗议。但两者都有共同的背景:中美竞争的加剧。美国去年12月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将中国视为美国的“对手”之一,特朗普在1月发表国情咨文演说时,再次称中国为“对手”。在这个大背景下,朝鲜也好,台湾也好,都是特朗普处理中美关系时的筹码。“皆大欢喜”与“一片抗议”的背后都是中美博奕的升级。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一周激评:年轻人不进工厂都去哪了?-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一周激评:年轻人不进工厂都去哪了?-激流网(作者:激流网编辑部。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