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雷闯始,近几天陆续被曝的大V有:公益圈的,雷闯(乙肝斗士、“亿友公益”发起人),冯永锋(自然大学校长),张锦雄(LGB领域大咖);公知圈的,袁天鹏(罗伯特议事规则专家),章文(知名媒体人,被女律师曝光性侵,被蒋方舟、易小荷、苏紫紫接连曝出性骚扰),信力建(教育家,被何满预告要爆料),熊培云(南开学者,被赵思乐曝光),孙冕(《新周刊》创始人,被作家春树曝光);北京作家张弛(让春树得上性病);“为你读诗”的潘杰客和开了工作室的秦何人;赵秉志(中国刑法学研究会会长,原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院长,性侵女学生);谢伦灿(中国传媒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教授、博士后,性骚扰女学生);以及大主持人zhu军……

每日激评丨性侵害必须归结于男权吗?-激流网

激评

本以为只是零星的火花,没成想却烧出了一片火海。诸位皆是各自圈内光环加身、声名显赫的“大佬”,没成想却都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垃圾。

是的,“当我们用冷静的和客观的眼光来观察人类社会时,我们首先看到的是一种恃强凌弱的情形……”性侵害从来都不是关于性的,而是关于权力,关于社会的不平等。无论是大家热衷于谈论的Metoo运动、平权运动,还是女权主义,本质而言,都是弱权者对强权者的反抗。而成长于反性侵运动中诸多女性的觉醒力量,也恰恰蕴含着所谓“乌合之众”的群体性认同感——我们都是被强权欺压的对象。

在男性主导的社会中,女性受到的伤害固然更大,而自奴隶社会、封建社会以来所构建的一整套“男权思维”的延续,是建立在以男性为主导的社会现实权力结构之上的,若不改变这一现实结构,这套思维体系也是万难打破的。因而我也认为,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在反对性侵害这件事上都不应仅仅单方面地站在女权或男权的角度去思考,而更应该将其放在整个弱权者反抗一切强权者的角度去对待。不要忘记那些被导师“爸爸”压迫的“儿子们”,更何况,还有我们无法忽略的那庞大的“被失语”的群体——最广大的劳动群众。

“这不仅是一个恐怖的时代,而且是一个抒情的时代,是一个由刽子手和诗人联合统治的时代”。今天,“诗人们”虚伪的面目已被揭下,我们也就不必再去迷信什么“有教养之人”为大众而设置的种种教条,伴随着反对强权而来的,应该是一切“被吃瓜群众”的联合。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每日激评丨性侵害必须归结于男权吗?-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每日激评丨性侵害必须归结于男权吗?-激流网(作者:马斯图。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