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记得曲婉婷吗?那个靠着《我的歌声里》红遍大江南北的 Wanting。她16岁就去了加拿大留学,她有一个她认为非常好的妈妈。

她的妈妈张明杰,因涉嫌贪污受贿等罪名,于2014年9月被哈尔滨中级人民法院带走审理,涉案金额达人民币3.5亿,检方建议死刑;而辩方律师则以证人与张明杰有利害关系,检方查案时出现不规范行为,应该启动非法证据排除以及国有土地使用权的界定模糊为由,认为张明杰无罪。张明杰也称自己无罪。

张明杰被指控的罪行,来龙去脉一共有三步:

1. 曲母通过权力操作,把账面价值超过23亿的原种繁殖场评估成了负资产,然后以6160万的价格把资产打包卖给了注册资本只有50万的私企“东江科技”。

2. 资产转让完成后,曲母又想方设法把资产从“东江科技”转移到另一家新注册的地产公司“先发置业”,但两家公司的老板都是同一人,即曲母的同伙。与此同时,曲婉婷的舅舅和表哥一同进入“先发置业”,分别任公司总经理和副总经理。

3. “先发置业”开始盖楼,结果因为资金链断链搞出了烂尾楼,于是曲母虚构土地权转移,骗取征地款共计3.5亿元人民币。

此外,连续七年举报张明杰的哈尔滨原种繁殖场职工李长告诉媒体,从2009年改制至今,在职职工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一直未交。

若指控成立,已经涉嫌在原种场改制中骗取土地征收金3.5亿元的张明杰,用自己不需要的这1000万,损害了146名退休职工和420名在职职工的家庭。

张明杰许诺员工会被返聘也没有实现,遭到解聘的员工中有一人因患病无医疗保险治疗,最终上吊自杀。

今天,曲婉婷一条微博,希望法院能给妈妈一个公正的结果,引来网友热议。

曲婉婷的妈妈与下岗潮的东北-激流网

网友热议的不是曲婉婷和她妈,热议的是国企下岗潮的东北是如何度过那些艰辛岁月的,热议的是曾经多少的东北家庭都生活在无助与困顿中,热议的是为什么在那种环境下会有人去贪污别人的救命钱。

以下是是部分网友的回忆,大致可以还原出国企下岗潮的东北,经历了怎样的艰难岁月。

1. 没有工资,没有福利保险,运气好的工厂发一笔钱,比如3万,折合现在物价大概10万吧,就买断工龄。买断工龄的意思是你之后不会有养老金、不会有福利、不会有医疗保险。字面意思是 :“虽然你为国家奉献了30年而国家曾承诺照顾你一辈子,但现在我们不会照顾你了。”

2. 所有说工人为什么不找工作的话都是白痴。首先工人被作为螺丝钉培训,思想上是为工厂献终身工厂管你一辈子,技能上从高中就一直重复做一件事,比如就玩儿汽锤,玩了30年汽锤,40了忽然说你自谋出路去吧,然后发现自己只会气锤而世界上有气锤的工厂都挂了;

3. 做小生意,全市下岗你做个屁小生意?谁买?而且就那么点钱,以后养老看病都指望这,本钱呢?当然也有做的,当时路边都是小摊,愁眉苦脸的大哥面前一块布,上面摆着袜子手套什么的,一天也不会有人买。

4. 好一点的工厂还能吊命,差一点的厂子彻底就停了,什么低保?当时好像没这东西。一家人有一个得病全家就算完蛋。

5. 工厂工人大规模偷东西出来卖,我家到学校有一整条街形成了卖二手书的集市,都是工人把工厂图书馆的书拿出来卖的。政府门口常年有老工人请愿,偶尔能听到某地有群体事件;

6. 社会治安大恶化,很多抢劫案件,家长需要接孩子上学放学。兴盛一时的“刨锛”,即在楼道里用尖嘴榔打人的后脑抢劫也是当时开始流传的,只不过据说起源是没拿到钱的民工;

7. 我家当时在大学,周边环境还算安全,我父亲在商场母亲是老师,也没受影响,这是我的幸运。如果我家也有人经历下岗,我恐怕不会有今日,如果别人家没下岗,恐怕今日生活事业比我强很多。而且我希望你们知道这意味什么,对于那些身处工厂家属区,父母双下岗的人,我无法感同身受。我只是离惨案近,但不是受害者。受害者可能没条件如我般接受教育,也未必有机会讲述这些。受害者的孩子现在身上纹着带鱼,寻衅滋事,把东北的名气搞坏掉,当然他们很差劲,但难道时代就没有一点儿责任么?

8. 丈夫骑车让老婆做小姐、全家买了一块肉放了老鼠药这些事情当时就有所流传,故事未必是真的,但故事的土壤是真的。和这同样惨、比这更惨更绝望的事情一定发生过,而且随处可见。只不过也没有媒体关注他们。

9. 我生活于东北,我的舅舅是下岗工人,下岗以后没工作,没学历,只能去给别人送水,一桶20公斤的水,从一楼搬到6楼,3块钱,一个月1500,养老婆,养女儿。贫贱夫妻百事哀,舅妈天天嫌弃他不挣钱,家里能吃顿肉也是一件喜事。前几年我舅检查出脑梗,上午和我妈去办理住院,下午又偷偷溜回家,给我妈打电话:姐,我还是不治了,我没钱。当时我妈的眼泪就下来了。去年过年的时候,喝了点酒脑溢血走了。我妈妈说,他40多年的苦也算是吃到头了,就像新闻上一样,生病的下岗工人只能自杀,在我们这样的地方,好像脱离苦海唯一的办法只有死亡。我妹以前的qq签名一直是“我要很用功的学习,以后让我爸过上好日子”可惜舅舅这辈子都没过上一天好日子,最后他把自己的血肉深深的埋在底下,也只换来了保险单上的2万块钱。我有时候真想不明白,为什么曲婉婷就可以在加拿大买豪宅,住别墅,玩音乐?为什么她可以一边过着我们无法想象的日子,一边踩着我们的贫穷洋洋得意的挥霍?为什么4个零就能换我舅舅的命? 有多少曲婉婷和她母亲这样的人,我脚下的土地就埋藏着多少贫穷,困苦,不公。   东北的经济以可怕的速度崩溃,我爸爸,叔叔和周围许许多多的人都背井离乡,被迫寻找新的,能养活家人的工作。

10. 九十年代我老姨所在的国营饭店破产她下岗了,下岗后没多久就因为她老公的家暴所以婚姻也没有保住。在这之后的几年里我老姨一个人带着女儿吃了很多苦给人做过保姆、炸过麻花、卖过卷饼勉强维持着生活。后来我妈妈实在心疼自己的亲妹妹,托人找关系终于在环卫处给我老姨谋了个扫大街的工作,每个月工资500元左右。

因为没怎么上过班,我老姨几乎不懂什么职业潜规则,队长给分了什么工作她就傻乎乎的去做。东北的大雪深的时候都能没过膝盖,老姨总是被分在早班,三点多就要去扫雪,扫一点下一点,怎么扫都扫不完。后来在单位同事的点拨之下终于明白,就是她每个月赚的这500块都要拿出200来孝敬她的小队长,这样小队长才不会一直难为她给她小鞋穿。

但是当时的老姨实在是太穷了,她太需要这500块钱了,如果给了队长200块她可能饭都吃不饱,更别说养活一个女儿。老姨咬了咬牙不肯送礼,她想着苦点累点就忍着吧。可是老天不会遂人愿的,她的这个小队长越看这个不懂的人情世故的人越来气,终于不满足于给她小鞋穿了。在某个冬天的晚上,老姨提着打扫工具走在回家的小胡同里的时候,她的队长这个坏女人给我老姨脑袋拍了一板砖,在我老姨跌倒的时候她又上来对着我老姨又是踢又是踹的一顿殴打。

后来我老姨报了警,警察以没有证据为由没有管。我全家人咽不下这口恶气,借钱给我老姨打官司。可是法院也是调节和稀泥,那个坏女人在法院上表现的特别认错,可是私下里拒绝任何赔偿,还扬言让我老姨小心一点,她的家人看到我老姨是一个没有老公没有父母的女人私下里对我老姨可以说是百般奚落。

认清了这个世界真相的老姨,沮丧的走路回家,就遇见了我之前说过的那件事。”我们鹤岗煤矿发不出工资的那个春节,一个打劫的在午夜给我深夜打工回家的老姨跪下了,他握着尖刀给我老姨磕了三个响头,他说他多了也不抢,就要一袋面钱,回家给孩子包顿饺子。“

老姨当时是万念俱灰,不但没有得到该有的赔偿,还被打得在医院住了半个月的院,欠下了一大笔债,举债起诉打官司更是让她的生活雪上加霜。她对那个打劫他的人冷笑了几声,一把抓住了那个人手里握着的尖刀,用力的往自己身上就要捅。那个劫匪被她的举动吓坏了,但是这个劫匪应该是歌身强体壮的矿工,力气大反应也敏捷,赶紧打落了尖刀,阻止了我老姨的自杀。

后来我老姨和劫匪互相给对方下跪对着磕头,都求对方弄死彼此。终于两个人都跪着在雪地里嚎啕大哭起来,他们谁都没有问谁原因,只是一直哭一直哭,直到远处腾起的烟花声把他们炸醒,赶紧都擦擦眼泪拍拍身上的雪准备回家给孩子做饭。

后来老姨把身上仅有的四十多块钱递给了那个劫匪,劫匪还给我老姨20块,揣着剩下的20多离开了,小声的说了句:谢谢!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曲婉婷的妈妈与下岗潮的东北-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曲婉婷的妈妈与下岗潮的东北-激流网(作者:安迪下木。来源:千氪。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