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宁在论述马克思主义发展历史的时候写道:“马克思主义“在其生命的途程中每走一步都得经过战斗”[[1]]

马克思主义存在的头半个世纪(从十九世纪四十年代到九十年代),马克思和恩格斯反对了封建的、资产阶级的和小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反对了青年黑格尔派、蒲鲁东主义、拉萨尔主义、巴枯宁主义和杜林之流,战胜了工人运动中的一切反马克思主义的思想体系。马克思和恩格斯创立了国际工人协会---第一国际,这个国际奠定了国际无产阶级争取社会主义斗争的基础。马克思逝世之后,一八八九年,在恩格斯领导下建立了第二国际,工人运动得到了广阔的发展。

马克思主义在理论上的胜利和它在工人运动中取得统治地位,逼得它的敌人装扮成马克思主义者,力图从工人运动内部来腐蚀工人阶级。修正主义、机会主义就是资产阶级思想影响无产阶级的最主要的表现。

列宁反对第二国际修正主义的斗争-激流网

一八九五年恩格斯逝世以后,修正主义者公然向马克思主义发动进攻。从一八九六年开始,伯思施坦发表了许多文章和小册子,对马克思主义进行了全面的“修正”。各国机会主义者在思想上理论上行动上附和伯恩施坦主义。曾经是马克思主义者的考茨基,对伯恩施坦主义采取了调和态度,后来也堕落为可耻的叛徒。这些修正主义、机会主义的头面人物,把持了第二国际的领导权,使国际工人运动面临着严重的危机。

恩格斯逝世后,列宁担负起捍卫马克思主义的重任,对修正主义者给予了坚决的回击,同他们展开一场大论战。这是马克思主义在工人运动中占统治地位以后,马克思主义者同修正主义者、机会主义者的第一次大论战。

列宁指出,修正主义、机会主义的出现不是偶然的,它是资本主义制度和资产阶级政策的产物。列宁在《马克思主义和修正主义》、《欧洲工人运动中的分歧》、《马克思学说的历史命运》、《帝国主义和社会主义运动中的分裂》等论著中,揭示了修正主义、机会主义的阶级基础和它产生的社会根源。

从一八七一年巴黎公社以后的几十年间,世界资本主义经历了一个比较“和平”发展的时期。二十世纪初,资本主义发展到了帝国主义阶段。资产阶级用超额利润的一部分,来收买工人中的上层分子,培养出一个工人贵族阶层,这是产生机会主义的主要社会根源。列宁说:“享有特权的工人阶层的比较安定和文明的生活,使这些工人‘资产阶级化了’,他们从本国民族资本的利润中分得一点油水,他们摆脱了破产的贫困的大众所遭受的灾难和痛苦,但也丧失了破产的贫困的大众所具有的革命情绪。”[[2]]

同时,这个时期资本主义的巨大发展,把大批农民、手工业者和其他小资产者抛入无产阶级的队伍,也使无产阶级受到了小资产阶级思想的影响。

资产阶级同其他一切剥削阶级一样,总是相互结合、相互交替地用刽子手的镇压方法和“神甫”的欺骗方法来对付被压迫阶级,维持它们自己的统治。在资本主义比较“和平”发展的几十年中,资产阶级侧重于用一些微小的改良和虚假的让步,来麻痹本国无产阶级的革命意志。在这种形势下,工人运动的许多领袖产生了对于资产阶级议会制和“合法性”的盲目崇拜,同时,不少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同路人也混人了工人运动的队伍。正如列宁所指出的,当时的工人运动是“向横的方面发展,因此,革命的水平不免暂时降低,机会主义不免暂时加强。[[3]]

修正主义者、机会主义者为了适应资产阶级的需要,阉割了马克思学说的全部革命内容。他们用庸俗的进化论来代替革命的辫证法,用鄙陋的唯心主义来代替战斗的唯物主义;他们宣传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已经减弱并可以消除,否认资本主义必然崩清;他们反对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主张同资产阶级实行阶级合作,他们鼓吹通过和平的、改良主义的道路由资本主义过渡到社会主义,反对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

总之,他们是资产阶级思想影响在工人运动中的传播者,是资产阶级在工人运动中的代理人,是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叛徒。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前,他们主要是在工人运动和无产阶级政党内部,引诱群众离开革命道路,阻止群众准备进行革命决战。在大战期间,他们成为社会沙文主义者,帮助资产阶级进行掠夺战争。十月革命后,他们恶毒地攻击布尔什维克,破坏苏维埃政权,叛卖德国、匈牙利等国的革命,成为资产阶级的公开同盟者,成为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公开的敌人。

显然,由于修正主义者、机会主义者的背叛所引起的工人运动内部的分歧,决不是什么枝节问题,而是要不要马克思主义、要不要革命、要不要社会主义的问题。在《论马克思主义历史发展中的几个特点》这篇论文中,列宁写道:“现在,由于资产阶级的影响遍及马克思主义运动中的各种各样的‘同路人’,使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基础和基本原理受到了来自各种相反方面的曲解,因此团结一切意识到危机的深刻性并了解到必须克服危机的马克思主义者来共同捍卫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基础和基本原理,是再重要不过的了。”[[4]]

列宁批判了那种同机会主义调和的企图,认为“这在客观上就是掩护帝国主义资产阶级利用它在工人运动中的忠实走狗去奴役工人。”[[5]]

他说:“准备无产阶级获得胜利的必要条件之一,就是进行长期的、顽强的和无情的斗争,去反对机会主义、改良主义、社会沙文主义以及诸如此类的资产阶级影响和思潮。”[[6]]

经过长期的、艰巨的、尖锐的斗争,列宁在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等一切根本问题上,彻底粉碎了修正主义、机会主义的谬论,保卫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

列宁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批判了形形色色的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的思潮,根据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原理,创立了关于帝国主义的学说;根据帝国主义时代的历史条件,揭示了一系列的关于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不可摧毁的真理。他指出,帝国主义是垄断的、腐朽的、垂死的资本主义,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前夜;在帝国主义阶段,由于资本主义经济上、政治上发展不平衡的规律,帝国主义国家之间为了争夺原料产地、商品销售市场和资本输出市场,不可避免地要发生重新分割世界的战争;社会主义将冲破帝国主义的薄弱环节,首先在一个或几个国家获得胜利;无产阶级革命的根本问题,就是粉碎资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机器,建立无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要取得革命的胜利,就必须同伟大的同盟军农民群众在不同时期建立不同内容的工农联盟,同时还必须同殖民地、附属国的民族解放运动结成联盟,共同反对帝国主义,无产阶级革命胜利后,在从资本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的整个历史时期中,必须巩固无产阶级专政,实现国家工业化和农业集体化,对资本主义残余和资产阶级影响进行不断的、长期的斗争,才能建成社会主义并向共产主义过渡;而要实现无产阶级革命,要实现和巩固无产阶级专政,要建成社会主义并向共产主义过渡,头等重要的是无产阶级要建立自己的一个真正革命的、同机会主义完全决裂的马克思主义政党。列宁把马克思主义推进到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列宁主义阶段。列宁主义是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时代的马克思主义,是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胜利时代的马克思主义。

列宁创建了完全新型的、同机会主义决裂的布尔什维克党,列宁领导下的布尔什维克党,在俄国革命的实践中,在反对国内的和国际的修正主义、机会主义的斗争中,成长和壮大起来,终于取得了伟大的十月革命的胜利,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列宁还创建了第三国际,团结各国的马克思主义者,推进了全世界的革命运动。

注释:

[[1]] 《马克思主义和修正主义》。《列宁全集》第15卷,人民出版社版,第13页。

[[2]] 《第二国际的破产》,《列宁全集》第21卷,第219页。

[[3]] 《第二国际及其在历史上的地位》。《列宁全集》第29卷,第274页。

[[4]] 《列宁全集》第17卷,第26页。

[[5]] 《帝国主义和肚会主义运动中的分裂》。《列宁全集》第23卷.第109页。

[[6]] 《立宪会议选举和无产阶级专政》,《列宁全集》第30卷.第243~244页。

(本文来源:《列宁反对修正主义、机会主义的斗争》前言,郑言实编,人民出版社1963年6月第1版,激流网编辑部整理录入,有删节。)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列宁反对第二国际修正主义的斗争-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列宁反对第二国际修正主义的斗争-激流网(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