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微博正常一点的话,蔡徐坤又怎么会天天上头条,网民们又何来这么大的怨念,这么大的动力去恶搞呢?

救救蔡徐坤-激流网

“全民制作人们大家好,我是练习时长两年半的个人练习生蔡徐坤,喜欢唱、跳、Rap、篮球。”

年轻艺人蔡徐坤运球跳舞的视频近期在B站刷了屏,一时间风头无两。随着网友接连不断的二次创作,这段视频也变得越发“魔性”——手绘版、鬼畜版、AI换脸版、路人山寨版……

素材库不断扩大,网友们通过动图、表情包、短视频,不断向外输出,抖音微信相继“沦陷”,眼看蔡徐坤成了继六小龄童后,又一个被全民恶搞的艺人。

B站上一时铺满网友恶搞蔡徐坤的视频。

救救蔡徐坤-激流网

为何是蔡徐坤?  

不同年龄段的人,对这位年轻艺人观感不一。但有一点是共识:眼下蔡徐坤是收割中国“顶级流量”的人。

《偶像练习生》C位出道,长期热搜“霸屏”,几千万微博转发与评论。纵然没有脍炙人口的代表作,但只要浏览社交网络,你很难忽视蔡徐坤的存在。

在艺人行当,没有“人怕出名猪怕壮”的逻辑。经纪公司巴不得自家艺人更红,更有话题性,他们近乎激进地谋求曝光机会,数据造假、动用水军的现象屡见不鲜。

然而凡事必有代价,获得了更多关注,就得到了更多评价,评价自然有好有坏。

而恰好蔡徐坤,本身就是个具有争议性的人。

他是现代偶像流水线上打造出的“产品”,从选拔标准、练习生体制、舞蹈风格走的都是韩系男艺人的那一套。妆容精致,神态魅惑,动作挑逗,很有“男色”卖点。女性消费力称王的当下,这类艺人的目标用户显而易见。

蔡徐坤也的确很讨女性的欢心。这一点,从演唱会现场的尖叫声即可判断。

但就和当年横空出世的超女李宇春一样,传统意义上的男女错位,并不能马上被所有人接受。蔡徐坤的阴柔形象,在男性尤其是“钢铁直男”看来,是较为负面的。

如果蔡徐坤仅仅在自己的偶像圈子里唱歌跳舞吸粉的话,大家彼此井水不犯河水,或许还能相安无事。但当得知他成为NBA形象大使的时候,本就对“身边女生迷恋蔡徐坤”颇有微词的直男们坐不住了:

“唱歌跳舞我们不在行,没话说,但你凭什么代言篮球啊?”

救救蔡徐坤-激流网

满脑子“曼巴精神”,崇尚血性与拼搏,穿着“Basketball is my life/girlfriend”T恤的直男们自然无法接受“男色篮球”那一套。在他们看来,这简直是对篮球这项运动的亵渎。

素有“直男大本营”之称,打过“吴亦凡之战”的虎扑率先发难,他们把蔡徐坤相关的篮球素材全部挖了出来开始研究。

坦白说,相较于数次出战NBA名人赛的吴亦凡,蔡徐坤的球技一般般,“会打球”,但远远算不上“打得好”,只是一个普通的篮球爱好者。

一个普通的篮球爱好者,原本构不成“黑点”,直到直男们发现了《偶像练习生》里蔡徐坤的运球片段。

自称“打过美国校队”,略显夸张的胯下运球,转球脱手后的顶胯动作,背过身的耸肩扭臀,鸡(只因)你太美的BGM,摄像机视线的爱心飞吻……放在《偶像练习生》的“男色综艺”大环境看还好,但单拎出来看的话就让人觉得滑稽了。

网站的用户彼此交融,虎扑的用户也是B站的用户。一个擅长篮球话题,一个擅长动漫鬼畜。具有双重属性的网友把素材搬运至B站,“名人黑料+娱乐素材+高话题”三者特性兼备,“蔡徐坤运球”马上成了B站作者们的上好底料,二次创作纷纷涌现。

至此,“蔡徐坤运球”变得一发不可收拾,逐渐泛娱乐化,径直走向了一场网络狂欢。

救救蔡徐坤-激流网

鬼畜的“平权”

B站的受众也有蔡徐坤的女粉丝。自家偶像被黑,粉丝看在眼里,急在心上。见事态无法遏制,她们迅速组织起一支“举报大军”。一方疯狂鬼畜,一方举报反击,“蔡粉大战B站”的画面不由让人想到去年的“吴粉大战虎扑”。

在微博屡屡控评得手的饭圈粉丝,在虎扑和B站都吃了瘪。她们无法买热搜、撤热搜,无法大量刷评论与转发,甚至通不过“硬核”注册测试,连账号基本功能都无法使用。

粉丝军团失利后,蔡徐坤的经纪公司给B站发了一封律师告知函,称B站存在大量严重侵犯蔡徐坤权利的内容,影响恶劣,部分个人及自媒体已涉嫌刑事犯罪。他们要求B站立即删除侵权内容,之后也不能出现任何侵权内容。

律师函虽言辞严厉,但B站与去年的虎扑一样并未示弱,一句“公众人物为了社会公众的利益,应该忍受轻微的名誉损害”表明了态度。删掉了一些过火的鬼畜视频后,仍有大量视频留存。

救救蔡徐坤-激流网

B站态度硬气的背后,是其悠久的恶搞文化传统。自诞生之初,鬼畜这种二次创作的形式就是B站的重要特色,诞生过一众如元首、成龙、唐国强等的经典鬼畜作品。翻开B站的“鬼畜全明星”词条,200多个人物收录在内,古今中外,现实虚构,万物皆可鬼畜。

被鬼畜化的人物,并不全为Diss,娱乐性才是其第一要义。如果鬼畜作品失去了娱乐性,那本身它的传播性也不会很强。当然追溯其娱乐性,不少素材本身也往往具有一定的讽刺性,比如六小龄童的“战术后仰”,王境泽的“打脸”真香,五五开的“我没有开挂”。

无论是何种目的,网民二次创作的作品,实质是一种对人物的“把玩”。它解构了素材原有的观感,通过剪辑与混音,拉近了艺人或角色的距离,变得为作者所用,为观众所乐。

对蔡徐坤的恶搞遵循同样的逻辑。原本被造星运动推至偶像金字塔,被粉丝高高捧上天的存在,被“小丑化”拉到平地。每个人都可以使用由此衍生的“你打球好像蔡徐坤啊”、“鸡你太美”等流行语,堪比全民参与的娱乐活动。

而追溯恶搞根源,恐怕还是因为不少网民对于蔡徐坤及其运营团队以及粉丝群体的反感。对阴柔美的不认同反倒是其次,各种花样的数据作假、热搜扰民、水军控评等行为让不少微博用户“有苦说不出”。通过虎扑与B站的“复仇”,反倒让这些负面情绪得到了释放。

救救蔡徐坤-激流网

被恶搞后,该怎么办?

最后来谈谈“被恶搞了”该怎么办?

回顾历史,像蔡徐坤这样发律师函应对的实乃少数,大部分艺人多是听之任之,最多是在媒体上抱怨两句。

是啊,面对这种“人民战争的汪洋海洋”,你说还能怎么办?始作俑者非单个团体,也非门户网站的刻意抹黑,这属于网民们情绪的自然宣泄。

周杰的“大鼻孔尔康”已经成为了经典表情包,他忍了很久,受不了时候出来抱怨几句。“渣渣辉”的梗被人玩了半年,张家辉被记者问起一脸无奈,自嘲而过。六小龄童被抹黑得够惨吧,他也只能在媒体上呼吁大家别黑了。

不出所料的,关于“律师函”的新段子与新鬼畜在蔡徐坤应对后不久就上线了。有人说,经纪公司的这波操作适得其反,还不如借势让子弹飞一会儿,保持话题性,没准网友们黑着黑着就“黑出了感情”。

救救蔡徐坤-激流网

也许是脱离了微博,粉丝和经纪公司们不适应了。由于微博的注册门槛低,水军深度参与删帖与控评。热搜排行榜更无法直视,相较于推特的实时热词,微博的热搜和百度的竞价排名都在告诉我们,在这里有钱就是老大,有钱就能够被更多人看到。而长时间主营微博的流量明星,往往会产生“自己可以主控一切”的错觉。

而声音大不代表数量多,微博不发言,或者发言也看不见的是沉默的大多数。他们在贴吧、虎扑、B站这种草根文化盛行的地方方能发光。在这里,端着人设的人会在这里被他们扒得一干二净。

韩寒说,文坛算个屁,谁也别装X。这句话放在娱乐圈同样适用。

或者我们可以这样说,这是一个人人都有机会发声的时代,蔡徐坤被恶搞算不上什么稀奇事。

如果微博正常一点,蔡徐坤怎么会天天上头条,网民们又何来这么大的怨念,这么大的恶搞动力呢?

这也许是蔡徐坤在发律师函前,首先要想明白的事。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救救蔡徐坤-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救救蔡徐坤-激流网   (作者:古月一刀。来源:南风窗。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