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有了党,工人阶级才能作为一个阶级来行动


工人阶级在它反对有产阶级联合权力的斗争中,只有组织成为与有产阶级建立的一切旧政党对立的独立政党,才能作为一个阶级来行动。

马克思和恩格斯:《国际工人协会伦敦代表会议》(1871 年 9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17 卷第 455 页。


无产阶级要成为真正革命的阶级, 成为真正按社会主义精神行动的阶级,就只有作为全体劳动者和被剥削者的先锋队,在推翻剥削者的斗争中作为他们的领袖来出现和行动……。

列宁:《土地问题提纲初稿》(1920 年 6 月初),《列宁选集》第 4 卷第 278 页。


社会民主主义无产阶级的统一是这个阶级取得胜利的必要条件。

社会民主主义无产阶级的政党——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不统一,这个无产阶级也就不可能统一。

列宁:《中央委员会和党的工作者会议的通报和决议》(1913 年 2 月),《列宁全集》第 18卷第 446 页。


我们主要的和基本的任务是:提高无产阶级的阶级觉悟和发展无产阶级的独立的阶级组织,因为无产阶级是唯一彻底的革命阶级,是唯一能够引导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取得胜利的领袖。

列宁:《社会民主党和选举协议》(1906 年 10 月底),《列宁全集》第 11 卷第210 页。


只要有必然使人民大众贫困落后的资本主义制度存在,整个无产阶级就不能提高到应有的觉悟程度,所以必须有一个觉悟的领导集团用社会主义思想教育无产者大军,把这支大军联合起来,并在斗争中领导他们。同样很明显,一个以领导战斗的无产阶级为目的的政党,就不应当是个人的偶然凑合,而应当是团结一致的集中的组织,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按照统一的计划指导党的工作。

斯大林:《无产阶级和无产阶级政党》(1905 年 1 月),《斯大林全集》第 1 卷第 56 页。


俄国社会民主主义者的社会主义工作,就是在工人中间普遍宣传科学社会主义学说,使他们正确了解现代社会经济制度及其基础与发展的情况,了解俄国社会各个阶级及其相互关系,了解这些阶级相互的斗争,了解工人阶级在这个斗争中的作用,了解工人阶级对于正在没落的阶级和正在发展的阶级,对于资本主义的过去和将来所应取的态度,了解国际社会民主运动和俄国工人阶级的历史任务。同宣传工作紧相联系的,就是在工人中间进行鼓动工作,这个鼓动工作在俄国目前政治条件下,按工人群众的发展水平来说,自然成为首要的工作。在工人中间进行鼓动工作,这就是说社会民主主义者要参加工人阶级的一切自发斗争,参加工人为工作时间,工资,劳动条件等等问题而和资本家发生的一切冲突。我们的任务,就是要把自己的活动和工人的实际日常生活问题结合起来,帮助工人来理解这些问题,使工人注意到各种极重要的非法行为,帮助他们把他们向雇主提出的要求规定得更明确。更切实,发展工人们对于本身团结的意识,对于全体俄国工人共同利益与共同事业的意识,使他们了解他们是全世界无产阶级军队一部分的统一工人阶级。在工人中间成立小组,使他们与社会民主主义者中央组织发生经常的秘密的联系,印发工人刊物,组织各工人运动中心地点的通信工作,印发鼓动传单和宣言,训练有经验的鼓动工作人员, ——俄国社会民主主义者的社会主义活动方式大致就是这样。

列宁:《俄国社会民主主义者的任务》(1897 年),《列宁全集》第 2 卷第 283页。


只有丝毫不了解马克思主义的人(或者按“司徒卢威主义”来“了解”马克思主义的人)才会认为,群众性的自发工人运动的发生解除了我们建立像土地自由派所拥有的那样良好的组织或者建立更好得多的革命家组织的责任。恰恰相反,这个运动正是加给我们这样的责任,因为无产阶级的自发斗争如果没有坚强的革命家组织的领导,便不能成为真正的“阶级斗争”。

列宁:《怎么办?》(1902 年 4 月 1 日),《列宁全集》第 5 卷第 445 页。


二、党是工人阶级彻底解放自己的工具


只有共产党真正成为革命阶级的先锋队,吸收了这个阶级的一切优秀代表,集中了经过不断的革命斗争的教育和锻炼的、完全觉悟的和忠诚的共产主义者,善于把自己跟本阶级的全部生活密切联系起来,然后通过本阶级而跟被剥削阶级的全体群众密切联系起来,取得这个阶级和这些群众的充分信任, ——只有这样的党才能在反对资本主义一切势力的最无情最坚决的最后斗争中领导无产阶级。另一方面,只有在这样的党的领导下,无产阶级才能发挥自己进行革命冲击的全部威力,才能使被资本主义腐蚀的极少数工人贵族、以前的工联主义领袖和合作社领袖等等必然采取的冷淡态度和部分抵抗不起一点作用,才能发挥自己的全部力量。由于资本主义社会的经济结构,这种力量要比无产阶级在人口中所占的比重大得不可估量。

列宁:《关于共产国际第二次代表大会的基本任务的提纲》(1920 年 7 月 4 日),《列宁全集》第 31 卷第 164 页。


各地的经验都证明,要使工人摆脱旧政党的这种支配,最好的办法就是在每一个国家里建立一个无产阶级的政党,这个政党要有它自己的政策,这种政策将同其他政党的政策显然不同,因为它必须表现出工人阶级解放的条件。这种政策的细节可以根据每一个国家的特殊情况而有所不同,但是,因为劳动和资本之间的基本关系到处都一样,有产阶级对被剥削阶级的政治统治这一事实到处都存在,所以无产阶级政策的原则和目的就总是一样的,至少在一切西方国家中是这样。

恩格斯:《致国际工人协会西班牙联合会委员会》(1871 年 2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17 卷第 304 页。


必须改善工人的生活,必须提高工资,缩短工作日,必须根本改变厂矿工人的现状。但是不通过现在还被禁止的局部的和总的经济发动,怎么能做到这一切呢?

必须争取和老板自由斗争的权利,争取罢工、结社、集会、言论、出版等等的权利,因为没有这些权利,工人争取改善自己生活的斗争就会极端困难。但是不通过公开的政治发动,不采取游行示威、政治罢工等等,怎么能做到这一切呢?

必须使连年饥荒的国家恢复元气,必须结束目前的状况,因为在这种状况下,千千万万土地劳动者不得不遭受周期性的饥荒和饥荒所引起的一切灾祸,因为对那些饥饿不堪的父母含泪“贱卖”亲生儿女这一情景是不能袖手旁观的!必须根本消灭目前掠夺性的财政政策,因为这种政策使困窘的农民经济陷于破产,而每当歉收时必然把千百万农民推上毁灭性的饥饿的道路!必须把国家从贫困和腐败中拯救出来!但是不自下而上地推翻沙皇制度的全部建筑,能不能做到这一切呢?

不通过负有历史使命的领袖——社会主义的无产阶级——所领导的广大人民革命运动,又怎能推翻沙皇政府并扫除一切农奴制的残余呢?……

然而为了使必将到来的发动不分散不混乱,为了使无产阶级能够光荣地完成将来发动的统一者和领导者的崇高使命, ——为了这一切,除了广大人民阶层的革命觉悟和无产阶级的阶级自觉以外,还必须有一个强大而灵活的无产阶级的政党,一个能把各个地方组织单独的努力联合成一个总的努力,从而把群众的革命运动指向敌人的主要堡垒的政党。整顿无产阶级的政党——俄国社会民主工党,

这是使无产阶级能胜任地迎接必将到来的革命发动所特别需要的。

斯大林:《拥护党》(1912 年 8 月),《斯大林全集》第 2 卷第 203—204 页。


工人阶级不能不看到反对派这种反党游戏的全部危险性。在反对派看来,党是棋盘。反对派进行反党的斗争就像下棋一样。他们今天提出取消派别活动的声明,明天就唾弃自己这个声明,后天他们又提出新的声明,以便过几天再唾弃自己这个声明。这就是反对派走的棋步。他们是棋手,只不过是棋手。

工人阶级就不是这样看自己的党。在工人阶级看来,党不是棋盘,而是解放自己的工具。在工人阶级看来,党不是棋盘,而是战胜敌人、争取新的胜利、争取社会主义最后胜利的一种极其重要的工具。因此,工人阶级不能不鄙视那些把他们的党、把他们最神圣的东西变成反对派棋手用来玩弄骗人把戏的棋盘的人。因为工人阶级不能不知道,反对派破坏我们党的铁的纪律,分裂我们党,实质上就是破坏我国的无产阶级专政。

斯大林:《党和反对派》(1927 年 11 月),《斯大林全集》第 10 卷第 224 页。


我们认为革命无产阶级的独立的、毫不妥协的马克思主义政党,是社会主义胜利的唯一保证,是走向胜利的康庄大道。因此,我们从来不排斥最革命的因素,从不放弃社会民主党的完全的独立性,不放弃我们的思想体系的完全的不妥协性。

列宁:《关于起义的战斗协议》(1905 年 2 月 21 日),《列宁全集》第 8 卷第135 页。


社会民主党是国际无产阶级的政党,是争取在全世界实现社会主义的政党,它当然不能把自己和任何资产阶级革命的任何时代混合起来,不能把自己的命运同某个资产阶级革命的某种结局联结在一起。无论结局怎样,我们都应该是独立的、纯粹无产阶级的政党,应当坚定不移地领导劳动群众去实现自己伟大的社会主义的目标。因此,我们根本不能担保资产阶级革命的任何成果都会得到巩固,因为资产阶级革命的一切成果的不巩固和内部的矛盾是资产阶级革命内在的特有的现象。“臆造”“防止复辟的保障”不过是愚蠢的表现。我们的任务只有一个:

在团结无产阶级进行社会主义革命的时候,最坚决地支持一切反对旧制度的斗争,在新兴的资产阶级社会中尽量争取有利于无产阶级的一切条件。

列宁:《社会民主党在俄国第一次革命中的土地纲领》(1907 年 11 月—12 月),《列宁全集》第 13 卷第 404 页。


恩格斯说,工人的政党“是不自觉过程的自觉表现者”,换句话说,党应当自觉地走上实际生活本身所不自觉地走着的那条道路,党应当自觉地表达沸腾的生活所不自觉地提出的那种思想。

斯大林《目前形势和工人党统一代表大会》(1906 年)《斯大林全集》第 1 卷第 232~233 页。


谁把社会民主党理解为一个只搞无产阶级自发斗争的组织,谁就会满足于只搞地方性的鼓动工作和“纯工人的”刊物。我们不是这样理解社会民主党的。我们认为它是一个反对君主专制、同工人运动紧密联系的革命政党。只有组织在这样一个政党中的无产阶级——现代俄国最革命的阶级,才能够完成它所肩负的历史任务:把全国一切民主分子团结在自己的旗帜下,进行顽强的斗争,彻底战胜万恶的制度,完成历代先人的未竟之业。

列宁 :《<火星报>编辑部声明》(1900 年 9 月),《列宁全集》第 4 卷第 317—318 页。


三、只有党才能团结、教育和组织无产阶级和全体劳动群众,实现无产阶级专政


马克思主义教导说——这一教导不仅已经由整个共产国际在共产国际第二次代表大会(1920 年)关于无产阶级政党的作用的决议中正式加以肯定,而且也已经为我国革命的实践所证实, ——只有工人阶级的政党,即共产党,才能团结、教育和组织无产阶级和全体劳动群众的先锋队,也只有这个先锋队才能抵制这些群众中不可避免的小资产阶级动摇性,抵制无产阶级中不可避免的种种行会狭隘性或行会偏见的传统和恶习的复发,并领导全体无产阶级的一切联合行动,也就是说在政治上领导无产阶级,并且通过无产阶级领导全体劳动群众。不这样,便不能实现无产阶级专政。

列宁:《关于我们党内的工团主义和无政府主义倾向的决议草案初稿》(1921年 8 月 8 日—16 日),《列宁选集》,第 4 卷第 483 页。


无产阶级应当努力建立一个独立的工人政党,主要目的是由无产阶级夺取政权来组织社会主义社会。

列宁:《俄国社会民主党人抗议书》(1899 年 8 月底—9 月初),《列宁全集》第 4 卷第 154 页。


现在差不多每个人都已看到,如果我们党没有极严格的铁的纪律,如果我们党没有工人阶级全体群众,即没有工人阶级中所有一切能思索、忠实、具有自我牺牲精神、享有群众威信并且能带领或吸引落后阶层的人的最完全和最真诚的拥护,那末布尔什维克别说把政权保持两年半之久,恐怕连两个半月也保持不住。

列宁:《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1920 年 5 月 12 日),《列宁全集》第 31 卷第 5 一 6 页。


1.把无产阶级中真正革命的,而且仅德是革命的那一部分人组成为党,并把党的这样一部分人吸收到党的各个领导中心。

2.经常地向群众揭露党内和工人运动中的改良主义和机会主义。

3.在党支部、工会、合作社、俱乐部、文化教育组织中,总之,在无产阶级的一切组织中,用革命的领袖去代替机会主义的领袖。

4.在所有各种形式的工人组织和小农组织中建立共产党支部,以便党经常对整个工人运动(和部分小农运动)进行领导。 =3?

5.一定要任命那些一心革命,完全不受安宁的工作、议会制和合法主义等传统、习惯及偏见的影响的工人,哪怕十分缺乏经验,但(1)有能力同改良主义和机会主义作斗争,(2)同无产阶级的最广大群众和无产阶级的最革命的那一部分有紧密联系, ————要多多任命这些人到党的,特别是党的中央委员会和议会小组以及所有最重要的机关(以便党夺取它们)担任最重要的职务。

列宁:《关于“无产阶级专政”概念的内容的决议提纲》(1920 年 7 月)。《列宁文稿》第 8 卷第 297 页


只有无产阶级的先锋队,在这个唯一革命阶级的全体或大多数人的支持下,推翻剥削者,镇压剥削者,使被剥削者摆脱他们的奴隶地位,立刻靠剥夺资本家来改善他们的生活条件,只有在这以后和尖锐的阶级斗争的进程中,才能启发和教育最广大的被剥削的劳动群众,把他们组织在无产阶级周围,受无产阶级的影响和领导,使他们克服私有制所造成的自私、散漫、恶习和弱点,把他们变为自由工作者的自由联盟。

列宁:《关于共产国际第二次代表大会的基本任务的提纲》(1920 年 7 月 4 日),《列宁全集》第 31 卷第 164 页。


我们认为,社会民主党人的任务是组织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促进这一斗争,指出斗争的必然的最终目的,分析决定斗争方法的条件。“工人的解放只能是工人自己的事情。”但是,我们不应该把社会民主党和工人运动分离开来,我们不应该忘记,社会民主党的任务就是要代表所有国家整个工人运动的利益,社会民主党决不应当盲目崇拜某一个时期某一个地方工人运动的某一个阶段。我们认为,社会民主党有责任支持反对现存国家制度和社会制度的一切革命运动,社会民主党的目的是使工人阶级取得政权,剥夺剥夺者和建立社会主义社会。我们坚决反对削弱或抹杀社会民主党的革命性的一切企图,社会民主党是实行社会革命的政党,它无情地敌视维护现代社会制度的一切阶级。我们认为,推翻专制制度也是俄国社会民主党的一个历史任务;俄国社会民主党应当成为俄国先进的民主战士,应当实现俄国社会的整个发展进程向它提出的、俄国革命运动的光荣的活动家给它留下的使命。只有把经济斗争和政治斗争密切地联系起来,只有在日益壮大的工人阶级的队伍中扩大政治宣传和鼓动,社会民主党才能完成自己的使命。

列宁 :《<火星报>和<曙光>杂志编辑部声明草案》(1900 年春—9 月),《列宁全集》第 4 卷第 289—290 页。


为什么俄国工人对于警察虐待人民,对于迫害异教徒和鞭笞农民,对于书报检查局的为非作歹,对于拷打兵士,摧残各种最无辜的文化事业等等现象,还很少表现出自己革命的积极反对态度呢?是不是因为“经济斗争”没有使他们“感到”这些呢?是不是因为这些使他们很少“能产生”“显著结果”,很少能得到“好处”呢?不是。我们再说一遍:这种意见不过是想把自己的过错加在别人头上,把自己的庸俗思想(即伯恩施坦主义思想)加到工人群众头上罢了。我们应当责备我们自己,责备我们还落后于群众运动,责备我们还没能极普遍,明显而迅速地揭露这一切黑暗现象。假使我们已经进行了这种工作(我们是应当而且能够进行这种工作的),那连最平凡的工人也会懂得或者感觉到:欺压学生和异教徒的,欺压农民和作家的,也就是那种随时随地都在蹂躏和压迫他们的黑暗势力。工人一感觉到这一点,自己就会愿意而且十分愿意对这一切有所表示,就会今天向书报检查官抗议,明天在镇压农民骚动的省长门前举行示威,后天惩治那些对异教徒横加摧残的身穿袈裟的宪兵。我们还很少——几乎一点也没有——把各方面揭露出来的新的罪状传播到工人群众中去。我们中间有许多人甚至还没有认识自己应尽的这个责任,而只是自发地尾随在那种单以狭隘的工厂生活范围为限的“日常的平凡的斗争”后面。在这种情况下说什么“《火星报》有轻视日常的平凡的斗争进程而过分偏重于宣传光辉的完备的思想的倾向”(马尔丁诺夫,第 61 页),就等于把党拉向后退,就等于赞美我们的缺乏锻炼和落后的状况,为这种状况辩护。

列宁:《怎么办?》(1902 年 4 月 1 日),《列宁全集》第 5 卷第 382—383 页。


无产阶级由于意识到自己的阶级利益与革命的民主派的利益不同,需要组成有严格独立性的阶级政党。但是社会主义无产阶级决不会由于对空洞幻想负有批判的责任,因而忘记自己的积极的任务:全力支持革命民主派同旧政权,同旧制度的斗争,告诫人民提防自由资产阶级的不坚定性,同革命的农民达成战斗协议以减少这种不坚定性的危害。

列宁:《立宪民主党、劳动团和工人政党》(1906 年 5 月 24 日)。《列宁全集》第 10 卷第 427—428 页。


俄国社会民主党的“现实问题”决不在于自由派应该怎样进行“社会斗争”(我们知道,尔.姆.认为这种斗争就是采取合法的反对派立场),而在于应该怎样建立为推翻专制政体而斗争的革命工人政党,这个政党能够依靠俄国的一切反对派分子,能够利用反对派的一切活动来进行革命斗争。为此,必须有一个革命的工人政党,因为在俄国只有工人阶级才是坚定不移的民主战士,因为没有这种政党的积极推动,自由派分子“就会依旧萎靡不振,沉睡不醒”(引自巴.波.阿克雪里罗得的小册子第 23 页)。

列宁:《俄国社会民主党中的倒退倾向》(1899 年底),《列宁全集》第 4 卷第238 页。


工人阶级这样组织成为政党是必要的,为的是要保证社会革命获得胜利和实现这一革命的最终目标——消灭阶级。

工人阶级由于经济斗争而已经达到的力量的团结,同样应该成为它在反对它的剥削者的政权的斗争中的杠杆。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海牙举行的全协会代表大会的决议》(1872 年 9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18 卷第 165 页。


共产党在德国的要求

1.全德国宣布为统一的、不可分割的共和国。

3.发给人民代表薪金,使德国工人也有可能出席德国人民的国会。

4.武装全体人民。

7.各邦君主的领地和其他封建地产,一切矿山、矿井等等,全部归国家所有。在这些土地上用最新的科学方法大规模地经营农业,以利于全社会。

8.农民的抵押地宣布为国家所有。这些抵押地的利息由农民缴纳给国家。

9.在租佃制流行的地区,地租或租金作为赋税缴纳给国家。

11.国家掌握一切运输工具:铁路、运河、轮船、道路、邮局等。它们全部归国家所有,并且无偿地由无产者阶级支配。

14.限制继承权。

15.实行高额累进税,取消消费品税。

16.建立国家工厂。国家保证所有的工人都有生活资料,并且负责照管丧失劳动力的人。

17.实行普遍的免费的国民教育。

为了德国无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和小农的利益,必须尽力争取实现上述各项措施;因为只有实现这些措施,德国千百万一直受少数人剥削、少数人今后仍力图使之受压迫的人,才能争得自己的权利和作为一切财富的生产者所应有的权力。

恩格斯:《关于共产主义者同盟的历史》(1885 年 10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378集》第 21 卷第 253—254 页。


我们的党是阶级的党,它的任务比民主主义的(资产阶级的)革命的任务要高得多。由此得出结论:不要避开其他阶级,而是领导它们,不是对资产阶级革命采取消极的态度,而是最大胆地将它进行到底。

列宁:《“革命军队和革命政府”一文的两个大纲》( 7 月 10 日以前),《列宁文稿》第 1 卷第 405 页。


新生的民主力量在俄国农民和城市资产阶级中间不是每日而是每时地增长、壮大起来。城乡无产者的人数比过去增加得更快,他们的组织性、团结性和被群众性罢工的经验证实了的他们的必胜信心,也日益提高。

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必须把这个无产阶级的先进部队组织成一个统一的整体,领导无产阶级为实现我们原来的革命要求而进行革命的搏斗。

列宁:《中央委员会和党的工作者会议的通报和决议》(1913 年 2 月),《列宁全集》第 18 卷第 447 页。


无产阶级的政党始终关心使广大群众更深入地考虑和更切实地领会我国革命和反革命的丰富的政治教训。向专制制度进攻的时期,无产阶级展示了自己的力量,学会了革命策略的基本原则,指出了唯一能争得重大改善的直接的群众斗争成功的条件。数十万工人之所以能起来给俄国的旧专制制度以致命的打击,是因为事前在长时问中培养了无产阶级的力量,对他们进行了教育和组织的工作。真正的群众斗争之所以爆发,这种爆发之所以有条件转变成革命,是因为事前在领导无产阶级阶级斗争的一切表现形式疗面,在建立巩固的坚定不移的政党方面,进行了长期的、不显著的工作。所以,无产阶级作为人民的先进战士,现在必须加强自己的组织,清除自己身上的一切知识分子机会主义的污点,团结自己的力量来进行像以前那样坚定的顽强的工作。

列宁:《革命和反革命》(1907 年 10 月 20 日),《列宁全集》第 13 卷第 102—103 页。


第三个派别是社会主义工人党。这个党只有一个虚名,因为到目前为止,实际上它在美国的任何地方都没有作为一个政党出现。而且,它对美国来说在一定的程度上是外来的,因为直到最近,它的成员几乎全是德国移民,他们用的是本国语言,并且大多数人都不大懂得美国通用的语言。但是,如果说这个党是起源于外国,那末,它同时也就具备了欧洲多年来阶级斗争所取得的经验,并且具备对工人阶级解放的一般条件的理解,这种理解远远超过了美国工人迄今所达到的理解水平。这对美国无产者来说是一件幸事,因为这样一来他们就有可能掌握并利用欧洲的阶级伙伴在四十年斗争中所得到智慧上和精神上的成果,从而加速他们自己的胜利的到来。因为,正如我已经说过的,毫无疑问,美国工人阶级的最终纲领,应该而且一定会基本上同欧洲的整个战斗工人阶级现在所采用的纲领一样,同德美社会主义工人党的纲领一样。在这方面,这个党负有在运动中起极重要作用的使命。但是要做到这一点,它必须完全脱掉外国服装。它必须成为彻底美国化的党。它不能期待美国人向自己靠拢。它是少数,又是移民,因此,应当向占绝大多数的而且是本地人的美国人靠拢。而要做到这一点,首先必须学习英语。

恩格斯:《美国工人阶级》(1887 年 1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21 卷第389—390 页。


同志们!和沙皇专制制度进行政治斗争,即无产阶级争取俄国各阶级和各民族的自由,争取无产阶级趋向社会主义的自由而斗争的时刻就要到来了。严酷的考验在等待着我们。俄国革命的成败取决于我们的觉悟程度和成熟程度,取决于我们的统一和坚定。让我们更勇敢更协调地进行工作,为了使各民族的无产者能够在真正统一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的领导下获得自由,让我们贡献出我们可能贡献的一切!

列宁:《告犹太工人书》(1905 年 5 月),《列宁全集》第 8 卷第 465 页一 467页。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工人阶级政党的历史作用-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工人阶级政党的历史作用-激流网来源:《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激流网整理录入,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还朝)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