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任何资本主义社会不同,现在的苏联社会的特点就在于,在苏联社会中再也没有对抗的敌对阶级了,剥削阶级已经消灭了,而构成苏联社会的工人、农民和知识分子是在友爱合作的基础上生活和工作的。资本主义社会正在被工人和资本家之间、农民和地主之间的不可调和的矛盾分裂着,这就使资本主义社会的内部状况动荡不定,而摆脱了剥削羁绊的苏联社会却没有这样的矛盾,没有阶级冲突,呈现出一幅工人、农民和知识分子友爱合作的图景。在这种共同性的基础上,像苏联社会在道义上和政治上的一致、苏联各族人民的友谊以及苏维埃爱国主义这样一些动力也得到了发展。

斯大林:《在党的第十八次代表大会上关于联共(布)中央工作的总结报告》(1939 年 8 月),《斯大林文选》(上),第 237 页。


最后,我们来说知识分子问题,来说工程技术工作者,文化工作者以及所有职员等等的问题。在过去这一时期中,我国知识分子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已经不是企图把自己看作超阶级的,而实际上大多数都是替地主资本家服务的顽固的旧知识分子了。我们苏联的知识分子,是同工人阶级和农民骨肉相联的完全新的知识分子。第一、知识分子的成分改变了。在我们苏联的知识分子中,贵族和资产阶级出身的人所占的百分数很小。苏联知识分子 80 一 90%都是工人阶级、农民和其他劳动者阶层出身的。而且,知识分子活动的性质也改变了。从前,他们一定为富人阶级服务,因为当时没有别的出路。现在,他们一定为人民服务,因为剥削阶级已经不存在了。正因为如此,他们现在是苏联社会中享有平等权利的成员,在这里,他们同工农并肩前进,建设无阶级的社会主义新社会。

由此可见,这是完全新的劳动知识分子,这样的知识分子是地球上任何国家都没有的。

这就是过去这一时期苏联社会的阶级结构方面发生的变化。

这些变化说明什么呢?

第一、这些变化说明,工人阶级和农民中间以及这两个阶级和知识分子中间的界线正在消除,而从前的阶级特殊性也在消失。这就是说,这些社会集团间的距离正在日益缩小。

第二、这些变化说明,这些社会集团间的经济矛盾在缩小,在消失。

最后,这些变化说明,这些社会集团间的政治矛盾也在缩小,也在消失。

斯大林:《关于苏联宪法草案》(1936 年 11 月),《斯大林文选》(上),第 87页。


虽然党对苏维埃知识分子问题的立场是十分清楚的,但是在我们党内却依然流行着一种敌视苏维埃知识分子而与党的立场不能相容的观点。大家知道,持有这种不正确观点的人以藐视和鄙弃态度对待苏维埃知识分子,认为知识分子对工人阶级和农民是一种异己的、甚至是敌对的力量。的确,知识分子在苏维埃发展时期,无论是在成分方面或地位方面,都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他们不仅接近人民,而且和人民真诚合作,这是他们与旧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原则区别。可是,这些同志看来并没有顾及到这一点。他们依然弹着老调,错误地用旧的观点和态度来对待苏维埃知识分子,持这样的观点和态度在从前是有理由的,因为那时知识分子是为地主和资本家服务的。

在从前,即革命前,在资本主义条件下,知识界首先是由有产阶级,即贵族,工业家、商人和富农等出身的人组成的。在知识分子的队伍中也有小市民、小官吏、甚至农民和工人出身的人,可是他们没有而且也不能在那种情况下起什么决定性的作用。当时整个知识界都是由有产阶级供养并为它们服务的。因此,当时我国的革命分子,首先是工人对知识分子怀着一种不信任的心理,甚至往往变成一种仇视的心理,是可以理解的。固然,旧知识界也产生了个别的甚至几十个勇敢而革命的人物,他们接受了工人阶级的观点,并把自己的命运完全同工人阶级的命运联结起来。但是这样的人在当时知识界中毕竟为数太少了,所以他们并不能改变整个知识界的面貌。

但是,在十月革命以后,在外国武装干涉被粉碎以后,特别是在工业化和集体化事业胜利以后,当剥削制的消灭和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确立已创造了实际条件,使国家能够制定和实施新宪法的时候,知识分子的情形就根本改变了。旧知识分子中最有影响最有技能的一部分人,还在十月革命的初期就脱离了其余的知识分子群众而反对苏维埃政权,并实行怠工。这一部分人因此而受到了应有的惩罚,被苏维埃政权机关粉碎和驱散了。后来,其中漏网的大多数人都被我国的敌人召募去做暗害分子和间谍,从而自绝于知识分子的队伍。旧知识分子中技能较差而人数却较多的另一部分人,在很长时间内还在原地踏步不前,等候“好日子”的到来,但是后来他们看来是绝望了,这才决定去供职,决定和苏维埃政权和睦相处。现在旧知识分子中的这一类人,大部分都已经年老了,已开始丧失其工作能力。旧知识分子中的第三部分人,主要是比前一部分人的技能更差的一般的知识分子,他们已经向人民靠拢,拥护苏维埃政权。他们须要补习,而他们也确实在我们的高等学校里进行了补习。但是,与旧知识分子这种分化瓦解的痛苦过程同时进行的,还有新知识分子形成、动员和积聚力量的蓬蓬勃勃的过程。几十万从工人阶级、农民和劳动知识分子中出身的年轻人,进入高等学校和中等技术学校,他们毕业后就补充了知识分子的薄弱队伍。他们为知识界注入了新的血液,并用新的方式,用苏维埃的方式使知识界复活起来。他们按照自己的模样彻底改变了知识界的整个面貌。旧知识分子的残余已溶解在新的、苏维埃的、人民的知识分子中了。这样就形成了新的苏维埃的知识分子,他们和人民休戚相关,其中大多数人都决心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结果,我国现在便出现了一个人数众多的、新的、人民的、社会主义的知识界,它无论在成分方面或社会政治面貌方面,都和旧的资产阶级知识界根本不同。

对于旧的、革命前的、为地主资本家服务的知识分子,完全适用关于知识分子的旧理论,就是说必须不信任他们,必须与他们进行斗争。现在,这个理论已经过时了,已经不适用于我们的新的苏维埃的知识分子了。对于新的知识分子必须采用新的理论,就是说必须对他们采取友好态度,必须关怀他们,尊重他们,同他们合作,以便为工人阶级和农民谋福利。

这看来是很明白的。

尤其使人感到惊讶和奇怪的是,虽然知识界的状况发生了这一切根本的变化,可是在我们党内竟然还有人企图把那种反对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旧理论,用来对待我们新的苏维埃的知识分子,对待这个基本上是社会主义的知识分子。原来,这些人武断地认为,那些不久前还是按斯达汉诺夫方式在工厂和集体农庄中工作的工人和农民,后来一被送到高等学校里去受教育,就不再是真正的人,而变成第二等人了。这样说来,受教育竟是一项有害而危险的事情(笑声。)我们想把所有的工人和农民都变成有文化有学识的人,而且我们将来一定能够做到这一点。可是,照这些奇怪的同志看来,我们的这种计划竟包含着莫大的危险,因为在工人和农民一变成有文化有学识的人以后,他们就有被列入第二等人的危险。(大笑)也许这些奇怪的同志将来会走上颂扬落后、无知、黑暗、反动的地步。这也是可以理解的。理论上的错误从来没有使人得到好处,而且也不会使人得到好处。

关于我们新的社会主义知识分子问题的情形就是这样。

斯大林:《在党的第十八次代表大会上关于联共(布)中央工作的总结报告》(1939 年 8 月),《斯大林文选》(上),第 256—259 页。


我们所需要的是能够了解我国工人阶级的政策、能够领会这个政策并决心老老实实地实现这个政策的那种指挥人员和工程技术人员。这是什么意思呢?这就是说,我国已经进入这样的一个发展阶段,在这个阶段工人阶级应当为本身造就自己的生产技术知识分子,造就能够维护工人阶级在生产中的利益,即统治阶级的利益的生产技术知识分子。

任何一个统治阶级都不能没有自己的知识分子。苏联工人阶级也不能没有自己的生产技术知识分子,这是没有任何理由可以怀疑的。

苏维埃政权注意到这种情况,为工人和劳动农民打开了国民经济各部门高等学校的大门。你们知道,现在有几万名工农青年在高等学校里学习。从前在资本主义制度下,高等学校是公子哥儿独占的场所,而现在在苏维埃制度下,工农青年却是高等学校里的统治力量了。毫无疑问,我们很快就能从我们的高等学校得到几千名新的技师和工程师,我国工业的新的指挥员——但这只是问题的一方面。问题的另一方面在于工人阶级的生产技术知识分子将不仅是由读过高等学校的人所组成的,而且是由我们企业中的实际工作人员、熟练工人、工厂和钻井中的工人阶级文化力量来补充的。竞赛的发起人,突击队的领导者,劳动高潮的实际鼓动者,各部分建设工作的组织者, ——这就是工人阶级的新的阶层,这个阶层也应当和读过高等学校的同志一起组成工人阶级知识分子的核心,组成我国工业指挥人员的核心。我们的任务就是不要排挤这些来自“下层”的有创造性的同志,要更大胆地提拔他们去担任指挥职务,使他们有可能发挥自己的组织能力,使他们有可能充实自己的知识,并且要不惜金钱来为他们造成适当的环境。

在这些同志中问有不少是非党员。但是这并不能成为更大胆地提拔他们去担任领导职务的障碍。恰恰相反,正是应当特别关心他们这些非党员同志,应当提拔他们去担任指挥职务,使他们真正相信党是重视有能力和有本事的工作人员的。有些同志认为只能提拔党员同志去担任工厂的领导职务。因此,他们往往排挤那些有能力和有创造性的非党员同志,而把那些即使能力较差和没有创造性的党员提到首位。不用说,再没有比这种所谓“政策”更愚蠢和更反动的了。几乎用不着证明,这种“政策”只能破坏党的威信,使非党工人离开党。我们的政策决不是要把党变成闭关自守的帮会。我们的政策是要使党员工人和非党工人之间有一种“相互信任”的气氛,“相互检查”的气氛(列宁)。我们党在工人阶级中强大有力的原因之一,就在于它所实行的正是这样的政策。

总之,使苏联工人阶级有自己的生产技术知识分子, ——这就是我们的任务。

斯大林:《新的环境和新的经济建设任务》(1931 年 7 月),《斯大林全集》第13 卷第 61—63 页。


我国工人阶级为了争取胜利而贡献出自己的一切力量,他们不断地改进生产技术,增加工业企业的生产能力,建立新的工厂。苏联工人阶级在这次战争中建立了伟大的劳动功勋。

我国知识分子正在技术和文化革新的道路上勇敢前进,有成效地向前发展现代科学,创造性地运用现代科学的成就来为红军生产武器。苏联知识分子以其创造性的劳动,对击溃敌人做出了极宝贵的贡献。

斯大林:《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二十七周年》(1944 年 11 月),《斯大林文选》(下),第 394—395 页。


医药界人士以前对工人阶级也曾抱着不信任的态度,他们也曾幻想过资产阶级制度的复辟。现在,他们已经相信,只有同无产阶级一起,才能把俄国引向文化繁荣,只有科学界人士同工人合作,才能够消灭贫困、疾病和肮脏这全部压迫。

这一点是能够作到的。

在科学界、无产阶级和技术界的联盟的面前,任何黑暗势力都是站不住的。

列宁:《在全俄医学卫生工作者第二次代表大会上的讲话》(1920 年 3 月 1 日),《列宁全集》第 30 卷第 367—368 页。


由此应该得出结论:我们对待旧的技术知识分子的政策也应该根据这种情形而改变。在暗害活动猖獗时期,我们对旧的技术知识分子的态度主要地表现于粉碎政策,而现在当这些知识分子转到苏维埃政权方面来的时期,我们对他们的态度就应该主要地表现干吸收和关怀他们的政策。如果在已经改变了的新的条件下还继续实行旧政策,那是不正确的和不合辩证法的。如果现在还几乎把每个旧专家和旧工程师都看做未被拿获的犯人和暗害分子,那是愚蠢的和不合理的。在我们这里,“反专家主义”向来是而且现在仍然是被看做有害的和可耻的现象的。总之,改变对旧的工程技术人员的态度,多多关心和照顾他们,更大胆地吸收他们参加工作, ——这就是我们的任务。

斯大林:《新的环境和新的经济建设任务》(1931 年年 7 月),《斯大林全集》第 13 卷第 66 页。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工人阶级队伍的扩大和内部差别的缩小-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工人阶级队伍的扩大和内部差别的缩小-激流网(来源:《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激流网整理录入,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还朝)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