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凌晨,年仅35岁的台湾艺人高以翔,在参加浙江卫视《追我吧》节目的录制中突然离世,死因为心源性猝死。

《追我吧》是浙江卫视新打造的一款都市运动主题综艺节目,大概的形式就是明星们要通过种种复杂甚至危险的关卡,确保自己不被节目组找来的追逐者抓到。

导演陆浩曾经是该台王牌节目《奔跑吧,兄弟》的总导演,他给《追我吧》增加了一些难度,负责追明星的“路人”:

不是健身冠军就是特警。

节目播出前,节目组曾经告诉媒体,整个节目拥有从医疗到消防一整套强大的安保阵容,安全渗透到每个毛孔。

节目现场目击者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救护人员是在高以翔倒地后5,6分钟才到达他周围,高以翔最后一句话是:

我不行了。

在高以翔出事前,观众们已经对这个节目的难度和危险程度颇有微词。其中一集,奥运冠军邹市明体力不支,掉入了保护设施中,节目组是等拍够了镜头才派人下去救人。

造一个现实版的悲惨世界-激流网

强度大也就算了,继互联网和地产圈之后,娱乐圈刷新了996的定义。节目录制时间从晚上九点开始,直接通宵。社交平台上流传着各种嘉宾参加该节目,累到呕吐,吓到嚎啕大哭的段子。

今年的娱乐圈,钱不太好赚。查税风波后,接近2000家影视公司倒闭,直接威胁到了电影总票房,有人此前对39个一线女明星进行了统计,发现有29个都在空档中。

一位上市影视公司的朋友告诉乃悟:

今年不少明星收入少了一半,有的甚至更多。

综艺节目是娱乐圈最后的高地。

就算在广告行业持续低迷的现在,综艺广告植入仍保持了15%的增速。仅仅今年上半年,就有超过500个赞助商品牌在各种综艺节目中砸下了218亿广告费。其中,真人秀节目虽然只有84个,但吸引的赞助商数量接近300个。

金钱推动下,每年新出现的真人秀节目,都是上一年的两倍,竞争越来越激烈。

《追我吧》是浙江卫视年底收官大作,浙江广电去年净利润30多个亿,仅仅是《追我吧》的场景搭建,就花了1个亿。

乃悟查了一下,《追我吧》第一期收视率高达1.5,第二期下滑到了1.3,而第三期直接降到了0.3。直接被同时间段播出的湖南卫视真人秀节目《亲爱的客栈》秒成了渣渣。

这种情况下,演员的眼泪、呕吐甚至更惨烈的表现,只要能拉动收视率,都成了对赞助商们的交代。高以翔是篮球运动员出身,现场目击者说,所有人都以为他的倒地是剧本安排。

浙江卫视不是第一次出这种事情,各路明星没少在该台节目里断手断脚。去年的《王牌对王牌》节目里,大张伟因为嘉宾缺氧晕倒和节目组起过冲突,事后他说:

有些真人秀节目真的很没有营养!不知道有些观众为什么那么爱看!

《追我吧》导演陈浩在此前接受采访时侧面回答了类似的问题:

你不跑,就会被后面的人“干掉”,这就是我们的社会,我们的人生。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造一个现实版的悲惨世界-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造一个现实版的悲惨世界-激流网(作者:杨乃悟。来源:星球商业评论。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