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又一位互联网大佬亮相——1月8日,关于搜狐员工迟到罚款500的考勤新规刷屏网络。

新规要求搜狐员工9:30前到岗,迟到一次罚款500元,最高处以千元处罚。

而此前迟到单次罚款为5元,因此,该新规一出就引发热议。有网友质疑:那能不能也抓下班考勤,晚一分钟下班,公司也要给500元加班费呢?

1月13日,搜狐创始人张朝阳对此作出回应:是真的。资本家就得剥削员工。

剥削有理张朝阳-激流网

他又称“但是市场又在剥削资本家,在竞争的压力下,每个企业就得去让每个人的投入产出比最大,这样企业才能够生存,大家的工作才能保住。”他说罚钱不是为了减少公司的成本,9点半到公司已经很晚了,如果做不到那就别在这儿上班了。他表示现在的效果还不错,每天早上搜狐媒体大厦蒸腾的景象非常好。

但是我怎么也想不通张总的话,市场怎么能剥削资本家呢?

“剥削”是指一些人或集团凭借他们对财富的占有或垄断,不公平的收入分配,强制性地剥夺那些没有或者缺少财产的社会成员或社会群体的劳动成果和个人财产。而“市场”泛指商品交换的领域,是社会分工和商品交换的产物。

因而剥削是人或集团之间的一种社会关系,而市场作为交换场所,至多为剥削的发生提供媒介,并无法作为剥削行为的发出者,更无法对资本家进行剥削。

不过根据张总的逻辑,他大概想表达的意思是:在市场竞争中,一部分资本家由于所占有的市场份额较少,因而所获得的利润(即剩余价值)也不如其他一些更大的资本家多,因而像张总这样的资本家才会感觉自己被市场剥削了。

但事实是,在市场中,一切雇佣劳动者都被全体资本家所剥削。只不过不同的资本家所攫取的剩余价值量的多少不同罢了。

还有网友甚至指出,张总的这句话,不就是奇葩说常驻嘉宾薛兆丰的高论的变体吗?

“资本其实是弱者,很容易被剥削,企业要想发展得好,首先要防止资本受到劳动力的剥削……”

剥削有理张朝阳-激流网

虽然舆论中大多是对张总的批判,毕竟这话对于作为大多数的劳动者来说的确是犯了众怒。但也有一些媒体和貌似搜狐此前的员工为张总站台,认为大家误解了张总,称搜狐此前一直“披着资本家的外衣,却是一家佛系养老公司”:

“每天真正干活时间2小时,时薪全互联网最高没得辩。”

“很多人喜欢在搜狐,养老,不加班。”

“要是能稳定一辈子,简直比国企还国企。”

剥削有理张朝阳-激流网剥削有理张朝阳-激流网

当然,不论舆论对于张朝阳是贬是褒,也不论这些评论是不是事实。即使搜狐员工此前确实过得比较滋润,那也改变不了劳动者被资本家剥削,在遭遇经济寒冬时整体劳动者的生存环境恶化的事实。

我们批判的不是作为个人的张朝阳,而是以其为代表的资本家在经济下行面前又一种赤裸裸的“坦言”。这一言论是在此前一系列的马云“福报论”、刘强东“混日子不是兄弟论”、周鸿祎“免裁券”等论调之后,资本家群体的进一步原形毕露。

祖师爷早就说过:资本家不过是人格化的资本。

“资本家不外是资本的人格化,是人格化的资本。使他把100元增殖为110元的欲望,也就正是使他把110元增殖为120元、130元……的欲望。”

“他所以是资本家,而不是‘守财奴’,就是因为他能够‘恪尽职守’:自觉地经常地维持资本的运动。”

“资本主义生产的唯一动机和直接目的,就是攫取更多的剩余价值。资本家是人格化的资本。他的灵魂,便是资本的灵魂。”

因而无论作为个人的资本家如何慷慨、如何善良,也无法改变他作为人格化的资本的逐利本性。“他既是自己财富的奴隶,同时又是它的主人;他既是慷慨大方的、文雅的、有教养的和机智的,同时又是卑鄙无耻的、性情乖张的、傲慢自负的、目空一切的。”越是在危机时期,他们的吃相就会越难看。

而且张朝阳此前在为搜狐内刊撰写的新年《卷首语》中对员工提出了更多细致的要求。其中第一点就是:

第一,只有在每天太阳升起的时候,你已经开始思考当天的工作,在太阳落山的时候,你依然在热烈地讨论工作,你对工作的兴奋度才能被最大限度地调动起来,你会更聪明、更有想法、更有创造性,了解问题的颗粒度更细致。“而且,勤奋工作使精神强健,有利于健康;反而无所事事,或有拖延症的人才更容易焦虑。”

这番言论与马同志的“996福报论”相比也不遑多让了。

如此看来,资本家们由于长期不参与具体的劳动工作,每天只是好为人师地到处发表创造性的“高论”,早已失去了对雇佣劳动的具体认知。他们总是希望员工能够一刻不停地思考、讨论、完成工作,认为只有这样才能获得创造性的人生。但是他们不会去切身体会员工的处境,不会明白对于员工而言——

“劳动是外在的东西,不属于他的本质;因此他在自己的劳动中不是肯定自己,而是否定自己,不是感到幸福,而是感到不幸,不是自由地发挥自己的体力和智力,而是使自己的肉体受折磨、精神遭摧残。因此,他们只有在劳动之外才感到自在,他在不劳动时觉得舒畅,而在劳动时就觉得不舒畅。因此,他的劳动不是自愿的劳动,而是被迫的强制劳动。因此,这种劳动不是满足一种需要,而只是满足劳动以外的那些需要的一种手段。劳动的异化性完全表现在:只要肉体的强制或其他强制一停止,人们就会像逃避瘟疫那样逃避劳动。”

在资本横行、雇佣劳动泛滥的时代,劳动者异化为劳动机器,“8小时工作制”早已成为一种奢求,无数的事实证明,《劳动法》在资本面前早已颜面扫地,在劳动者眼中也威信尽失。

刚刚过去的2019,经历了资本寒冬,互联网行业生存压力加剧。首当其冲遭遇打击的,不是各大互联网公司本身,而是受雇于其下的雇佣劳动者们——996、裁员、251……他们创造了一切财富,却也在危机时被首先抛弃。

那么2020,在愈发不堪的世界经济面前,劳动者们又会有怎样的遭遇呢?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剥削有理张朝阳-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剥削有理张朝阳-激流网(作者:咔哒哒。本文为激流网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