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从武汉爆发的新冠病毒疫情已经给国家和人民带来了巨大的损失,令人欣慰的是在全国各条战线的人民群众与病毒搏斗下,截止2月11日,全国新增确诊和疑似病例数量开始下降,大家都在期盼这场瘟疫的“拐点”可能已经到来。疫情结束后,全国上下都会对这场灾难进行深刻反思,湖北相关官员在新闻发布会多次提出“深刻反思”的自责。笔者在这里以一个热心群众的身份建议我们国家,疫情结束后,我国亟需建立一套依靠群众路线的传染病预警机制。依靠群众路线的经验可推广到我国社会治理体系改革的措施中。

理由如下:

一,最先接触病毒感染者的是小医院一线医护人员,12月27日,在武汉金银潭医院被确诊的最早的新冠病人之一,就是来自小医院优抚医院的转诊。在疫情确定伊始,一些在这些医院工作的医生,敏锐地发现了这类病例的异常。但在武汉疾控部门做的流行病学调查和访谈中,这些医生的意见却没有被重视,这很可能是导致新冠肺炎早期诊断标准失误的重要原因,“疾控部门官员应该重视我们这些一线临床医生,尤其在新型流行病出现时。”上述小医院一位医生感叹。这些医生都比上报疫情的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医生张继先更早的接触及发现病毒的异常,却没有上报传染病的机制。

二,12月31日,武汉卫健委首次向社会发出“不明原因肺炎”疫情公告,国家卫健委派了第一批专家来到武汉,对武汉金银潭医院调研,随后制定了三个病例上报标准:1,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2,发热;3,CT排除支原体衣原体等其他感染。2020年1月9月,武汉疾控中心正式报道了新冠病毒的存在,但仍报道说“未发现明确人传人”,导致群众放松了警惕。而后来疫情的发展让这些专家震惊,一些患者不一定发热,不一定有海鲜市场接触史(有人传人的可能)。

现在回头看,有关疑似病例上报的上述三个标准并不合理,很多病人没有华南市场接触史,也有很多病人确诊时没有发热。据钟南山院士团队的最新研究论文,对全国31个省市552家医院的1099名新冠肺炎确诊患者的研究结果表明,就诊时出现发热症状的患者的比例为43.8%,但在住院后发生发热的比例为87.9%,发生严重肺炎的比例为15.7%。

三,现有的传染病上报机制不畅,钟南山宣布“人传人”已是1月20日。大量住院患者的病例不符合疾控中心最初制定的三个标准,没有按不明原因肺炎上报,但医院依旧在1月10号左右将这种医院医护人员和病人集中发热的情况告诉给了上级疾控部门。

据一位优抚医院医生回忆,当时上级疾控部门没有马上来医院进行调研,而是反问他们:“你们没有接触过华南海鲜市场,为什么有这个病?”优抚医院将最初内科医生接诊的三个病例反馈给上级疾控部门,后者既不肯定也不否定。直到1月17日上报机制标准放宽,并不要求一定要有海鲜市场接触史,小医院一下子上报了30个发热病人。1月18日国家卫健委高级专家组再次来武汉调研,调研中,武汉四大医院报告了医护人员感染的情况,并提出降低疑似病例诊断标准要求。1月20日,钟南山指出新冠“人传人”,此时,距离小医院发现医护人员和住院患者感染的情况(人传人),已经过去10天。优抚医院医生们感到庆幸的是,现在只有16名医务人员感染,在武汉各大医院的医务人员感染情况中,算相对较轻的。而12月中旬就开始做好防护措施四名放射科医生,没有一人被感染。此外还有86个确诊和疑似病人转不出去,因为有相当一部分是精神病人,没有医院愿意接收。但这部分病人,很早就被安置在医院的一所新建的大楼隔离。2月7日,优抚医院的相关医生,被疾控部门约谈。疾控部门认为他们在12月底、1月初时,漏报少报病例。这位医生反对:“卫健委要求同时具备三个条件才能上报,当时确实不符合这三个条件。”“如果当时重视我们这些疫情集中区的小医院,相信我们临床医生的报告和判断,也许情况不会发展到现在这样。”一位医生感叹。

总结这三条线索来看,第一,传染病的发生必定是由社会广大基层劳动群众最先接触最先发现的;第二,国家高级专家制定的三个上报标准犯了调查研究中常见的错误,就是预设结论找证据。对于新发传染病,传染源和传播途径都不清楚,就把华南市场暴露史定为确诊的必要条件,这本身就预设了该病不会在人和人之间传播,也预设了没有其他疫点。根据这三个标准收集的病例,永远也得不出人传人的结论;第三,目前传染病上报机制不畅,疾控中心,卫健委等管理部门干部专家学者对一线医护人员的意见不够重视,调研脱离基层,官僚主义现象严重;第四,目前我国疾病网络直报系统缺陷有两点:1,不能监测预警未知疾病;2,传染病发生信息来源简单停留在医疗机构,没有群测群防功能。事实证明张继先医生最先上报疫情,但是等到官方宣布确定“人传人”的论断,全民采取防控措施的时候,病毒已蔓延至全国了。

毛主席教导各级干部:凡属正确的领导,必须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这就是说,将群众的意见(分散的无系统的意见,比如这次各个医院医护人员临床意见,李医生告诫同事朋友的意见)集中起来(经过疾控中心专家,卫健委干部,医护人员三结合调查研究,化为集中的系统的意见),又到群众中去作宣传解释(及早提醒群众采取防控措施,政府及早采取公共场所防控措施),化为群众的意见,使群众坚持下去,见之于行动,并在群众行动中考验这些意见是否正确。然后再从群众中集中起来(再收集医护人员和群众的防控措施信息),再到群众中坚持下去。如此无限循环,一次比一次地更正确、更生动、更丰富(解决问题)。

毛主席还教导道:走群众路线就要让群众讲话,天塌不下来。现在有些干部,很怕群众开展讨论(社会发生事件时),怕他们提出同领导机关、领导者意见不同的意见(影响他们政绩)。一讨论问题,就压抑群众的积极性,不许人家讲话(李医生只是在群里提醒同事朋友,主观上并不想公开发表信息,制造社会混乱)。这种态度非常恶劣(用国家暴力机器对待群众)。同志们,我们是干革命的(解放人民,发展生产,人民利益放在第一位),如果真正犯了错误,这种错误是不利于党的事业,不利于人民的事业的,就应当征求人民群众和同志们的意见(李医生的发出的信息拯救了很多医护人员),并且自己作检讨……不管是主动的,被动的,早作检讨,晚作检讨,只要正视错误,肯承认错误,肯改正错误,肯让群众批评,只要采取了这种态度,都应当欢迎。

1949年,人民解放军百万大军横渡长江之时,柳亚子问毛泽东:“渡江很快成功,请问主席,用的是什么妙计?”毛泽东回答:“打仗没有什么妙计,人民的支持就是最大的妙计!”。不错,人民的支持就是战胜这场传染病最大的妙计,人民一定会支持建立一套依靠群众路线的传染病预警机制。人民一定会支持有利于人民的一切改革。

引用

(1)SARS之后国家重金打造的传染病网络直报系统,为何并未及时启动-经济观察报

(2)武汉一线医护人员自述:是李文亮救了我们-激流网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新冠病毒危机给我们的启示:亟需建立依靠群众路线的传染病预警机制-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新冠病毒危机给我们的启示:亟需建立依靠群众路线的传染病预警机制-激流网(作者:文档是思想的火花。本文为激流网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