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2日下午,武汉的朋友发给我一段视频。视频里,一群穿着白色防护服的人举着一面旗帜合影,然后脱掉防护服。

视频中有两个细节比较刺激人:一个是有人用防护服擦车,一个是有人把防护服扔进了垃圾桶。

用防护服擦车的汉口银行,怎么那么阔-激流网用防护服擦车的汉口银行,怎么那么阔-激流网用防护服擦车的汉口银行,怎么那么阔-激流网用防护服擦车的汉口银行,怎么那么阔-激流网

看了视频,以为是社区的工作人员。有武汉市的社区工作人员就说了,他们没有防护服用,有人防护意识比较强,只好把雨衣穿在身上当防护服。这种不珍惜防护服的锅,他们不背。

看了视频很生气,湖北省大大小小的医院都在喊缺防护服,为什么还有人这么不珍惜防护服?看完就把视频发给了湖北有关部门的朋友,希望他们查一下。

几个小时后,官方回应了。

通报称,视频属实,事情发生在江汉区汉兴街办事处红梅里社区福星惠誉福星城南区,视频中相关人员为汉口银行下沉到红梅里社区的工作人员。

通报称,汉口银行的工作人员负责附近几个小区的值守,换班时间外出就餐前合影,使用的旗帜是汉口银行内部成立的“青年党员突击队”旗。这些工作人员所穿的防护服为汉口银行自备,并非街道或社区提供。对于视频中工作人员用防护服擦车、直接扔进垃圾桶等行为,汉兴街将进一步规范对下沉干部的管理和监督检查工作。

这个通报,看了并不让人信服。

首先,值守小区一定要穿防护服?

继封城令之后,武汉市前几日下达了小区封锁令,所有的小区都封闭管理。通报没有交代汉口银行这些人值守的小区是否发现病例,如果只是值守一个普通的小区,该小区并没有确诊病例,有没有必要穿防护服?

武汉本就缺医疗物资,如果值守小区必须全部穿防护服,那医护人员急缺的医疗资源会被占用得更严重,这么解决这个问题?

通报里还说,汉口银行这些人的防护服是自备的。如果安排他们值守小区的行政管理部门认为他们必须穿防护服才能上岗,那就应该统一安排发放管理,哪里需要汉口银行自备呢。

汉口银行在当下能自备防护服,只能说明汉口银行阔,路子野,资源多,医院都缺,他们却有。但是,是不是阔就可以在医护人员都缺防护服的大背景下随意使用防护服呢?

此时的防护服,可以算作奢侈品了。别说防护服,口罩都快成稀缺品了,所以很多地方纷纷出台规定,要求把专业的医疗物资省给医护人员用,一般的公务人员不能占用。几乎每天都有医院在喊缺物资的武汉,似乎没有这样的态度。

这两年,各地对公务员能否喝茅台管得很严,即便是公职人员自己掏钱买的茅台,吃公务餐、参加公务宴请也不许喝。如果因为汉口银行阔就可以随意使用医护人员都紧缺的防护服,那以后就不应该禁止公务员自费买茅台宴请聚餐了。

医院的医护人员直接与病人接触,直接与病毒打交道,他们更需要防护服。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武汉市的医护人员都缺防护服,汉口银行却有防护服。

这些疑问,通报都没有解答。但总而言之,汉口银行是很阔的。

那么,汉口银行是什么性质的银行吗?

汉口银行是国有控股的银行,汉口银行的党委书记、董事长陈新民过去是工商银行湖北省分行的副行长。正是因为有官方的背景,汉口银行才跟武汉市的党政机关一样需要下层到社区一起抗疫。

既然是国有控股银行,他们的钱就不是私人老板的钱,他们的阔就不是哪个个体老板的阔,他们花钱就应该受到监督。

所以,武汉市恐怕要好好查一查他们的防护服哪里来的,究竟是买的还是从其它渠道取得的。即便是买的,有钱的他们有没有必要买防护服呢?他们对防护服的利用率是不是符合武汉市当下医疗物资紧缺的现状?

拍个照留念可以理解,毕竟此次疫情是个大事,能到一线参与其中当然是一件值得将来回味纪念的事情。下沉到基层,也是一个好政策,但目前看,已经有一些人、有一些机构在利用下沉作秀了,这是武汉市必须要高度警惕的事情。

武汉最近状况出得已经够多了,不能再继续让外界心寒啦。

2020年2月13日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用防护服擦车的汉口银行,怎么那么阔-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用防护服擦车的汉口银行,怎么那么阔-激流网作者:褚朝新。来源:事实杂货铺。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