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面前,人人平等。

无论美丑、黄蓝、有钱没钱,家住半山豪宅还是深水埗劏房,一旦被病毒找上,统统玩完。

疫情下的香港穷人,惨上加惨-激流网(图源:星岛日报)

当然,这是理论上。

而现实却是,社会上的弱势群体在疫情面前更加脆弱。

如果你现在仍然感到在家隔离很无聊,吃不到火锅烧烤奶茶很痛苦,你或许可以看一看疫情之下,香港这群人的无助。

疫情下的劏房

疫情期间,最让人安心的地方是哪里?是家里。

疫情下的香港穷人,惨上加惨-激流网(图源:人民日报)

所以我们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买来一瓶又一瓶的消毒液和75%酒精,一遍遍擦拭家里的每个角落;

所以我们在听说了香港楼房的U型管可能传播病菌后,逼自己养成了定期注水的习惯。

疫情下的香港穷人,惨上加惨-激流网(图源:网络)

目的,就是为了在病毒面前,打造一个让自己绝对放心的地方。

但是,对于香港的这个特有群体——劏房户来说,待在家里也不安全。

香港目前一共有20万劏房户,当我们感叹居家隔离好闷好无聊的时候,这群人还在经历胆战心惊......

疫情下的香港穷人,惨上加惨-激流网(图源:网络)

梁先生(化名)独自住在30平方呎的劏房,也就是2平米左右。

人人都知道疫情期间要常常保持室内通风透气,但梁先生做不到,因为这间劏房没有窗,连抽风机都无,极容易滋生病菌。

疫情下的香港穷人,惨上加惨-激流网(图源:东网)

更让人窒息的是,他要跟其他7个劏房户共用厨房和厕所,其中一户人家还有定期返内地的习惯。

你们感受一下劏房公共厕所的卫生状况:

疫情下的香港穷人,惨上加惨-激流网(图源:东网)

尽管知道近期疫情严重,梁先生也只能无奈表示,收入仅能应付生活所需,根本无法负担更好的居住环境或者消毒用品。

你以为有独立厕所情况就会好一点?并不。

曹女士(化名)与其子女居住在深水埗100平方呎的劏房,大约9平米。

疫情下的香港穷人,惨上加惨-激流网(图源:东网)

这间劏房虽然拥有独立厕所,但问题是由于违规改建排污系统,将一条污水渠改装成几家人一起用,导致过去常常发生马桶污水倒灌的情况。

比如,上个月厕所突然涌出大量黄色和黑色的咸水,还有一些像带有粪便的厕纸,搞得曹女士不知所措。

疫情下的香港穷人,惨上加惨-激流网(图源:东网)

还记得前段时间内地有研究显示,新冠病毒可以通过粪便传播吗?

污水倒灌,病毒也不难透过污水渠传播到室内,一不小心就会成为2003年淘大花园的翻版。

疫情下的香港穷人,惨上加惨-激流网(图源:东网)

“说不害怕,是骗人的,我不知有多担心,我的小孩都没有外出......”

但就算不外出,住在劏房里悬着的心也放不下。

疫情下的香港穷人,惨上加惨-激流网(图源:东网)

温女士一家四口也住在深水埗劏房,月租5,000港币,家里仅靠丈夫挣钱。

她家的厕所和厨房相连一体,极不卫生,“有时会闻到臭味。”

而疫情爆发后,温女士更是忧虑,“现在煮饭前都会先清洁至少20分钟”、“煮饭途中家人上厕所,要先把饭菜拎出去”。

疫情下的香港穷人,惨上加惨-激流网(图源:东网)

在劏房已经住了4年的张女士也遇到同样的问题,不仅家里空间小、空气差,而且厨厕一体,导致有时候冲厕所的水会喷到饭上。

万一病毒从污水渠上来,后果不堪设想。

疫情下的香港穷人,惨上加惨-激流网(图源:东网)

当然,这只是疫情之下香港劏房户的困扰之一,而另一个困扰——也是香港所有最底层人民的困扰——口罩问题。

口罩之难

刚刚提到的温女士,为了节约口罩,每次出去买菜都要买够3、4天的量;

而买不起高价口罩的曹女士,只能将旧口罩洗了重复使用,尽管有专家呼吁,这个方法并不可行;

疫情下的香港穷人,惨上加惨-激流网(图源:东网)

还有那位劏房没有窗的梁先生,原本已经拮据的生活,在买完口罩后,暗示自己要更节俭。

疫情下的香港穷人,惨上加惨-激流网(图源:东网)

另外,TVB节目《东张西望》前段时间还在荃湾采访了一位长者,该长者表示,连续4天出门买口罩都空手而归。

说着说着,他的眼中竟然泛出泪水。

疫情下的香港穷人,惨上加惨-激流网(图源:TVB)

一位住在沙田的婆婆,由于家中缺口罩,每晚等女儿下班除下口罩后,这位婆婆就会暗中收起来,第二天自己拿来重用。

更心酸的是,她还戴着这个旧口罩,通宵为家人排队买口罩......

疫情下的香港穷人,惨上加惨-激流网(图源:香港经济日报Topick)

还有一位发传单的黄婆婆。

即使从凌晨4点起开始排队,也买不到口罩,最终甚至不惜苦苦哀求店员,“卖两三个给我都好呀,我今晚想去开工用”。

疫情下的香港穷人,惨上加惨-激流网(图源:香港01)

前几天,圈妹还看到一则新闻说,一位老婆婆戴着一个极其单薄且没有铁丝的口罩出门买菜。

老人表示,自己的资讯不发达,哪里有口罩派都不知,领取的综援更加买不起高价口罩,所以只有在家中寻找,找出了这个多年前朋友赠送的口罩。

而就连这种质量不合格的口罩,家中的数量都有限,婆婆只能洗一洗,重用再重用,或者严格计算日子,每4天才出门买一次菜。

疫情下的香港穷人,惨上加惨-激流网(图源:香港经济日报Topick)

正因如此,这位独居老人每次出门都要买一大堆食材,本身年龄大了,行动不便,走路都要靠拐杖,再加上劣质的口罩、沉重的食物......

当然了,以上提到的老人,他们还有最后一招——减少出门甚至不出门。

可是,香港还有一群买不到口罩的穷人,必须天天出门。

疫情下的清洁工

疫情让香港这座国际大都市慢了下来,公司开始实行home office,金钟地铁站的人流不再拥挤,中环也冷清了许多。

但这并不代表,城市的清洁工就不用工作。

疫情下的香港穷人,惨上加惨-激流网(图源:网络)

反而,疫情让清洁工作变得更加危险。

有清洁工表示,为了不将细菌带回家,很多市民一回到家楼下,就把口罩取下来扔到地上,留给清洁工处理。

疫情下的香港穷人,惨上加惨-激流网(图源:香港01)

一方面,工作危险系数在上升,但另一方面,防护装备却没有跟上。

一位外判清洁工表示,自从疫情爆发以来,外判公司只在2月初派发过一次口罩,而且每人只派到一个,当天用完第二天就丢了。

她曾询问公司是否会再派,公司答:“全香港都没有口罩,政府都没有派,公司哪有口罩派给你?”

疫情下的香港穷人,惨上加惨-激流网(图源:香港01)

其实政府是有说要派的,这个月8日,林郑宣布惩教署会增产70万个口罩派给外判清洁工。

但现实却是,最底层的这群人毫不知情,“我不知道政府会派口罩啊,上司也没讲。”

疫情下的香港穷人,惨上加惨-激流网(图源:香港01)

由于无法从公司获得口罩,这位清洁工只好自掏腰包。高价口罩显然不是她的选择,再加上工作在身,她只好让丈夫早上6点去排队买平价口罩。

可惜的是,她丈夫拿到90号,但那天那家店只卖50盒......这种扑空,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疫情下的香港穷人,惨上加惨-激流网(图源:香港01)

目前,一家四口只剩下6个口罩,她扫一天街就消耗一个,很快就用完了。

那怎么办呢?

她开始考虑重用口罩的可能性,“有同事说在嘴巴和口罩之间夹一张小毛巾或者纸巾,就可以多用一两日,不知道这样是不是真的有用呢......”

疫情下的香港穷人,惨上加惨-激流网(图源:香港01)

没什么不可能的,一个口罩用3天的清洁工,大有人在。

疫情下的香港穷人,惨上加惨-激流网(图源:香港经济日报Topick)

最近,还有一张图片在网上疯传:

一清洁工在土瓜湾某公厕晾起一排口罩,因为口罩不够用,必须洗了重复使用......

疫情下的香港穷人,惨上加惨-激流网(图源:Facebook)

此情此景,让一位做清洁工的老伯感叹,现在的待遇,比当年非典时期还不如。

2003年非典期间,每个清洁工每月都能获派一盒50个口罩,另加一条毛巾和两双手套,不够还可以继续向公司要。

而现在,口罩要自己解决,手套也要自己买,一旦向上司询问,得到的回复往往是“你做不做?不做就走,做就不要再多嘴”。

疫情下的香港穷人,惨上加惨-激流网(图源:香港01)

但是,即使不被世界善待,这位清洁工老伯依然善待这个世界。

他说,他曾经工作的清洁公司每月都会派发口罩,当时他嫌闷,不爱用,就攒了下来,攒着攒着就攒了5盒,没想到如今派上用场。

尽管自己的口罩消耗量也大,但他依然将其中2盒送给了其他缺口罩的同事。

疫情下的香港穷人,惨上加惨-激流网(图源:香港01)

当然,做好事的远不止老伯一人。

前几天香港还有一个义工小队走遍佐敦、土瓜湾等街巷,为清洁工以及拾荒者送口罩。

甚至还特别制作了下面这种有薄片遮挡的口罩,谨防清洁工在工作时有污水溅入眼睛。

疫情下的香港穷人,惨上加惨-激流网(图源:Facebook)

疫情之下,口罩告急,人人自危,但总有一群人在病毒面前更加脆弱。

如果你的口罩储量充足,下次出门时,不妨习惯性地多带三两个口罩在包里,说不定能碰上一位清洁工、一位老人、一位劏房户。

他脸上戴着的口罩可能薄如蝉翼、没有铁丝,也可能已被洗得褪色。

*以上资料来自香港01、东网、香港经济日报Topick报道。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疫情下的香港穷人,惨上加惨-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疫情下的香港穷人,惨上加惨-激流网(作者:圈妹。来源:港漂圈。责任编辑:北河)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