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按】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正式成为全球大流行,在美国,已有200多起死亡案例。疫情亦对美国经济造成巨大冲击,总统特朗普已宣布7千亿美元的振兴方案,以降低薪资税并对航空业等产业进行纾困。

《震撼主义》作者娜欧蜜‧克莱恩(Naomi Klein)将此波疫情归类为一系列“震撼”的最新案例:国家利用危机时刻,实现自由市场“解方”,虽对企业有利,但是后果却可能恶化不平等现象,她将此现象称为“灾难资本主义”。

克莱恩表示:“他们这么做,并非因为这是减缓疫情最有效的方法——他们提出这些构想是因为现在看见实践的机会。”

原文标题"Coronavirus Is the Perfect Disaster for 'Disaster Capitalism'",刊载于VICE网站。

文/Naomi Klein(记者、作家暨社会运动者)

译/陈韦纶(苦劳网特约编辑)

冠状病毒是“灾难资本主义”下的完美灾难-激流网新冠病毒重创美国经济,特朗普提出7千亿的经济振兴方案。(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问:从基本的开始。什么是灾难资本主义?它与“震撼主义”的关系是什么?

克莱恩:我对灾难资本主义的定义相当直接:它形容的是私人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从大规模危机中直接获利。藉由灾难与战争牟取暴利并非新概念,但是九一一后的布希政府深化此构想,当时政府宣布某种永无止尽的国安危机,同时私有化并外包危机——包括国内、私有化的维安国家(security state),以及(同样是私有化)入侵与占领伊拉克和阿富汗。

“震撼主义”是一种政治策略,利用大规模危机系统性地推动深化不平等的政策,让菁英致富,其他人却备受打击。在危机时刻,人们通常专注于如何度过危机的每日紧急事件,并且过于相信掌权者。我们在危机时刻往往失去专注力。

问:震撼主义的政治策略源于?如何追溯它在美国政治的历史?

克莱恩:震撼主义策略是对罗斯福政府新政的回应。经济学者傅利曼(Milton Friedman)认为新政之下的美国一切都出了问题:罗斯福新政是对经济大萧条与黑色风暴事件(Dust Bowl,北美1930年代一连串沙尘暴事件,农业遭遇巨大冲击)的回应,作为积极寻求改变的政府,其任务是藉由创造政府雇用及提供纾困,直接解决当时经济危机。

如果你是坚信自由市场的经济学者,便知市场失灵不利于大企业的去管制政策,有助于进步改革。震撼主义成为预防危机沦为进步政策浮现的方法。政治与经济菁英知道,危机时刻便是他们推行一系列不受欢迎的政策的时机,这些政策将进一步加深国内与全球的贫富差距。

问:如今多重危机正在发生——全球大流行、缺乏处理疫情的基础建设,以及正在崩溃的股市。你能概述哪些元素符合“震撼主义”的概要吗?

克莱恩:病毒本身即是引发震撼的事件。它被用来将混乱极大化,同时尽可能减少保障。我不认为这是阴谋论,这完全是美国政府与特朗普处理危机失能。特朗普不将它视作公共医疗危机而是认知危机,以及竞选连任的潜在问题。

这是最糟糕的情况,特别是美国没有全国医疗保健计划,对于工人的保障更是糟糕透顶,加起来形成最大的冲击。它将被用来拯救位处当前关键危机(像是气候危机)核心的产业:航空业、天然气与石油业,以及邮轮业,政府想要继续支持它们。

问:相同情况过去曾经发生吗?

克莱恩:我曾在《震撼主义》中叙述飓风卡崔娜后发生了什么。像是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这样的华盛顿智库开会并且提出“支持自由市场”方案清单。我们可以确定相同的会议如今将再次上演——事实上,主持卡崔娜小组的人正是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2008年,类似的情况是对银行纾困,各国向银行大开空白支票,最终累计金额高达数兆美元。但是真正代价却以经济撙节(以及之后的社会服务删减)的形式出现。问题不只是现在发生了什么,还包括所有支票到期后,政府将如何偿还。

问:面对冠状病毒,人民可以如何减少灾难资本主义的伤害?相较于飓风卡崔娜或是前一次全球经济衰退,我们的处境更好亦或更糟?

克莱恩:面临危机的考验,我们要嘛退却、崩溃,或者成长,发现我们不知道的力量与同情心。现在就是其中一个考验。我之所以保有一丝希望、认为我们将选择进步,是因为现在与2008年不同,我们有实际的政治替代方案,对危机提出不同的回应,并且直面人们脆弱性背后的根本原因。此外,我们有更大的政治运动支持它。

这是“绿色新政”(Green New Deal)的重点:为了像这样的时刻做准备。我们不能丧失勇气;我们必须更努力争取全民健保、幼托以及有薪病假——这些彼此关系密切。

问:如果政府与全球菁英利用此次危机来满足私欲,人民可以做些什么彼此照应?

克莱恩:“我将照顾自己与家人,我们可以得到最好的保险,如果你没有好的保险,或许问题出在你,而与我无关”:这种“赢家全拿”的经济深深影响我们的思维。这样的危机时刻揭示了我们的漏洞。我们如今发现彼此相互联系,其程度比冷酷的经济系统试图说服我们的还多。

我们或许认为只要自己有好的医疗保险就没事了,但是如果制造、运送、打包食物的人没有医疗保险、无法负担检测——甭论因为缺乏有薪病假而请假待在家,我们就不会安全。如果我们不照料彼此,没人会照顾我们。我们与彼此紧密交织。

不同的社会组织方式,将唤起我们的不同部分。如果你知道自己身处一个不照顾人民且未按公平方式分配资源的系统,你隐藏的那部分就会被唤醒。因此,请注意这点并且思考如何与邻居分享,关注最脆弱的人们,而非隐藏自己并且只想着照顾自己与家人。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冠状病毒是“灾难资本主义”下的完美灾难-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冠状病毒是“灾难资本主义”下的完美灾难-激流网(来源:苦劳网。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