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30日,大多数人都沉浸在喜迎新年的欢乐中,但有一个医生,她却快乐不起来。

她就是武汉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

艾芬在微博上发出了微弱的呼救声。她说,“我是个医生,从没想过当医闹”。

抗疫医生艾芬:为了赚钱,他们摘除了我近乎正常的器官-激流网

2020年3月,艾芬因为早前发布新冠疫情的预警信息,被公众所认知。

抗疫医生艾芬:为了赚钱,他们摘除了我近乎正常的器官-激流网手术前的艾芬医生

时隔10个月,她再次上热搜,却是因为一场医疗事故,身份也由医生变为患者。而这事故,让她的右眼几乎失明。

新闻视频中的艾芬医生,失去了往日急诊科主任的淡定而干练的神采,她看起来十分憔悴,尤其是她的右眼,明显比另一只眼睛更小,无神而且浮肿。

艾芬医生认为,问题就出在她去年5月在“爱尔眼科”接受的白内障手术上,她说:“他们为了赚钱,摘除了我近乎正常的器官”。

一位抗疫前线的医生,在短短几个月之间,竟然成了医疗事故的受害者。这场悲剧,究竟是怎样酿成的?


一、从发哨人到“医闹”

事情还要从疫情说起。

艾芬医生所在的武汉中心医院距离华南海鲜市场仅1.6公里,她是最早一批接触到新冠疫情的医生之一。

疫情期间,她带着急诊科200人的医疗团队,披上防护服,以“边战斗,边倒下,边补充”的状态,在一线持续作战将近4个月。

抗疫医生艾芬:为了赚钱,他们摘除了我近乎正常的器官-激流网

当时怕感染家里人,艾芬医生和丈夫在外面住,把刚满2岁的二宝托付给妹妹照顾。

等到疫情结束,艾芬医生把二宝接回身边,却发现她最常挂在嘴边的话变成了“宝宝要小姨”。

身为母亲,艾芬医生十分心酸。

抗疫医生艾芬:为了赚钱,他们摘除了我近乎正常的器官-激流网艾芬医生在微博晒出的家人照片

艾芬本以为疫情之后,生活恢复正常,一家人其乐融融,但她却感觉自己的视力越来越差。

一开始,她以为是自己疫情期间经常隔着护目镜和面屏看屏幕,才让视力下降得这么快。

5月份,疫情基本得到控制,她也腾出时间照顾自己的身体。她打电话给一个老熟人,咨询了自己视力下降的问题。电话那头是一位从三甲医院退休、返聘在爱尔眼科的医生。

在电话里,这位医生就建议她去爱尔换一个晶体。

去医院见复诊,做了检查,判断她患上了轻度白内障,他依然建议艾芬换一个晶体。在前同事的介绍下,爱尔的副院长王勇给她做了手术,包括手术费,她一共交了2.9万元人民币。

说到这里,也许很多人都想问这个问题——

艾芬医生为什么不在自己所在的公立三甲医院看病,反而要选择一家民营医院?

事实上,艾芬医生眼睛发病的5月,她所在的武汉中心医院还没有从疫情中完全恢复过来。

武汉中心医院,尤其是眼科,在疫情中遭到重创——有3位眼科医生因感染新冠殉职。

所以艾芬医生选择了有熟人,也有知名度的爱尔眼科。

抗疫医生艾芬:为了赚钱,他们摘除了我近乎正常的器官-激流网

但遗憾的是,手术后,艾芬医生眼睛的状况并没有好起来,她不断跟医生反映,说自己感觉视物黯淡,但并没有得到对方的重视。

到了10月份,艾芬迎来了人生中的至暗时刻——在她庆祝完自己46岁生日的第二天,视网膜脱落了,她的右眼几乎完全失明。

而此时,爱尔眼科却要她回到武汉中心医院,进行视网膜补救手术。

她向爱尔医院索要术前检查认定“轻度白内障”的照片,王勇却拒绝说,“不是每个患者的照片都有留存”。

后来他再把照片补发给艾芬,图片却显示白内障非常严重,与当时艾芬在他电脑上见到的并不相符。艾芬认为,这是一张被处理过的假照片,“绝对不是我的。”

在经历了三次视网膜手术之后,艾芬医生目前已无法正常工作,只能在家陪着二宝。

在年头的时候带着200号人冲锋陷阵,没有被击垮的艾芬医生,却在疫情过后,因为视网膜脱落,整个人的精神都垮了下来。

她本来是个好强的人,现在走路需要家人陪伴,而且由于视网膜脱落不能用力,她以后连把二宝抱起来,也不能够了。

艾芬医生的职业生涯很可能要被这次医疗事故断送,人生也要因此被改写。

对她而言,这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二、“这一次,让我们来帮你到处说”

爱尔眼科对待此事的态度,与种种做法,让艾芬医生不得不寻求媒体的帮助。

抗疫医生艾芬:为了赚钱,他们摘除了我近乎正常的器官-激流网

她希望能解开心头的诸多谜团:

1.为什么在一开始没有做任何检查的情况下,就已经决定给她植入晶体了?

2.术前医生是否根本没有仔细检查她的眼底,也没有考虑到她高度近视,视网膜脱落的风险?

3.术后艾芬曾向医生反映视力模糊的状况,但未引起重视,是否错过了最佳的补救机会?

4.为什么一直遮遮掩掩,躲躲藏藏,不愿意配合拿出最初的诊断照片?

上述这些疑问,是不是说明:

艾芬的情况本不必置换晶体,而真正需要的治疗是加固视网膜。

——但因为置换晶体要2.9万,而激光加固视网膜只需要几百块钱,爱尔眼科是否从一开始就恶意诱导艾芬购买晶体,而耽误了她“视网膜脱落”的最佳治疗时机?

抗疫医生艾芬:为了赚钱,他们摘除了我近乎正常的器官-激流网有网友在微博上提出,爱尔眼科有鼓励病患换晶体奖励

所以,类似这样不顾病人实际病情,诱导过度消费的现象是普遍存在的吗?

更让人感觉无力的是,如果说艾芬医生作为医护工作者,在有熟人的情况下,遭遇了这样的医疗事故,最后也只有向网络维权才能得到重视;那普通人遇到这样的事,岂不是只能自认倒霉???

所以艾芬医生说:“我是个医生,从没想过当医闹,我只想要一个真相。”

“如果我不站出来说话,更没有人出来说话了。”

她孤军奋战站出来和一个庞大的医疗巨头对峙,希望可以让他们吸取教训,防微杜渐,保证类似的悲剧不再发生。

但让人寒心的是,事情发酵之后,有一群人开始在网上攻击艾芬医生。

“眼睛都要瞎了,还刷微博666啊”

抗疫医生艾芬:为了赚钱,他们摘除了我近乎正常的器官-激流网

上纲上线,“作为一个医生,为了一己私欲破坏了医患关系的大局,破坏社会稳定”

抗疫医生艾芬:为了赚钱,他们摘除了我近乎正常的器官-激流网

“你想一棒子打死所有的民营医院吗?”“置全国眼科医生于死地”

抗疫医生艾芬:为了赚钱,他们摘除了我近乎正常的器官-激流网

是医生,也是患者。艾芬为什么不能维护自己的应有的权益?

只有就事论事,解决问题,才能让不负责任的医疗行为付出代价,才能让更多普通人免受伤害。

这难道还不算是有大局观,还不算为中国医疗行业发展做贡献吗?

这件事应该给艾芬医生讨回一个公道,也要为所有曾经有过共同遭遇,和今后可能会遭遇类似事件的人要一个公道。

“这一次,让我们来帮你到处说。”

三、失明的右眼,谁之过?

随着艾芬微博曝光,媒体的报道,爱尔眼科的回复,眼科专业人员的分析介入,这场围绕着“吹哨人”艾芬的医疗纠纷迷雾逐渐有了散开的样子。

在这里,首先必须要承认的一点是,艾芬的眼睛问题本身就很复杂:高度近视、眼外伤史、再加上白内障术后,她眼部发生视网膜脱落的概率本就远高于一般患者。

在相关媒体的采访下,几位眼科医生都一致认为:“艾芬最终视网膜脱落,可能是多重因素叠加的结果,不一定是爱尔眼科的手术直接导致的。”

在爱尔眼科的官方通稿里,也始终都在坚持“艾芬右眼失明与手术无直接关联”。

但在当事人艾芬的最新陈述里,事实并不是如此。

早在12月29日,艾芬就曾联系武汉爱尔眼科医院的副院长王勇,直接沟通过爱尔手术过程中忽视了致命一环——眼底检查。

“做人工晶体植入手术前,应该检查眼底是否变性,再决定是否实施手术,这是眼科医生应该具备的常识。然而,你们没有检查眼底,就做晶体植入,这延误了治疗时间。我现在视网膜脱离,右眼只能感觉到光,你们是否该承担责任?”

当时,对方给出的回答还是:“手术前检查了眼底,但检查不够彻底,没发现眼底变性,愿意友好协商解决。”

因为院方的疏忽,艾芬的眼睛被当做了常规白内障手术进行处理。

而如果能事先发现眼底病变,用激光治疗眼底变性,艾芬就不会丧失预防视网膜脱落的最佳治疗时机。

但这一切也都只是如果。

对于艾芬,右眼的失明已经成为了无法挽回的事实。

抗疫医生艾芬:为了赚钱,他们摘除了我近乎正常的器官-激流网

四、为什么是爱尔?

“使所有人,无论贫穷富裕,都享有眼健康的权利。”

这是A股眼科龙头公司、市值3000亿的爱尔眼科官网里的简介。

这家头顶“民营医疗机构第一股”光环的民营眼科医院,在民营眼科领域有着超然的地位。

所在的武汉中心医院眼科有3名医生因新冠去世,眼科尚未恢复就诊、前同事的推荐、先进的技术等,都是医生艾芬选择爱尔眼科的原因。

成立于2003年的爱尔眼科,在2009年创业板上市。11年来,从69.29亿元到2800亿,爱尔眼科市值增长超过40倍。在爱尔眼科的官网,爱尔眼科医院囊括了近视手术、高度近视手术、白内障、眼底病、综合眼病“等项目。

抗疫医生艾芬:为了赚钱,他们摘除了我近乎正常的器官-激流网“通通不是问题”也写在相关疾病的介绍里

而爱尔眼科的主要营收也正是来自于屈光手术和白内障手术——屈光不正,也就是近视群体规模巨大,而白内障是中国老人常见的眼科疾病。

抗疫医生艾芬:为了赚钱,他们摘除了我近乎正常的器官-激流网最新数据显示,屈光手术2019年为爱尔贡献了35.34%的营收,毛利率达57.38%;白内障贡献了17.62%的营收,毛利率为40.1%。

除此之外,爱尔先进的医疗设备,也让爱尔能给患者提供不亚于、甚至性价比高于三甲医院的先进医疗服务。

根据爱尔官网的介绍,爱尔眼科中国内地年门诊量超1000万人次。大量的常规手术操作,也让爱尔在积累中形成了一套高效且成熟的诊疗模式,也被称作“性价比极高”的流水线操作。这种医生习以为常的常规化操作、固有的经验,在面对治疗眼部存在复杂病情的病人时,反倒容易出现忽略个体病例的风险。

作为复杂情况的个例,艾芬和爱尔的医疗纠纷恰恰暴露了这个问题。

当个体病况遭遇眼科高效、程序化的流水线操作,被忽视的眼底检查,被当做常规白内障手术处理的眼病,最后共同导致了艾芬右眼失明的悲剧。

五、悲剧之后

在艾芬和爱尔的纠纷下,网友 @小路ylgms分享了一段研究生时期跟导师门诊的经历。

抗疫医生艾芬:为了赚钱,他们摘除了我近乎正常的器官-激流网

在门诊的时候,她的导师总是不厌其烦地把高度近视的患者抓过去散瞳看眼底,看到视网膜变性,加班也要把激光打了。

5点的门诊总是要搞到7点才能结束。但导师自己很欣慰,因为她觉得自己又为患者消灭掉了一个坏可能。然后导师还会教导学生们,高度近视的患者一定不能轻易放走,一定要把眼底看了,不然以后视网膜脱落,对患者和医生都是遗憾。

有尽心尽责的导师作为榜样,小路认为,散瞳看眼底这样的常规操作,和技术学识无关,是一个纯粹的医德问题——散瞳看眼底的操作又费时间,又没有钱收,一些特殊的情况,更是需要医生自己在镜子下面一点点找,考验的是医生的责任心和耐心。

至于为什么如此坚持,则是因为“每一个细节都在暗暗为患者尽最大的努力,是在几十年经验里见过了各种各样的遗憾养成的习惯。”

或许,爱尔眼科在与艾芬医疗纠纷中的过错和问题,并没有那么大,爱尔眼科在眼科领域内的实力也毋庸置疑。

但作为复杂眼部情况的个例,艾芬的医疗纠纷恰恰暴露了爱尔眼科存在常规化,流水线操作,忽视复杂个例疾病风险的问题。

艾芬并非是悲剧第一人,在爱尔过往的医疗纠纷中,也有过和艾芬相似的案例。在微博热门转发中,有家属痛苦地说出了自己家人的往事。

抗疫医生艾芬:为了赚钱,他们摘除了我近乎正常的器官-激流网

而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凤凰WEEKLY财经记者搜索发现,与爱尔眼科医院相关的医疗纠纷案,有31起。

抗疫医生艾芬:为了赚钱,他们摘除了我近乎正常的器官-激流网

作为一个上市的专业眼科医院,爱尔无疑是很多人看眼科的首选。靠着广告和口碑,每年选择爱尔眼科的人,超过千万。这样的医疗纠纷率,也许是在行业“合理”范围内,但是,医生每一丝懈怠的背后,都可能是一双被葬送的眼睛,失之交臂的广阔天地,和本能拥有的美好生活。

我们期待,这起纠纷能有一个更清晰的调查结果,不单单是“对”与“错”,也能有医疗流程与制度方面的革新;不止是为了艾芬,也是为了更多的普通人。

参考资料

八点健闻:"吹哨人"艾芬爱尔维权,不是一场简单的医疗纠纷 2021-1-4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抗疫医生艾芬:为了赚钱,他们摘除了我近乎正常的器官-激流网作者:米利暗 夏二。来源:凤凰WEEKLY。责任编辑:郭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