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饿了么?我放点血给你吸-激流网

2020年12月21日下午17点48分,来自山西洪洞的饿了么骑手韩先生倒在了配送当天第34个订单的路上。

妻子王女士当天晚上8点接到了派出所的电话,43岁的丈夫猝死了。夫妻俩都是北漂,家里上有长年服药的父母,下有一对儿子,大儿子明年就要参加高考,小儿子在读初中。为了贴补家庭,韩先生在北京跑外卖,王女士妻子在北京做家政。

2年前,韩先生和工友华先生一起成为了饿了么蓝骑士。工友告诉他,只要下载一个蜂鸟众包,通过注册和培训,缴纳保证金之后,就可以开始接单了。

说实话,对于只有小学文化的韩先生来说,这是一份性价比很高的工作:

好的时候一个月8000多,差的时候也有5,6000。

饿了么的骑手分为两种。一种是专职骑手,需要通过招聘、面试、并和劳务公司签订劳务合同,再由劳务公司以派遣到饿了么。

专职骑手不能拒单,每一单的单价固定,离职需要提前两个月递交辞职申请。

另一种,是自己通过蜂鸟众包APP注册成为骑手。这种骑手可以拒单,单价也会根据天气等因素浮动,总体而言收入更高,而且每日工资直接通过APP提现到账。

韩先生和工友们都选择成为看起来自由度和单价更高的众包骑手。但他们都没有注意到,在用户协议里,打头第一句就是:

您和蜂鸟众包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劳动/雇佣关系。

这两天,面对赶来的家属,饿了么说平台方面为韩先生购买了保险,意外险猝死可以赔3万元。此外,因为他们没有和韩先生签订劳动合同,也不存在任何雇佣关系:

平台可以出于人道主义赔偿2000元。

结果,中年骑手猝死获赔32000上了各大媒体的头条。

乃悟研究了一下,不管是所谓的专职骑手,还是众包骑手,都是和劳务公司签约,有合同在手的还好,很多骑手连合同都没有,不管怎么说,大家都是临时工。

律师朋友告诉乃悟,假如你是一名蜂鸟众包骑手,在现实的案例中,无论平台是否坚称不具有雇佣关系,但只要平台从中抽取服务费,审核服务人员的资质等,法院一般都会认定为构成劳务关系。

换句话说,不管签没签合同,都属于骑手们和平台之间只有一种关系:

劳务关系。

劳务合同和劳动合同虽然只差一个字,但内容差了十万八千里。按照《劳动法》的规定,签订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需要为劳动者提供办理社会保险,劳动风险由用人单位承担。

而劳务合同就好办,五险一金都不用交,责任可以全部甩给商业保险。

外卖行业大家都是这样甩,比如顺丰每天给快递员投保3块,如果快递员意外猝死可以获赔60万。

韩先生的家属发现当初蜂鸟众包协议从韩先生每天首单配送中抽取3块钱用于投保,但最终拿到保单时,投保金额变成了:

1.06元。

饿了么300多万注册骑手,每人每天被抽走的3块钱里1.06元用于投保,简单计算一下极值,一年有20多个亿不知道去哪了。

韩先生去世后,家人发现,因为韩先生没有能完成剩下的4单派送,平台对他罚款:

57.2元。

你饿了么?我放点血给你吸-激流网

冥币收吗?都是千亿面值的大票不知道饿了么找不找零。

迫于舆论压力,饿了么今天发了个声明,大意是他们会给韩先生家属赔付60万元。这个声明没有解释每年无故消失的20多亿去了哪里,还把跟韩先生家属说难听话的责任推给了所谓的:

生态伙伴。

所谓的生态伙伴是指饿了么的劳务公司。饿了么的两种骑手都是和劳务公司签约,负责招聘专职骑手的劳务公司有的就是饿了么前高管开的,负责招聘众包骑手的蜂鸟众包则干脆就是饿了么的子公司。

20多亿里不情不愿地吐出60万,好大的手笔。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你饿了么?我放点血给你吸-激流网 作者:杨乃悟。来源:星球商业评论。责任编辑:郭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