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昨天我的兼职是一个小时15元,从下午4点30分做到晚上10点45分,算了6.5个小时,一共拿97.5元。 这是一家位于景区的饭店,人均消费200以上,价格高于一般...
  • 每年到了“五一”,所有的媒体上都习惯性地说“劳动者的节日”,都有一些对劳动者的赞颂之词。但不知为什么,听着总觉得很空、有点言不由衷。在漂亮的辞藻下,劳动者的形象仍然苍白和格式化...
  • 其实前后不到一年,我就干了十个多月,在德邦的分拣厂里理货,是长期的夜班,晚上七点到早上七点,每个月休四天。工作地点在广东一个物流园,那里除了德邦,还有京东、唯品会、百世...
  • 插画师:楠神大人 这次疫情让我想起了20年前的下岗。 一 1999年,一个好好的家在下岗的春风里变得支离破碎,手工企业38个单...
  • 青年女工这一群体,是青年文化重要的创造者和传播者。 让我们跟随五位小姐姐,走进她们的精神世界,听听她们是如何看待自己的工作,如何用行动改变自己和周围工友的生活。 ...
  • 厂里的年度体检上写着乳腺增生二级,我也不太当回事。“乳腺增生哪个女人没有啊,小毛病不用管”,我看着体检报告这样想。 第二年的体检报告也是这样,好像还长大了一点点,...
  • 摘要:每个人入职的时候,都会和公司约定一段时间的试用期,简单的来说试用期就是一个双选的阶段,在这段时间不仅公司考核员工能不能胜任工作岗位,员工也同样在观察公司的整体环境与自...
  • 作者施洪丽一出手,带来四位家政工的故事。 请注意到她一开始对那间美好世界的单身公寓出租屋的描写:是那么详细,那么数据化——一个她们称为家的地方。 简...
  • 新冠肺炎的阴影尚未散去,不少地区已经陆续复工。人们正在努力重建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同时,也有一部分人从未离开,始终坚守在岗位上。 疫情之下,劳动者们面临怎样的挑战,又如何应...
  • 谁都绝不会想到,庚子鼠年的这个春节会是如此焦虑且悲壮。线上炽热,线下安静。整个民族又到了万众一心众志成城的时刻。 即使在这个真假善恶齐飞的非常时刻,有些日常的、线下的刚需...
  • 临近年关,在外奋斗一年的打工者们都在陆陆续续置办年货,准备回老家和亲人团聚。但对前快递员小黄来说,这个年怕是不太好过——他在深圳龙华一家快递站工作近4个月,不仅工资一分钱都没拿...
  • 沿着南锣鼓巷的胡同走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又一张婴儿照片,有局部的手或脚,有安稳沉睡或露出腼腆微笑的样子,也有被父母牵着手或换衣服的状态,让人仿佛与照片形成一种连接,被满满的家...
  • 余有德生前工作的区域之一。本文图片由作者提供 10月27日,全国环卫工人节的第二天,余有德被发现死于出租屋里。 余有德是一位很普通的环卫工人,负责打扫天河区...
  • 摘要:今年双十一不抢购,只做日结零工。作者在双十一前夜实地体验了“三和大神”的工作,听听他怎么说。 三和人力资源市场 (本文照片如无说明均为作者拍摄) ...
  • 摘要:”一个极端的连续故意工伤故事很快被泛化为一种城市中产所想象、资方企业代表所厌恶的“工伤讹钱”现象,而那些劳动者的故事却隐匿不见,因为制造生产而被搅进机器的手脚、身体都不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