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俄国革命胜利100周年,这场革命对于马克思主义者意义重大。这是劳动者第一次——如果我们不把1871年巴黎公社历史性的起义算在内的话——夺取政权并建设一个社会主义社会。这一事件具有重大的国际影响,它改变了历史的进程。

国际马克思主义倾向(译者注:La Tendance Marxiste Internationale,作者所在的法国的一个托派组织)将会借此机会,详细地说明这一革命的成因、内在动力和后来20世纪20年代苏联官僚堕落的理由——以及今日我们可以从中吸取的教训,从而推进对资本主义的抗争。我们将会发布有关这一主题的文章、组织公开集会。我们将会捍卫俄国革命,反驳批评它的人——无论是右派还是所谓“左派”——因为这些人以谎言和反动话语(interprétations réactionnaires),用自己的方式来纪念1917年。

时光流转,对俄国革命——更准确的说,十月革命——持有敌意的文章在数量上的比例令人印象深刻。然而,这些浩如烟海的书籍和文章的科学价值却几近于零。原因很简单:这些作者并不想做科学研究,他们只想劝说全世界被剥削的人不要妄想用布尔什维克主义——也就是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和方法来解决他们所面对的问题。

我们可以把攻击俄国革命的言论分为两类。一类是“揭露”和轶事,把布尔什维克领导人描绘成一类人,他们无法无天、厚颜无耻而又嗜血。这一方面的言论爱拿处死沙皇尼古拉二世一家来说事。人们为“血腥的尼古拉”(译者注:Nicolas le Sanglant,尼古拉二世的绰号,这个绰号是与他的双手沾满了国内外人民的鲜血相联系的。他胸襟狭窄,顽固不化,又极端残忍。他在190519日以“工人想摧毁冬宫、杀害沙皇”为借口,下令向彼得格勒请愿的工人群众开枪,当场被子弹打死、马刀砍死和军马踩死的有1000多人,受伤者在2000人以上,其中包括许多妇女和儿童。彼得格勒街头洒满了工人们的鲜血。这就是世界著名的“流血的星期日”。这一血腥暴行激起了人民的极大愤慨,导致俄国1905年革命爆发。而这次革命像晴天霹雳打破了资本主义世界绅士们的酣梦,宣告了帝国主义时期革命风暴的来临。——来自百度百科)和他亲人的命运洒下倾盆大泪,好像一个安分守己的贵族小家庭遭受了无缘无故的残忍对待。同样,在1989年法国大革命200周年的时候,也有历史学家对雅各宾派对路易十六和玛丽-安托瓦内特皇后的对待而流泪。很自然的是,沙皇或者法国国王数不胜数的野蛮行径和犯罪行为却打动不了这些易动感情的灵魂,哪怕是一声叹息。

第二类攻击俄国革命的言论则更为“严肃”:它没有耸人听闻,也抛弃了道德上的伪善,试图达到一种政治上理性的层次。在这类言论中,我们会谈谈其中两种。

  Les « Amis de Février » 

  “二月之友” 

让我们回忆一下,1917年的俄国发生了不只一次,而是两次革命。二月底【1】,彼得格勒的工人群众——首先是妇女——为了抗议饥饿、贫困和帝国主义战争的恐怖而发动罢工、举行示威。沙皇派兵,意图血腥镇压“闹事”。但是通过用士兵的利益来争取和说服士兵,这场“闹事”最终演变成了一场“起义”。227日,革命群众控制了首都——莫斯科人民也随之发动起义。32日,尼古拉二世退位。

二月革命形成了双重政权的格局。社会上层形成了一个“临时政府”,由资产阶级和大地主的代表组成,面对的是由工人、士兵和农民组成的苏维埃——俄语里的意思是“代表会议”。苏维埃系统的代表是选举出来的而且可以被替换,常设机关是“执行委员会”(Comité Exécutif)。布尔什维克——俄国工人运动中的左翼——在二月份的苏维埃中算个很小的少数派。苏维埃以及执行委员会的多数由两个比布尔什维克右的政党控制: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socialistes-révolutionnaires (SR)

尽管他们在口头上坚持革命和社会主义,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的领导层却竭力阻碍人民对和平和农业改革的需求。他们一直支吾其词,犹豫踌躇,最后还是向临时政府和资产阶级政客投诚。另一方面,后者谋划着反革命行动,准备着“秩序”的回归。

这就是资产阶级历史学家发自内心的想法:“二月革命,好!十月革命,坏!”他们指责列宁和托洛茨基在1917年准备了第二次革命——十月的布尔什维克革命。有时候,他们也会承认二月底的政权自相矛盾并不稳定,但是他们断言二月政权至少为未来真正的“民主”(资产阶级的)打下了一个基础。

实际上,这种观点与其说出自对民主的热爱,不如说出自对布尔什维克主义的憎恨。这些历史学家饶恕不了十月革命,这场革命夺走了大资本家和大地主手里的权力,而转移到了与贫农同盟的工人阶级的手里。这种观点认为十月革命扼杀了资产阶级“民主”之花的降临,但却经受不住最简单事实的检验。例如,19178月底,大资本家使出浑身解数支持科尔尼洛夫将军领导的进攻,后者的目的是为了扑灭革命、建立军事独裁。布尔什维克发挥了决定性作用,他们阻止了这场反革命政变的尝试。但这些“二月之友”连提都不愿提这件事!

  Octobre : un coup d’Etat ? 

  十月:一场政变? 

对十月革命持有敌意的历史学家酷爱提到这点:十月革命不过就是一次俗套的“政变”。在20161222日的《新观察家》周刊上,帕斯卡尔•李希在提到十月革命时延续了这一传统:“不过是布尔什维克搞的一次政变”,他却没有用哪怕一个字来论证自己的观点。有趣的是,他的文章却在不同段落论证了——本身无意地——相反的观点。他强调,在列宁4月返俄之后,“经济和军事形势恶化,布尔什维克……和其简单的纲领‘面包、和平、土地’开始赢得民心。”在文章更后的地方,他提到在科尔尼洛夫将军攻势崩溃之后,“布尔什维克思想和他们在城市苏维埃的代表获得了威望”。

李希先生,请你严谨一点!自4月份起,布尔什维克不断获得民心。到了9月底,他们就已经在苏维埃获得了多数——“这是一个民主机构,表达了俄国工人、士兵和贫农的意志。”此外,布尔什维克党的领导层把十月革命——有效控制国家机器——的日子选在了苏维埃第二次大会召开的时候(1025日和26日)。此时的布尔什维克在苏维埃已经是多数派,这给予了他们的起义更大的合法性。十月革命不仅不是一次政变——背着人民搞的一次行动——而是一次堂堂正正的革命,布尔什维克知道,他们拥有决定性的群众支持。

1917年布尔什维克党的一切政治行动都和“政变”风马牛不相及。比如,自7月起,布尔什维克已经赢得了彼得格勒工人中最为先进阶层的支持。这些工人已经耗尽了耐心,希望尽快夺取政权。但是列宁和托洛茨基设法让他们克制住,因为国内其他地区都还没有彼得格勒那么进步。首都之外,还有大批工人和士兵依然支持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列宁坚持道:“我们应该耐心地解释。”在一场“政变”里面,竟然会出现这么奇怪的彼得格勒。”

相反的是,耐心地向帕斯卡尔•李希这种人解释这些是徒劳无益的,因为他们不想理解。他们本能地仇恨十月革命——工人和农民推翻资产阶级的革命。而出于同样的理由我们热爱十月革命——而且我们尤其应该从各种维度充分地来研究它,为即将到来的社会主义革命而做好准备。

【注释】

[1] Jusqu’en 1918, la Russie utilisait le calendrier julien, qui a 13 jours de retard sur le calendrier grégorien (le nôtre). Suivant ce dernier, l’insurrection de février débuta le 8 mars, à l’occasion de la journée internationale des droits des femmes.

1918年之前,俄罗斯采用的是儒略历,比格里高利历(我们采用的历法)要晚13天。按公历换算的话,二月起义爆发于38日,恰好是国际妇女权益日。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俄国革命,100年了!-激流网(来源:女神读书会翻译组。责任编辑:卞融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