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给潘先生下了这个任务呢?潘先生说,郭“对别人的侮辱比对我的还恶毒十倍”,既如此,那位女“别人”都没站出来维权,你一个只被侮辱了十分之一的男人,跳出来咋呼什么呢。不怕越挑越臭?

潘石屹想在北京还是纽约起诉郭某贵?一切都是刚刚开始,希望潘先生硬到最后-激流网潘石屹

每天早晨8点整(当地时间)准时在其纽约豪宅里“报平安”的那个人,这两天消停了一下,说是要花大精力去筹备那个吊了十几亿地球人胃口的全球媒体大会。

恰在这个时候,被哪位郭某贵先生吊打了好几天的潘大老板石屹,终于在今天中午发了一篇博客(嗯,是在财新网博客上),题目是“潘石屹:对郭WG造谣的回应”。

需要说明一下的是,潘先生的文章标题提到那个名字时可没使用字母替代,而是直呼其名的。毕竟那是财新网,应该不会限制他直呼其名。但是我却不敢冒那个险,还是这样处理一下吧。以下就简称“郭”了。

郭是谁,他究竟造了什么谣,知道的无须我多言,不知道的我也不敢在这里说啊——即便敢说也放不出来,放出来了也注定会被举报删除。因此就不说了吧。

但是潘石屹先生的文章,却颇有意思,值得拎出来聊它一聊。在当下社交媒体上充斥着各种宣传、鸡汤、营销、撕逼,看不到几件真新闻的情况下,似乎也找不到什么比这更可资一谈的事了。

潘先生文章一开始就扮萌,说前几天北京总有朋友对他说,郭在网上造他的谣。“北京办公室事情多,我没有太在意这事。临来美国前一晚,有位朋友请客,朋友们都在说此事,都成了一见我面的问候语了……”

于是朋友推荐他翻墙出去看看。潘先生说“好不容易找到了”郭的视频,“但刚看了开头就看不下去了”,因为视频“又臭又长”。这是神马逻辑啊,你都没看下去,怎么知道它又臭又长的呢?

潘先生的朋友们都劝他不要回应。但是他“昨天到了美国,上网方便了”,于是终于把那个又臭又长的东西翻出来恶心了自己一通,发现涉及自己的两处内容“没有一句真话”,遂表示“忍不了这口气,我决定回应”。

潘先生在文章中说,郭“对别人的侮辱比对我的还恶毒十倍,把色情电影的情节安在了有尊严的、高贵的人身上,而且侮辱、欺负了许多其他人”。他笔下的“有尊严的高贵人”究竟是谁,还是那句话,知道的我不说也知道,不知道的我说了你还是不懂。好在潘先生在博文中多次提到那个香艳的名字,有兴趣者可以自己去看。

不过,即便看到了那个芳名,你还是不知所云或不明觉厉,我就木有办法了。这不怪你,也怪不了万里长城。怪谁你自己去想。

那位女领导有没有尊严,高不高贵,本文不做判断。一般而言,既知性又好看双商还很高,且在为人民服务的岗位上能够芝麻开花节节高,能说没尊严,敢言不高贵吗?

但这只是一般规律,有没有特例呢?或者恰恰相反,这些都不过是特例而已,一般规律是……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也许潘知道,也许郭知道——也许郭更知道。潘不是说,“谁都知道郭WG是国家ANQUAN系统的人”么,不是说郭“可以随便的去窃听”么,那么郭应该比你小潘更知道一些真相才对,你又凭什么说郭在“报平安”中恶意中伤了你心目中“有尊严且高贵”的女领导了呢?是你有证据还是他有证据?

真不懂潘先生为什么要写这篇文章。语焉不详,不痛不痒,给人家的感觉好像是很不情愿写的,完成一个任务而已。

然而是谁给潘先生下了这个任务呢?不知道。潘先生说,郭“对别人的侮辱比对我的还恶毒十倍”,既然如此,那位女性“别人”都没站出来维权,你一个只被侮辱了相当于“女别人”十分之一的男人,跳出来咋呼什么呢。不怕越挑越臭?

潘先生在文后呼吁“所有被郭WG造谣的受害者都能出来辟谣,都来发出自己的声音,要拿起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的权利,捍卫自己的尊严”。最后他庄严宣布:“我们决定要向法院起诉。”

这真是太好了。作为屁民,我非常希望看到潘先生去起诉郭。那样的话,郭一定会原形毕露的。但问题又来了:去哪里起诉?

这确实很棘手。既然郭是“国家ANQUAN系统的人”,也即国家的特勤人员,同时又是国家的“红通”人员,这人太复杂,知道的事情太多,你想在国内的任何一家法院起诉他,恐怕都立不了案。

况且,他现在是不是中国人都不知道。连他自己都说“拥有多国护照”,按照中国不承认双重国籍的一贯政策,他为了国家,早已放弃我国国籍了。更何况他现在人在米国拒绝投案。

那么,对于最近被郭某贵恶意中伤的数量庞大的男女领导、老中青领导和有钱人群体来说,潘先生应该呼吁他们组团去纽约人民法院起诉郭才对。这是唯一可行的路径啊。

潘石屹既然已在美国,何不趁机把这件大事给办了?一切都是刚刚开始,潘石屹同志任重道远,好自为之。预祝潘老板马到成功,为国争光。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潘石屹想在北京还是纽约起诉郭某贵?一切都是刚刚开始,希望潘先生硬到最后-激流网(来源:TVinsider。责任编辑:卢淼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