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剧变的时代,总是穷人受苦最深。

在本章,我们叩问苦难。您将读到的11篇报道,是中国2015-2017年的一份不完整环境灾难记录:“爆表”雾霾、狂暴风灾、滔天洪水、废液吞噬的大地、被砷折磨的村民、危险的出海、凶猛的坍塌、消失的牧场、商场中的海洋馆……苦难总是骤然降临。

在这里我们叩问苦难-激流网江苏阜宁龙卷风过后

2016年6月23日,江苏阜宁天现异象,刺眼的火红光团两三分钟后变成一团黑色气团,随即龙卷风的吼声铺天盖地,裹挟着冰雹、泥沙呼啸而来,瓦片、树枝、家禽在空中乱舞。十几分钟后,村庄已是一片狼藉。难以找到完整的房屋,难以找出一片完整的瓦砾,大树连根拔起,好像世界末日。截止6月24日第一轮搜救结束,龙卷风灾害造成98人遇难,846人受伤。风灾带走的,多是留守的老人和孩子。

有的苦难却是人祸。

镉黄、浅绿、蓝黑——大块撞色的大坑出现在春草初生的农田里,其中容纳的,是工业危险废弃物废酸,含有钴、钛、铬、砷等重金属元素。2017年4月20日,河北廊坊南赵扶村的一个约17万平方米的渗坑,在阳光的照射下,废液如铁锈,污泥成银带,平铺耕地中央,散发着腥酸味道。

仅仅因为正规处理成本过高,违法成本过低,相当多的中小企业便将危废排向大地,哪管它不可降解的致癌物,哪管它对河流地下水的严重污染,哪管它对他人和生物的灭顶之灾。

在华北平原,这样的废液渗坑并不少见。虽然河北一直没有公布渗坑的确切数据,但环保人士估算,河北排污渗坑总数恐达数百上千。

2017年以来,南赵扶村村民因罹患癌症“死了一连串”。两个十多岁的孩子令村卫生院医生王峰印象最深:一个死于骨癌、一个死于鼻癌。

承受类似苦难的,还有湖南省常德市石门县。雄黄矿曾给当地带来经济效益,也带来极大的污染,含有砷、硫酸等剧毒物质的大量废气、废水、废渣无节制地排放。当地的慢性砷中毒者终日忍受折磨,皮肤疼痒难耐,脓水横流,生不如死。

而惊天动地的洪水也远未结束。2016年7月,不到一周的时间内,南京、合肥等多个城市的马路变河道。武汉更是瘫痪了,城区变泽国。什么导致了武汉逢雨必涝的命运?目前许多容易发生道路积水的区域,过去是湖泊。上世纪50年代初,武汉市七个主要城区共有大小湖泊127个;经过几十年粗放的天湖造成运动,目前仅存38个,其中真正专用于调蓄雨水的湖塘,只有5处。在武汉,没有一个湖泊是因自然因素消失的。

苦难真的从天而降。

在这里我们叩问苦难-激流网丰城电厂施工平台倒塌事故

2016年11月24日,江西省丰城电厂三期扩建工程的的冷却塔施工平台坍塌,十几秒内,夺命74条。大约2000块模板、刚打的钢筋、脚手架、防护网瞬间掉落。电梯摔得扭曲,钢筋、钢管上,沾着人的头皮,尸体惨不忍睹。

电厂由河北亿能烟塔工程有限公司城建,这次坍塌,是亿能在过去十年间数次夺命施工事故中最严重的一次。工友的推测与官方调查结果吻合:崩塌悲剧的祸根是“压缩工期、突击生产”。原来,为了撵工期,亿能烟塔的木工拆模时,下面的混凝土还没有凝固,这是平台崩塌的直接原因。

遇难工人生前曾参加过公司的“协力奋战一百天”动员大会,给本已紧张的工作节奏再提速。往往是打灰工打到工作量的三分之二,通知钢筋工上;钢筋工干到三分之二,通知木工上;木工干到三分之二,通知打灰工上。工人们早起贪黑,一天10个小时,时常加夜班,甚至干通宵。

罹难的74名工友中,有10名木工来自河北邯郸成安县李家疃镇白范疃村。倒塌的,都是村中家庭的顶梁柱。

有的人虽活着,却与死神相伴。

在浙江省舟山市岱山岛,几乎每一家都曾有亲戚死于海上捕鱼。据不完全统计,仅在2016年5月就至少发生14起渔船翻沉事故,3人死亡,71人失踪,另有数艘渔船伤亡不明。这意味着,在中国近海海域,平均每天至少有2名渔民消失在茫茫大海中。

为什么每次出海都是拿生命冒险?中国虽是全球最大的渔业大国,但在渔船管理上九龙治水、权责不明。基层渔政人手不足、执法渔政船设备落后。在海洋捕捞的高风险之下,中国渔民并没有得到相对应的福利和回报。

这里展现的不仅有人类的苦难,还有动物的苦难。北极熊、白鲸、海狮、海象等多种大型珍惜生物,从自己的家园被带到中国广州,关在繁华中心商场的海洋馆。为了满足人类的兴致,它们不得不在全封闭的狭窄空间里,忍受孩子们的尖叫声和哭闹声,家长们的吆喝声和训斥声,循环往复,无处躲藏。

从广东到北京,从内蒙到浙江,遍布全国的环境灾难撕裂了大地,更撕开了人心。一场场深重苦难的背后,多少是天地无情,多少是制度障碍、人心贪婪?

内蒙古额济纳旗达来呼布镇南偏东方向约22公里的严重沙化地区,孤立着黑城遗址——古丝绸之路北线上现存最完整、规模最宏大的一座古城遗址。在周边沙化的侵蚀下,许多遗址已埋于沙下。

额济纳旗北部的居延海,曾经水量充足,水域宽广,水面最大时约占大半个北京城。

好景不长,在人类无序的开发下,居延海两个湖泊的萎缩加速,西居延海于1961年干涸,东居延海则于1992年干涸。两个巨大的湖盆,今日成为中国西北地区的风沙源之一。

当年的水草丰茂已成莽莽黄沙。不变的是其上的星空,多如海沙。

苦难是生命的难题,苦难举着扩音器,呼唤人悔改,使人谦卑。仰望星空,我们继续在黑暗中寻找光亮和安慰。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在这里我们叩问苦难-激流网(作者:赵晗。来源:刻真。责编:毕非)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