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挖:小商小贩与城管的”仇恨根子“究竟在哪里?-激流网(来源:见水印)

我最早注意到城管和小贩激烈的对抗矛盾,还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那时以北京城管和小贩的矛盾最突出,之后北京城管最有名的一件事,就是他们的实务培训教材中那句“脸上不见血,身上不见伤”,一时舆论大哗,纷纷指责城管太残忍,任凭北京城管和有过方面砖家如何解释也不管用,毕竟,社会观感对城管没有好印象的时间太长了。

对城管,我一直以来印象也是恶感,现在好感也不多,这个队伍似乎就是个大染缸,好人进去不久也就看起来很那么不像好人了。

城管似乎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才有的词,难道之前中国社会对城市流动商贩就不管理吗?

这方面,我掌握的材料确实不多。

有幸的是,家有一宝,有个见多识广的奶奶,她的子女,我父亲、伯父等,都被她老人家培养的都非常实干也很志气。

奶奶很疼我,经常和我说一些解放初前后的事情,一次说到奶奶那边的一个老亲,她同辈的弟弟,1949年前后,家里状况很不好,老人不在了,就自己弟兄一个,生活有着没落,于是来找奶奶商量讨主意,自己想出去闯闯,正好有个机会去天津,奶奶说,那就去呀,大地方机会多,去吧,不错的主意,于是这位老亲就去了。后来,居然在天津进入公职机关了,在工商管理部门,主要做市场管理。那时,他还经常回来看看我奶奶,说说体己话。奶奶说,你当干部了可别难为那些摆摊卖东西的,有本事谁摆摊呀,都是苦处过来的人。老亲皱皱眉,说,没办法,有时候真没办法,占道了让他们走他们不走,该去哪里摆摊让他们去他们不去,领导盯着呢,事儿等着呢,逼得紧呀,遇着实在不开面的,狠着心也得踢翻他们的摊子。奶奶吓一跳,说,你真下得去脚哇?老亲说,事儿逼的,还有领导盯着,你心里再不是滋味儿也得踢呀!

听了奶奶这话,当时就给我心里一个极大的震撼弹:过去原来竟然也有这样的事儿!

我心里窝的慌,怎么也不能说毛泽东时代和邓小平时代这方面是历史相通的吧!

一窝就是将近二十年,无解。我相信我奶奶,但是我又真没法解释这过去曾有过的管理者暴力对待小贩的情况。

大学毕业进城参加工作后,这个时期,城市开发渐渐加快了,新大楼、新住宅一栋接着一栋,一个小区一个小区比邻而居,城市比过去漂亮多了,居民的生活环境确实比过去舒适多了,但是与此同时,耳边听到的这座城市中城管和小贩的矛盾也越来越多了,而且愈发激烈。

这个地级市有段时间农贸市场是很多的,大拆大建后,原有农贸市场基本都销声匿迹了,代之的都是新大楼新小区。小商小贩没处去,只能占道摆摊。开始没多少人管,毕竟民不告官不理是常态,渐渐地占道占得居民上下班出行都严重不方便了,不久市长热线就给市民反映电话打爆了,于是,市容整顿治理大行动开始了,小商小贩给清得一干二净,几个不看头势的漏网之鱼,往往很快也会被城管二次清理中赶走,整个市容确实大变样,商贩一片哀嚎,市民拍手叫好。

于是新的矛盾又出现了,市民买菜买小东西不方便了!

过去还有国营菜店,虽然不太方便,毕竟路近的还算方便,这时候都改没了,总不能每天买个菜买个小磨香油买个小零嘴也进大超市吧?进出一趟就是至少十几分钟,上下班的人功夫耽误不起,更何况这大超市的菜还多半不是最新鲜的,小磨香油还未必就有,小零嘴更不容易见到!

于是,新的一幕又出现了,城管清理小贩,旁边市民在给说好话,这小商小贩也挺不容易的,更何况我们方便呀,你们能高高手就高高手吧!这边城管苦着脸,你们说的轻巧,我任务就是清理占道经营,领导压着头呢,我不清理,领导能饶得了?市长能饶得了我们领导?

一来二去,这样久了,潜规则就诞生了:每天早上几点前,下午几点后,商贩占道摆摊,城管基本不管;商贩占道只要不太阻碍交通出行,城管基本不管;遇到市容整顿或者领导出行检查,城管提前通知商贩第二天不准上街摆摊,谁不听招呼别怪手狠。

即使有了这样的潜规则,城管小贩拉仇恨的事情依然层出不穷。

市民们一边骂城管太没人味儿,一边骂小贩占道太让他们出行不方便。

没有正规则,只有潜规则,联系奶奶说的事情,联系城乡发展情况,联系历史现实,我忽然有点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我们的城市从一开始就把地基盖歪了,这城市其实不是让老百姓住的,它缺少人民性!

不是吗,我们的城市建设,什么时候真正考虑过人民的衣食住行呢,特别是食的方面,差不多一直考虑是很少的,其建设方式,不是认为人民是不吃饭的,就是认为住楼房的人都该是有钱有闲到高消费场所享受的,哪里考虑过这人口的最大多数——上班族的一日三餐等切实需要呢?

对城市最大多数人口的日常消费考虑不周,必然是高楼林立之下没有市民和小商小贩的贸易位置!

忽然想到,解放前,旧中国时代,即使城市,能住楼房的也是少数人,有钱人,他们的生活消费需求是由家里做饭的老妈子外出购买解决的,自然只考虑楼房周围的市容,小贩在这里卖东西也没有太多利益自然不来,加上警察驱赶,自然看起来是上等人居住的地方。

而新中国成立后,我们具体的城市建设者和管理者,显然考虑小市民和商贩的贸易需求也是很少的,楼房林立的同时,同样没有小商小贩存在的位置,而小市民的需求,又决定了小商小贩必须存在,如此,市民、小贩、城管,三方的相爱相杀就是必然了!

这就是说,我们的城市建设是非常官僚主义的,是延续了旧社会楼房给上等人住的传统模式的,我们的“老爷”们,显然不是把广大市民都当成了旧社会的“上等人”,就是当成了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

我们住的都是官僚主义的城市,这个城市是严重缺乏人民性的,这才是全部问题的根源!

城管小贩矛盾,本质是这城市极度缺少了人民性这一环的表现,缺少程度越大,自然矛盾越激烈!

显然,动根本,改造城市建设的根本,补上城市建设的人民性这一环,既是当务之急,也是长远之计。

那么,眼下该怎么做?有长远也该有当下呀,当下的脚步都迈不开,长远的路又怎么可能走?

办法就在小商小贩身上,他们是官僚主义城市最深重、最苦难的受害者,正像最苦难的工人阶级才是资本主义社会的掘墓人一样,城市最苦难的生存群体小商小贩也是官僚主义城市的掘墓人。

难道学夏俊峰,个人的鲁莽行为,不具有阶级的积极意义。

阶级,是群体斗争意识的体现,表达方式,首先就是组织起来。

管理者的官僚主义管理失效,就在于被管理者成为了自觉的有组织群体。

小商小贩的小联合、大联合,才是促进城管改进野蛮工作方式的根本动力。

小商小贩的小联合、大联合,才是促进城管队伍去污名化、去社会沉渣汇聚的根本动力。

小商小贩的小联合、大联合,才是教训和教育官僚主义城市管理者的根本动力和最大动力。

小商小贩的小联合、大联合,才是改造这官僚主义城市,实现人民城市人民建人民管的最大历史动力。

有了自觉争取自身合法权益的小商小贩,才会有主动争取自身合法权益的城市市民。

小商小贩的构成,除了乡村农民,另外一个最大群体就是下岗工人,当他们都学会“组织起来”这个法宝后,见效后,下岗工人也才容易有样学样,自觉维护自身权益的困难现状也才能得到根本和有效的改变。

组织起来,才是力量,看看通钢,为什么蛇吞象的侵吞工人阶级合法财产的游戏会失败,道理也在这里。

人民城市人民建!

只有组织起来,这个世界才是你的也是我的,才是具备了彻底改天换地的基础的。

而这法宝,也是毛泽东生前谆谆教诲和交给我们的,他的思想中占有极高历史地位的一句话就是:

组织起来!

为了更好地服务关注激流网的老师和朋友,特开通激流网会员办理通道: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挖挖:小商小贩与城管的”仇恨根子“究竟在哪里?-激流网(作者:万象真人。乾坤纵谈。责编:毕非)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