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家通过剥削起家,用不义之财,开了工厂、商店、银行、矿山等等以后,他最初的那点儿资本,就跟滚雪球似的,越滚越大,家当成百倍、成千倍,甚至成万倍地往上长。有个资本家,一九○一年在江苏省无锡地方开了一家面粉厂,最初只有六千块钱的资本。可是三十二年以后,他竟然发展成一个有十几家面粉厂和九家纺织厂的资本家了,资本由原来的六千块增长到两千九百多万块,比原来多了四千八百多倍。

资本家的家财这么源源不断地往上长,是啥原因呢?他们发财致富的秘密在哪儿?

资本家为了骗人,大扯其谎,说什么他之所以能发财,是因为他有钱,有机器,有矿山。他们说:“钱能生钱,利能滚利”、“机器就是摇钱树,矿山就是聚宝盆”、“是机器生产出商品,给我带来了利润”,……

是这样吗?鬼话!

大家都懂得这样一个道理:社会上的一切财富,都是工人和其它劳动人民凭劳动创造的。机器也好,矿山也好,本身都是死东西,是创造不出财富来的。如果没有工人开动机器,机器就不会生产出产品让资本家拿去作商品卖;如果没有工人开矿,矿产不过是埋在土里边的东西,是不会给资本家生财的。至于钱,资本家如果不拿它们作为资本,去雇工人,买机器,办厂矿,开商店,而把钱锁在柜子里,也决不会给他们带来什么利润。一句话,资本家的万贯家财,包括他们吃的、穿的、用的、住的,全都是工人和其它劳动人民创造的,资本家是靠了剥削工人和其他劳动人民发财的。

资本家害怕拆穿事情的真相,找一些帮他们说话的人叫嚷着:“资本家‘给’工人工钱,就是工人劳动的报酬,资本家没有剥削工人。”

资本家更是大喊大叫:“工人做工,我‘给’了工钱,这完全是‘公平交易’,我没有剥削工人。”

工钱,真的是工人劳动的报酬吗?工钱,真的是资本家“给”工人的吗?工人拿了工钱,真的就没有受剥削了吗?

不。工钱不是工人劳动的报酬,而是工人在旧社会被迫出卖劳动力的一种价格;它更不是资本家“给”工人的,而是工人自己用劳动创造出来的财富当中的一小部分,资本家就是用付工钱作为手段来剥削工人的。

为什么这样说呢?

最不公平的买卖

让我们先来看看资本家是怎样用付工钱当外衣,掩盖他们剥削工人赚钱发财的本质吧。

是的,工人给资本家做工,资本家是付了工钱的。乍看起来,一个做工,一个“给”钱,好象工人的劳动,已经得到了报酬,看不出有什么不公平的地方。可是我们追问一句:

“工人给资本家做了多少工?资本家付给了工人多少钱?”问题就在这儿。

工人给资本家做工,资本家付给工人工资,这在旧社会,实际上是在做一笔买卖劳动力的生意。工人被贫困的生活逼得没有办法,不得不把自己的劳动力卖给资本家,资本家当作买一件商品那样用钱(工资)买下工人的劳动力。可是,资本家花了多少钱买下工人的劳动力呢?很少;而工人所创造的价值,要比他出卖劳动力的价格多得多。所以说,工钱并不是工人劳动的报酬,而是资本家买工人的劳动力所花的价格;资本家所花的这个价格,也不是资本家“给”工人的,而是工人自己劳动创造的价值当中的一部分;资本家叫嚷说什么这是“公平交易”,那是十足的胡说,其实是最不公平的买卖。

这只要举个例子,就可以看得很清楚。一个在资本家制帽厂里做工的工人,他每天干十个钟头的活,生产五顶帽子,工资是两块钱。可是这个工人一天十小时生产的五顶帽子,按照市面上的价格,能卖十元钱,扣掉做五顶帽子所花费的各样成本、工具折旧等等六元钱以外,还有四块钱的纯利,这就是这个工人一天所创造的价值。

这个工人一天十小时创造了四块钱的价值,自己只拿到两块钱的工资,剩下的两块钱就被资本家剥削走了。

这个工人一天干十个钟头的活,创造四块钱的价值,而他自己所拿到的两块钱工钱,只要他干五个钟头就能得到,剩下的五个钟头,算是给资本家白干了。工人给资本家白干的这段时问,在革命理论书上管它叫剩余劳动时间;工人在剩余劳动时间里边所创造出来的价值,管它叫剩余价值。资本家就是靠剥削工人剩余价值发财的。

在旧社会,资本家对工人剩余价值的剥削,非常残酷,一般的至少也是一半对一半,就是说,工人干一天活,有一半时间是剩余劳动时间,给资本家白白地生产剩余价值。个别的甚至残酷到叫人不敢相信。广西栗木矿区有几个老矿工,给资本家算了一笔剥削账:解放前,矿上的工人,一个人一天要干十五个钟头的活,最少要生产五斤矿砂。五斤矿砂最少值十五块钱。而矿工的工钱,每天却只有两角。这就是说,一个采矿工人一天干十五个钟头的活,剩余劳动时间就占了十四个钟头零四十八分钟;一天创造十五块钱的财富,剩余价值达到十四块八角钱。你看,解放前资本家对工人的剥削多么凶狠!

看到这里,你一定很气愤:这太不合理了,真是一笔不公平的买卖。

有的青年可能产生这样的疑问:在旧社会,工人出卖劳动力,既然是象卖商品一样,那么资本家出的买价这么低,工人就不会抬高卖价吗?要不,我不卖不行吗?

要知道,在万恶的旧社会,社会上的生产资料,都被剥削阶级所霸占所利用,在它们残酷的剥削和蹂躏之下,到处都不断有破产和失业的劳动人民出现。特别是农民,遭受地主富农的残酷剥削和压迫,大批破产,千千万万的劳动力,到处流浪。他们在街头上,白天黑夜地拼着很长很长的队,等人来买自己的劳动力。资本家趁人之危,在招工的时候,就跟买“破烂东西”一样,随便挑拣,随便压低价钱。你嫌价格太低不愿卖吗?行,市场上等着出卖劳动力的有的是。你想想,在罪恶的旧社会,出卖劳动力的工人,能卖得上价钱吗?不能。

利润滚滚万骨枯  ——资本家怎样剥削工人?-激流网在旧社会,成千上万的破产农民,背井离乡,流入城市,出卖廉价劳动力。图为一八九八年在汉口码头等工作的失业者。

卖不上价钱怎么办?不卖吗?也不行。因为失业的威胁更严重。资本家就利用这一点,尽量招工人,使工人阶级经常处在饥寒交迫之下,更便于他们不断地加重剥削。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资本主义的剥削制度是多么残酷了。表面上看,它没有人身束缚,工人跟资本家的关系,好象是自由的劳动力的买卖关系,谁也没有强迫谁。可是,如果我们剥开它的外皮,看看骨子里边的东西,就会发现,什么“自由”啊!只不过是骗人的鬼话。在资本主义制度底下,工人只有挨饿的自由,失业的自由,贱价出卖自己劳动力的自由。而资本家却拿“自由”当作招牌,掩盖他的极其野蛮、极其残酷的剥削行为。它用一根人们眼睛看不见的绳索,把工人捆绑得死死的,强迫工人不得不“自由”地把自己的劳动力送上门去,贱价卖给资本家,从而“自由”地忍受资本家的剥削。

现在,我们把资本家发财的秘密揭开了:原来资本家剥削工人,主要是用十分便宜的价钱,把工人的劳动力买下来,然后剥削工人在剩余劳动时间里边所创造的剩余价值,从而使自己发财致富。

既然资本家是靠剥削工人剩余价值发财的,那么,工人的剩余价值越大,资本家发财不是也越大吗?一点儿也不错。所以资本家为了多赚钱,发大财,总是想尽办法,增加对工人剩余价值的剥削。

他们都用些什么办法加重对工人剩余价值的剥削呢?

两种主要剥削手法

资本家加重对工人剩余价值剥削的手法很多,最主要的有两种:一种是延长劳动时间,一种是提高劳动强度。

延长劳动时间,是资本家最常用的手法。他们常常把工人的劳动时间延长到十二小时、十四小时、十六小时,甚至更长。反正为了多从工人身上榨到油水,他们恨不得叫工人一天干二十四个钟头最好。所以在旧社会,工人的劳动时间非常长。一般的工厂、矿山,工人每天最少也得干十二个小时,有的是十七八个小时,还有的根本就不一定,反正是逼着工人死干。人们说,那时候的工人是“上工不迎日出,下工不送日落”,真是一点不假。随便举个例子,河南省漯河市早先有个华信烟厂,烤烟工人每天都得在温度很高的房子里,一连干上十七八个钟头,逢年过节生意好,就更不用提啦,白天黑夜地干。在这样没有休止的劳动中,工人的身体当然吃不消,不少工人干着活就晕倒了。如今还在这个厂子做工的老工人敬文升,就是在一九四五年腊月里,被资本家逼着连明带夜地干活,昏倒在火堆上烧伤两腿成了残废的。

利润滚滚万骨枯  ——资本家怎样剥削工人?-激流网图:这是解放前上海恒丰纱厂资本家记事册的一页。上面写着:“浆纱甲班男工三○○三号张阿二为昨晚延长工作之后,……晕倒水缸上。”

资本家除了公开延长工人的劳动时间,榨取工人血汗以外,还背地里想出好些坏点子来延长工人的劳动时间。比方有些资本家用提前上工,推迟收工的办法来延长劳动时间。解放前,哈尔滨有个万盛东铁工厂的资本家,名义上规定工人每天干十二个钟头的活,夏天中午有两个钟头的“压火”休息时间,可是一到这时候,资本家就把表针朝前拨,工人端上碗,刚吃了几口,就到下午上班时间了;赶到冬天打夜班,资本家又把表针往回拨,天都大亮了,老板的表才五点多钟。工人们每天都得给资本家多干两三个钟头的活。还有的资本家用强迫加班加点的办法来增加工人的劳动时间。比方解放前,呼和浩特市有个“绥远毛织厂”,工人每天上下工都是两头黑,根本就没有什么星期天、假日,就是这样,资本家每半个月,还得强迫工人白白给他加八个钟头班。

资本家不顾工人死活,拚命延长工人劳动时间,工人当然不答应,常常联合起来跟资本家作斗争。解放前,我国工人阶级,为了缩短劳动时间进行了许许多多英勇的斗争。在工人阶级坚持斗争下,资本家有时也不得不把工人的劳动时间缩短一点;再说,一天满打满算,也只有二十四个钟点,尽管资本家恨不得一天要工人干上二十五个钟头才甘心,但是实际上却是办不到的。所以,资本家用延长劳动时间来加重对工人剩余价值的剥削,虽说是个顶省事的办法,但是,由于工人的坚决斗争,由于生理条件的限制,资本家延长工人的劳动时间,还是有一定限度的。

可是,贪财如命的资本家是不满足的,又想出了另外一套加重榨取工人剩余价值的鬼点子,这就是提高工人的劳动强度。

提高劳动强度,就是在不延长工人劳动时间的情况底下,尽量逼着工人多干快干,从相对的方面来延长工人的剩余劳动时间。打个比方说,有个工人一天干十小时的活,能做六双鞋;如今资本家强迫他提高劳动强度,十小时里边就做了九双鞋。表面上看起来,劳动时间还是十个钟点,实际上却等于干了十五个钟头的活计。剩余劳动时间延长了五个钟头。

资本家提高工人劳动强度的鬼点子特别多。有的在规定的干活时间里,不让工人喘气。解放前有好些工厂,连工人吃饭时间都不给。比方安徽省芜湖裕中纱厂,工人上工以后,要一气干上十六个钟头,中间根本不休息。工人从早熬到晚,肚子当然很饿,只好一边干活,一边偷着吃自己带来的冷饭。车间里飞来的棉花末子,一层一层地盖在饭上,工人也顾不上拣掉,连饭带棉花末子一起吞。

有些资本家为了让工人抓紧时间干活,还不让工人拉屎屙尿。可是工人有屎有尿总不能不拉呀!刻薄的资本家就想了许多坏点子,来限制工人上厕所。有的把厕所锁上,几个钟头开一次;有的规定工人上厕所要向工头领牌子,百把工人的车间才只有两个上厕所的牌子,有些女工要上厕所,还得让女监工摸小肚子,女监工认为不胀,就不准去。

利润滚滚万骨枯  ——资本家怎样剥削工人?-激流网图:这就是解放前上海英美烟厂资本家限制工人上厕所用的牌子

资本家还常常用提高劳动定额和减人不减活的办法,来进一步提高工人的劳动强度。比方解放前河南省周家口有个蛋厂,原来规定每个工人每天打蛋八百五十个,工资是两个铜板,这已经使工人够累了。可是资本家还嫌工人干得少,后来规定每个工人每天要打蛋一千一百个,工资还是两个铜板。工人的劳动量增加了四分之一,工钱还是那么多,资本家从这当中,又多剥削了工人一层。广东省有个瑞玉陶瓷厂,那里的窑灶工人,本来是六个人负责一个窑,资本家为了加重剥削工人,每个窑上硬减了三个人,活儿还跟往常一般多。这就是说,三个人要干六个人的活,劳动量加了一倍,而资本家却可以少开支一半人的工钱,从三个工人身上,刮到了六个工人的油水。

资本家除了用这些办法提高工人的劳动强度以外,还常常采用新机器,来提高工人的劳动强度。比如有些工厂,为了加快生产,采用了新机器,生产时候,尽量把车轮转动的速度加快,看车工人的眼睛、手、脑筋都得跟着车轮飞快地转动。工人这样紧张地劳动一天,生产出来的产品当然比平常要多得多,资本家从工人头上剥削到的剩余价值当然也就更多了。

这样紧张而沉重的劳动,工人的身体怎么吃得消呢?所以在旧社会,成千上万的工人,因为劳动强度太大,经常有被活活累死的。浙江省湖州有个乾昌米行,有一天来了五千石稻谷,老板逼着工人在几个钟头卸完。每个人每回要扛一百五十多斤。工人刘阿大,从早上三点钟不停地干到下午,累得眼里直冒火星。当他扛到最后两袋稻谷的时候,刚迈腿,就摔倒在地,口喷鲜血,活活地被累死了。象这样被资本家活活折磨死的,在旧社会,是非常多的。

数不清的剥削花样

资本家剥削工人,除了上面说的两种主要手法以外,还有许多剥削花样。下边我们拣最常见的说说。

尽量压低工资

在旧社会,工人的工资非常低。拿一九二九年上海一些纺织厂工人的工资来说,男工每天平均才五角五分钱,女工每人平均才四角五分钱,童工每人平均才三角钱。可是那时候,一石米就得十来块钱,一个工人辛辛苦苦,没明没黑地给资本家干一个月,只不过挣到石把米钱。这且不说,十几年以后,到一九三八年,物价涨了好几倍,可是工人的工资,反而减少了。根据一九三八年十一月上海一家叫“同兴纱厂”的统计,一个粗纺部的男工,每天最多的是四角八分钱,最少的只有四角钱。这么一来,工人连一张嘴都顾不了啦。

随意罚款

旧社会的工厂、矿山和商店,普遍实行一种“罚扣制度”,动不动就罚工人的款。比如解放前北平电车公司,为惩罚工人规定了一百三十九条条例,内中罚款一项,就占了四十条。资本家凭着自己随意定的罚规,随便罚扣工人工资。工人辛辛苦苦干一个月,本来钱就不多,左罚右罚,就没什么了。

利润滚滚万骨枯  ——资本家怎样剥削工人?-激流网图:这是解放前上海德大纱厂“罚例”的一部分。其中规定,随意倒水罚三分,在窗口向外看罚五分……

更叫人气愤的是,有时候资本家还故意无事生非,找工人的岔子,借故罚工人的工资。解放前,北平电车公司在一个月里边,就有三十来个工人挨了罚。挨罚的“理由”是什么呢?随便抄几条你看看吧:

“售票员工50号下班后乘二路25号车到公司交账,不按上下车规定,由后门下车,罚款一元;

排车员226号,身穿制服大衣,内衬长大便衣……有碍观瞻。罚洋一元;

司机生9873号下班乘车,钮扣没扣、少扣。……各罚款两角。”

这些能算什么“理由”啊?这些都是资本家“罚款条例”上所没有的。只因为资本家看着工人不顺眼,想多剥削工人几个钱,就硬从鸡蛋里头挑骨头。当时工人辛辛苦苦干一天,最多的工资也才六角钱,这一罚,好几天就等于白干了。

公开克扣

资本家还经常公开克扣工人的工资。一九三九年前后,上海许多纱厂,就有这样不合理的“规定”:发工资都以元为单位,不到一元的零头工钱,就不发了。有个工人,半个月里边做了五块九角钱的工资,按照资本家的“规定”,只发给他五元。浙江省宁波地方有个和丰纱厂,还规定:工人的工资都要打个折扣,一角一分折成一角,一元一角折成一元。有个工人叫余阿青,进厂十三天,按他的工资应该拿一元零四分,可是厂里一折算,说他的工资不满一元一角,没法折成一元,结果左折右折,只发给他八角三分钱。凭空就被资本家剥削走两角一分钱。

名义上加钱,实际上减钱

大家知道,钞票是只能进行交换的,它本身既不能顶吃,也不能顶穿。如果钞票买不了啥,等于一张彩色画纸,没啥用途。

在旧社会,反动政府滥发钞票,钞票最不值钱。解放前夕,买几斤米,就得使车子拉钞票,用钞票擦屁股,比买擦屁股的草纸还上算。物价一天一个样,一时一个样。拿一九四九年浙江湖州地方的米价来说,四月二十一日,是一百万元金圆券一石,两天以后,涨成一百七十万元一石,第二天,又涨到一百九十万元一石。今天够买条裤子的钱,明天说不定连双袜子也买不到,后天说不定只能买到一合火柴。

资本家利用物价上涨,用降低工人实际工资的办法,进一步对工人进行剥削。他们在月初把工资讲定,到月底发钱。你想,在那个物价象断线风筝一样上涨的社会里,一个月以前跟一个月以后,物价该差多远啊!

有人问;工人的工资不会跟着物价涨么?

不错,有时候,资本家在工人坚决的斗争下,也不得不给工人加点工资。可是不管加多少,工资总是远远赶不上物价涨得快。比方说,一九四七年十二月,上海工人的工资,比十年以前增加了六万八千二百倍,可是物价却比十年以前涨了十五万倍。表面上看起来,工人的工资加多了,实际上呢,比起十年前还降低了一半多哩!

强迫工人“储蓄”

在旧社会,不少工厂都设有所谓“储蓄部”,专门办理职工的“储蓄”。嘿,“储蓄”?多好听的字眼儿,其实呀,这是资本家剥削工人的又一个花招。

在旧社会,资本家跟资本家,是个“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关系。大资本家跟中小资本家,这个资本家跟那个资本家,都彼此暗算,勾心斗角。你想吃了我,我想吞了你。中小资本家为了爬上大资产阶级的地位,就拚命想鬼点子剥削工人,扩大资本。大资本家呢,一心想要吞并别人,就千方百计地加重对工人的剥削,增殖财富,利用雄厚的资本来把别人挤垮。总之,所有这些大大小小的资本家,为了保全自己,吞掉别人,都挖空心思,想出种种恶毒的花样,从工人身上打主意,加紧榨取工人的血汗。

就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一些资本家编了一套骗人的鬼话,让工人参加他们的“储蓄”,把工人用来维持最低生活的钱,硬扣下一部分作为“储蓄金”。这样,既增加了一笔可以运用的资金,又节省了向银行借钱所要支付的利钱。资本家就这样用工人自己的血汗钱来剥削工人。

利润滚滚万骨枯  ——资本家怎样剥削工人?-激流网图:资本家常常把工人用来维持最低生活的钱,硬扣下一部分作为“储蓄金”。看,这就是过去安源煤矿资本家发给工人的“存饷证”。

用新工人替换老工人

资本家还常常用解雇老工人,招收新工人的办法来进一步搜刮工人的血汗。

老工人入厂时间长,工资一般的比较高,用新工人替换老工人,能少开支一笔工钱;老工人在常年繁重的劳动下,身子骨都被资本家折磨垮了,而新工人年轻力壮,能给资本家干更多的活,赚更多的钱;老工人有一定的阶级觉悟,人也比较熟,不甘当资本家的牛马,经常跟资本家“斗”,而新工人刚入厂,斗争经验不多,比较好管理。所以在旧社会,工人干到一定的年头,就有被赶走的危险。比如解放前,上海有一家纺织厂,从一九三三年到一九三五年,每年都要解雇百分之三十到百分之七八十的老工人。资本家用解雇老工人,招收新工人的办法,从工人头上又多榨取到不少的血汗。

白占学徒的工钱

资本家剥削工人,最划算的是招收学徒。因为学徒名义上是学手艺的,不是正式工人,资本家根本不用给工钱。

旧社会的学徒工,受资本家的剥削非常惨重。他们在进厂时,香烛拜师,签订关约书,保证听资本家管教。关约书,实际上是学徒工的卖身文契,一般的上面都写着:学徒要学三年到五年,才能满师。满师以后,得给资本家帮忙几年,作为报答学手艺的代价。在学徒和帮忙期间,不能随便离开厂子。生了病,资本家不管,因工伤亡,资本家也不负责。有的甚至写上“打死勿论”的字样,就是说资本家把学徒打死了也没有说的。

学徒工名义上是学手艺的,其实资本家把他们当牛马使唤。大厂子的学徒,成天干杂活;小厂子的学徒,什么都干;扫地、做饭、洗衣服、倒马桶、洗尿布、带孩子,从早到黑,一刻不停。而资本家却只管他们的粗茶淡饭,有的连饭也不让吃饱。如今在上海邮电器材厂当工程师的蔡金龙,小时候在一家厂子里学徒,因为受不了资本家虐待,逃走了三次。每次被抓回来,就要挨一顿毒打。好容易熬过三年,可是因为家里穷,办不起四十元钱一桌的满师酒,资本家不让他满师,又当了三年学徒,三年过后,还是办不起酒,又做了三年。整整苦熬了九年才满师。满师以后,资本家也只给他一般工人三分之一的工资。资本家就这样占去了学徒工的全部和绝大部分劳动成果。

利润滚滚万骨枯  ——资本家怎样剥削工人?-激流网图:这是旧社会上海一个学徒工的卖身文契——“保证书”

有很多资本家是靠白占学徒工的血汗发财的。象上海大隆机器厂,招收学徒最多时期达到全厂工人的百分之七十到八十。这个厂的学徒,修配纺织粗纱机上用的纱管螺丝,每人每天要做四十个。这种螺丝当时每个值五钱银子,一个学徒每天就可以创造二十两银子的价值,可是生产这四十个螺丝的用料费、学徒一天的饭费统统加在一块才二两五钱一分银子。资本家每天从每个学徒身上,就白白地剥削走十七两四钱九分银子。这个厂,从一九○二年开办到一九一九年前后,资本家的财富就从七千五百两银子增加到十五万两银子,比开办时候多了二十倍,大部分都是靠剥削徒工得来的。

上边说的,只不过是几种剥削花样,其实,资本家剥削工人的手法还多着哩,很难一时数清说完。总的一句话,只要工人还有一把筋骨,还有一束肌肉,还有一滴血,资本家就不会放过,就要挖空心思,想方设法地榨得干干净净。

童工苦中苦

资本家用尽各种方法,凶狠地剥削工人,还觉着不够。还进一步招收少年儿童做工,进行更加残酷、更加野蛮的剥削。

利润滚滚万骨枯  ——资本家怎样剥削工人?-激流网图:看,这就是旧社会的童工在工头监视下劳动的情景

在旧社会,童年工人非常多。比方解放前芜湖的裕中纱厂,在一九二二年到一九三一年,招收的童工,就占了全厂工人的三分之一还多。他(她)们当中,最小的才七、八岁。为什么资本家放着成年工人不雇,偏偏雇那么多孩子呢?这里边,原因多着呢。

利润滚滚万骨枯  ——资本家怎样剥削工人?-激流网图:青岛华北火柴厂的童工,每天干了十五六个钟头的活以后,还得给工夫端洗验水,打洗脚水。伺候完了,工头就在童工脸上盖个戳,表示已伺候过工头。第二天要是谁脸上没戳,就得挨打。吓得孩子们不敢洗脸,脸上尽是蓝印子。

第一,童工懂事不多,好管,可以随他们摆布,随他们欺负;

第二,别看童工年岁小,力气不如成年工人大,但是在资本家皮鞭抽打底下,有些活,不比成年人干的少,有时候还干得更多;

第三,雇童工,工资低。他(她)们一般要比成年工人少一半到三分之二的工资,有的甚至只有成年工人五分之一的工资。

旧社会的童工,最苦的要算“养成工”和“包身工”了。

养成工是资本家用欺骗的办法,招收一些贫苦人家未成年的子女到工厂来做工,名义上说的是“学习”,规定在一定的时间里边,工厂管最马虎的伙食,不给工钱。“学成”以后,要在原工厂做几年工,工钱却比一般工人少得多。“包身工”则是一种十分残酷的卖身雇佣制度,实际上就是卖身奴隶。资本家为了雇到大批便宜的劳动力,指使包工头到农村去,趁广大农民被地主富农剥削得活不下去的时候,哄骗农民把自己的儿女,用最低的价钱卖给包工头。他们欺骗农民说:到工厂做工吃得如何好,穿得如何好,住得如何好,家里还能得到一笔钱,说得天花乱坠。饱受苦难的农民,用怀疑的眼光打量着这些外来人,知道是骗子手。可是,在那个暗无天日的旧社会里,农民们走投无路,“明知是火海,也得往下跳”。就这样,资本家派出的包工头,趁农民之危,以最低的身价,连买带骗地把许多农村男女孩子带进了工厂。

养成工和包身工进了工厂,就等于进了监牢。他们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既不能半路上不干,又不能请假回家,等于把身子定期地卖给了资本家。比方安徽芜湖的裕中纱厂,解放前招的大批童工和“养成工”,每天都得干十六七个钟头的活,放工以后,资本家怕孩子贪玩,玩累了影响第二天干活,就象押犯人似的,把他(她)们锁在又暗又潮的宿舍里,不给吃也不给喝。直到第二天才放出来,吃一顿最最马虎的饭以后,又接着干活。

包身工的遭遇更是凄惨痛苦。他们每个月的工钱,全归包工头所有,还要给包工头做家务事。他们吃的是猪狗不如的饭菜,发了霉的粮食里边,还掺了好些豆腐渣和烂菜叶子。菜就更不用提了。顿顿咸菜、老青菜。住的地方跟牢房似的,一间十几平方米的房间,要挤着住二十来个人,两个人给一床破席子。就是这样的居住条件,还得分日夜两批轮流睡觉。穿的更是破烂不堪,大多数包身工没有衣服换,晚上脱下来洗,一早就穿着没干的衣服去上工。到了夏天,由于没有衣服换,又没有澡洗,身上都发了臭。夜里蚊虫一咬,浑身长疮。所以包身工十之八九生疮烂脚。

利润滚滚万骨枯  ——资本家怎样剥削工人?-激流网图:从一套衣服看旧社会包身工的悲惨生活。这是如今在上海国棉十二厂做工的潘年芳当年作包身工时候穿的衣服。不论春夏秋冬,她都穿着它,一共穿了十多年。

在资本家灭绝人性的折磨下,童工大都面黄肌瘦,未老先衰,病的病,死的死。解放前,天津有个裕大纱厂,一九二一年从农村招了八百多个童工,不到三年,就死了五百多。狠毒的资本家在榨尽了童工的血汗后,还丧心病狂地在童工的尸体上打主意,有的甚至把活着的童工当作死人卖给医院去解剖。当年在重庆豫丰纱厂作过养成工的刘守贞,有一回在昏病中被卖到医院。后来因为她自己醒转来,才被别人救了出去。

资本家就是这样残酷、野蛮地剥削和糟害童工的。

天下乌鸦一般黑

上面,我们讲的主要是工业资本家残酷剥削工人的情形。那么,商业资本家、银行资本家也是这样剥削工人发财的吗?

也是的,只是方法不大一样。

商业资本家,银行资本家,他们的店里行内,也雇了好些伙计。这些伙计,直接受资本家的剥削。他们有的是跑跑街,办办事的;有的则是扫扫地、看看柜台的;还有的抬抬扛扛,劳动也不轻。但资本家不能直接从他们身上剥削到财富。这些资本家的利润,归根到底还是剥削产业工人来的。

你也许奇怪了:工人在工厂和矿山里做工,工厂又不是商业资本家和银行资本家开的,怎么他们也是靠剥削工人赚取利润的呢?

大家知道,工业资本家开了工厂、矿山,雇了那么些工人生产,生产出来的东西是要卖掉才行的。如果卖不掉,资本家守着那些产品变不成钱,不光赚不到钱,还会连老本也赔进去。资本家手上没了钱,工厂就开不了工,就不能继续剥削工人再赚更多的钱了。所以,工人给资本家生产出东西来以后,资本家得赶紧把货物脱手才行,而且脱手得越快越好,因为货物卖得快,他的资金就周转得快,剥削工人的次数也就越多。这样,工业资本家就不得不找做买卖的商业资本家“帮忙”。

商业资本家做买卖,是为了赚钱,当然不能替工业资本家白干。这样,工业资本家只好用便宜一点的价钱卖给商业资本家,商业资本家再用高一点的价钱卖出去,从中赚一笔钱。所以,商业资本家赚的钱,表面上看起来是做买卖赚的,其实呢,是剥削工人劳动创造的财富得来的。

银行资本家也一样,他把银行里的钱,借给工业资本家或者商业资本家,自己坐着收利息。工业资本家借了钱以后,可以多买原料,多雇工人,多生产,这样才能多剥削工人,然后,把从工人身上剥削来的钱,抽一部分给银行资本家作利钱,商业资本家借了钱以后,可以多买货,多赚钱,然后,把他赚来的钱也抽一部分给银行资本家作利钱。这样,我们就可以把这个闷葫芦的盖子揭开了,原来银行资本家之所以发财,归根到底,也是剥削工人来的。没有工人干活创造财富,工业资本家也好,商业、银行资本家也好,不光发不了财,还会饿肚皮哩!

除工业、商业和银行资本家对工人进行剥削外,还有两种人也对工人进行剥削。一种是有土地房产的人。这些人把地皮房产租给资本家开工厂、商店、银行,从资本家手里拿租金,而资本家交的这些租金哪儿来的?还是工人创造的。所以,这部分人也剥削了工人。另外一种人就是反动政府里的官僚。他们是剥削阶级所豢养的保镖。他们利用政治权力、法院、军队、警察这些个东西,保护剥削阶级的利益,帮助他们剥削工人。资本家也就从剥削到的大量财富当中,抽一部分给反动政府当“税收”,实际上就是分给他们一份工人的血汗钱。所以,旧社会的反动政府是剥削阶级的工具,是劳动人民的死对头。

现在我们可以明白了,工人在旧社会,是受整个资产阶级剥削的。工人好比是一块肉,资本家好比是一群贪吃的豺狼,他们你咬一口,他割一块地共同啃吃工人的肉,喝工人的血。所以,咱们工人阶级跟资产阶级的矛盾,不光是哪一个工人跟哪一个资本家的矛盾,而是整个工人阶级跟整个资产阶级的矛盾。

现在我们可以明白了,在旧社会,工人之所以贫困饥寒,常年不得温饱,不是别的,就是受资本家和一切剥削阶级剥削的结果;资本家之所以家财万贯,吃好穿好,养得肥头大耳,也不是别的,就是他们剥削工人和一切劳动人民的结果。在资本家残酷的剥削下,多少工人的血汗被榨干了!多少劳动人民的生命变成了银钱,滚滚流向资本家的腰包,资本家两手沾满了劳动人民的鲜血起家,而后,又是这样踩着千千万万劳动人民的尸骨,发财致富。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利润滚滚万骨枯  ——资本家怎样剥削工人?-激流网(来源:《资本家怎样剥削和压迫工人》。责任编辑:卢淼)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