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党可曾为政治犯掉泪?-激流网图为王炳忠被台检调带走时的画面。(图片来源:台湾“中央社”)

检警动用《国安法》搜查新党青年军,让新党跳出来痛斥白色恐怖,我们认同白色恐怖的说法,并且同声谴责今日的国家暴力。然而,如今初尝国家暴力滋味的新党,在高喊“白色恐怖”之时,是否应当先回头检讨清算自身过去背靠统治者,巩固戒严体制,协助国民党政权打压异己的历史?

首先,新党主席郁慕明,从70年代在美国加州留学时便积极打压左翼学生,参与国民党在海外留学生系统组建的“反共爱国联盟”,郁慕明当时便公开表明,看不惯那些转向亲共的左倾学生,并经常在校园内与左派学生激烈辩论、斗殴,被许多海外留学生视为国民党职业学生的典型。这个“反共爱国联盟”,也就是前总统马英九在海外被指控是抓耙子时所参加的团体,联盟中部分成员与国民党驻美机构配合,罗织“海外黑名单”,后续造成上千位海外留学生无法回台。

在回台后,郁慕明也没闲着,1979年7月台湾岛内右翼“反党外杂志”的代表《疾风》杂志创刊,除郁慕明外,现任新党副主席李胜峰也都参与其中。《疾风》曾撰文痛批党外人士为“卖国贼”,要求政府逮捕“明正典刑”。

1979年9月8日《美丽岛》杂志在台北市中泰宾馆举行创刊酒会,《疾风》聚集群众在会场外向党外人士投掷石块,甚至高喊“处死康宁祥”、“吊死黄信介”、“不消灭党外人士不罢休”等口号。到了同年12月,当国民党的镇暴警察查封《美丽岛》编辑部与服务处,全台风声鹤唳时,当时的郁慕明还亲率“反共爱国联盟”成员,包车砸毁《美丽岛》杂志各地杂志社的招牌,甘作党国鹰犬,不落人后。

在漫长的威权年代,新党一路人,背靠国民党威权统治的军警力量,剑指台湾岛内一切异议言论。今日新党遭检警以《国安法》强行搜查逮捕,初尝国家暴力,召开记者会潸然泪下,确实令人同情,任何反对国家暴力者,也应同声谴责白色恐怖的重现。然而,在此同时,也请新党诸君扪心自问,在威权统治的年代,你们可曾为了被打压的政治犯流过泪?

新党可曾为政治犯掉泪?-激流网這是1979年12月12日的《中央日報》報導,郁慕明參與的《疾風》雜誌呼籲嚴懲黨外「暴力分子」。(資料來源:台灣法實證研究資料庫)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新党可曾为政治犯掉泪?-激流网(作者:王顥中。作者授权激流网刊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