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r是最近才听说。

原来世界上有一种丧,叫做“挂逼”。

吃的是“挂逼面”,喝的是“挂逼水”,没地儿睡就挂大街。

听不懂什么意思?

那是因为你没看过——《三和人才市场 中国日结1500日元的年轻人们》三和 人材市場~中国・日給1500円の若者たち~

我们其实没资格骂他们-激流网

NHK出品。

这个电视台常年制作那些“比中国人还懂中国”的纪录片。

三和人才市场,位于深圳市龙华新区景乐新村北区。

说是个人才市场,但其实更像是短期廉价劳动力农贸市场。

我们其实没资格骂他们-激流网

这个市场本身并不特别。

特别的是,以三和为中心,聚集起了一个“降级消费生活圈”,吃喝玩乐应有尽有——吃,有4块一碗的面;喝,有1块一瓶的水;住,有15块一晚的床位;娱乐,网吧1块钱一个小时,10块钱就能通宵……

那么生活于此的究竟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呢?

2015年的天涯爆料第一次让这个群体有了响亮的名号——“三和大神”。

我们其实没资格骂他们-激流网

所谓三和大神,也是深漂的一员。

只不过他们更底层,也更丧。

人力中介邓大海面对摄像机,这样解释三和大神的“神”——思想境界接近于升天了。天为被,地为席,喝一口酒就可以醉倒在路边,根本不管明天的事。

我们其实没资格骂他们-激流网

他总结,三和大神们想要的工作是:工资高,来钱快,当日结。

而且保持着“干一天,玩三天”的规律。

兜里有钱,就不会去找下一份工。

你说进厂当工人?

这句网络流行语可能代表他们的心声——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不可能打工的。

在纪录片中,江湖传说的红姐、皮裤哥都已销声匿迹。

三和大神的队伍里,涌入了更多的90后。

我们其实没资格骂他们-激流网

22岁的东东就是其中的一员。

我们其实没资格骂他们-激流网

上一份工作,由于他长时间玩手机,上班打瞌睡,老板娘说了几句,东东就辞职了。

来到三和,他住进了15元一晚的旅店。

每个房间都摆了很多张上下铺,条件极差,气味极重。

但,有wifi就够了。

我们其实没资格骂他们-激流网我们其实没资格骂他们-激流网

像东东这样,算是住得不错了。

你看到摄像机掠过的地方,还有许许多多的人,连个落脚的地也不用找。

累了,就地“挂”那儿。

我们其实没资格骂他们-激流网我们其实没资格骂他们-激流网我们其实没资格骂他们-激流网

宋春江,27岁,一年前迈入“大神”行列。

从中专毕业后的他,想正儿八经找个稳定的工作。

宋春江在技校学的是服装和电脑,毕业时他满以为未来可期。

但他到学校分配地做了一天就傻眼了,工厂,每天7点上班,加班到11点甚至凌晨。

但那时候年轻啊,他忍了。后来他又进了富士康,在流水线干活,一天要给3000多台苹果手机打螺丝,他接着忍。

七八年过去,忍到二十多岁,上班时间越来越短,跳槽越来越频繁,从长期到日结,从包吃包住到吃了上顿没下顿。

身上越来越脏,脖子、手上都是泥垢,也没事儿。

我们其实没资格骂他们-激流网

他的身份证早就以100块卖出去了。

后来一查,不得了,他名下有三家公司,注册资金一千多万。

一夜暴富?

变卖的身份证会被用来注册虚假公司,从事各种非法活动,到时候警察、债务都会找上宋春江。

我们其实没资格骂他们-激流网

他最大的想法是,找到这三家公司,讹个几万块钱来花,不给就报警。

可为啥不去呢?

这不“挂”在三和了么。

没钱,打零工;有了钱,先吃顿饱饭,逍遥两天再说。

唯独那张逃离的车票,怎么也买不起。

他说,一旦这样躺习惯了,就不想再爬起来。

每天特别无聊。

回不去了真的回不去了,梦想,真的没有了。

以前想过,现在,搞不了。

太遥远了,不现实。

(问:你年轻时奋斗一下说不定以后会不一样)我前几年也是年轻,但到现在还不是一无所有,习惯了。

(问:老了怎么办)老了,死了就死了,没办法。

我也不想变成大神,但现在是绝望了。

妈妈打电话让他回家:别出去了,妈好天天给你做饭吃啊。

回去也是不可能回去的,多丢人呀。

再说了,回家又有什么意思。

他的朋友李磊就更别说了,家里连个等着他回去的人也没有。

我们其实没资格骂他们-激流网

父亲早年去世,母亲改嫁,到现在还在外面打工。

家里穷,从小没人管。

读书时候皮,没成想皮到了成年。

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逃学生涯,被照搬到了工作上。

老家回不去,打工赚不到钱,现在有一天过一天呗。

他说,人都废了。

他和宋春江一样,都只有27岁。

但感觉人生看到了头。

未来是什么?

对于宋春江和李磊来说,未来就是坐在他们一旁的赵伟。

33岁,一样也“挂”在三和。

赵伟老老实实打过工,赚过钱。

但遇上个赌字,全白瞎了。

年轻时干活攒下十一二万块的积蓄,输得一干二净;能谋生的驾照,5000块卖掉报销了。

越来越没耐心,工作一不顺,辞;越来越想歪着。

看身边朋友各个都混着,自己也像被催眠,只想这么把青春耗光。

好好的年轻人,怎么就丧成了“神”?

第一代深漂的陈用发,不能理解。

他们那个时候,只要干活有工资拿,吃点苦都不算什么。

不像现在他看到的一些小老乡,在工厂干了不到一个月,工资说不要就不要了。

不顺心,就跳槽。

太不靠谱了!

我们其实没资格骂他们-激流网

为什么这些年轻人突然就不靠谱了呢?

因为他们发现,就算靠谱了,也然并卵嘛。

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从一个留守儿童,长大成父辈一样的农民工;是他们渴望逃离的凋敝的土地;是高耸入云的房价;是枯燥而超时的重复性劳作,压榨式的管理……

我们其实没资格骂他们-激流网我们其实没资格骂他们-激流网我们其实没资格骂他们-激流网我们其实没资格骂他们-激流网

这一切,对于他们来说,落差太大。

今天的信息如此发达,任何人都可以通过电视、电脑、手机接触到最“理想”的生活。

但在现实中,通往理想的路并没有向更多人开放,反而越来越窄了。

三和大神们无法支付理想的高昂价码。

却能用付得起的钱,去购买理想的替代品——在现实世界中,他们无缘结婚,没有自己的房子和车子,但在虚拟游戏的世界中,他们能与看不见的对方结婚生子,有车有房……

我们其实没资格骂他们-激流网

今天许多人追捧的丧文化,只不过是拼命奔向目标途中的小牢骚。

而真正的丧,是失去了希望,也找不到目标。

混迹三和的人,多半是留守儿童,初中、中专毕业后,跟随上一代的脚步出来打工,成为一颗嵌在流水线上的螺丝钉。

他们来到三和,并不是因为这里有多好,而是想从那条命运安排的流水线上挣脱出来。

废了。

可在他们看来——废不废不都是一颗螺丝钉吗?

在“有用”中,他们被异化为工具;

而在自我“报废”中,他们感受到了自我的存在,哪怕是以消极的方式。

Sir很难高高在上地指责这种丧。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我们其实没资格骂他们-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我们其实没资格骂他们-激流网(作者:毒Sir 。来源:微信公众号“Sir电影 ”。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