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正在被辞退-激流网

我的好朋友孔轶群(化名)失业了,在2019春节假期前的一个礼拜。那天,他刚刚修改完晚间准备发送在公司微信公众号上的文案,在还有5分钟就能打卡下班时,他被老板叫到了办公室:

“你的状态有很大问题,可能已经跟不上公司发展的节奏了,你走吧”。老板面带微笑地说完这句话后,递给他一份准备好的离职申请,只等孔轶群签名。

那一刻,孔轶群觉得自己像头老驴,刚从磨上下来就要被做成驴肉火烧那种驴。

2018年对于不少人来说,是灾年。如果上半年媒体热炒的“消费降级”是某种灾难的前兆,那下半年随之而来的裁员潮则让很多90后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凛冬已至”。

孔轶群在凛冬中,被冻得够呛。

孔轶群2017年大学毕业,毕业后就来北京工作了。说起他的学校名字,在南部省份中也算是响当当,只是他的专业名字看上去十分无关紧要也不被社会需要。这导致他后来从事的工作,和本专业没有任何关系。仗着文字能力还不错,他来到北京后,当了一名光荣的公众号编辑,成了我的同行。

在这一点上,我和他十分相似。唯一不同的是,我偶尔可以在东七门写自己喜欢的稿件,不太用经常鸟别人。而他,在一家乙方公司,公司旗下公众号几乎都是为客户爸爸服务的。

客户是公司的爸爸,公司是一个大家庭,老板当然是家长。于是从逻辑上来说,孔轶群等基层工作人员的地位,大致可以用“孙子”二字来概括。

90后正在被辞退-激流网from《The Good Fight》

不过,通过一定程度的心理建设,“装孙子”也可以是一件好事。就拿在北上广深等等一线城市的打工仔们来说,当大家亲身体验到恐怖的早晚交通高峰、林立的高楼、汹涌的人潮、昂贵狭小的出租屋再加过几次莫名奇妙的班后,多数会产生两种感情:

第一种:“哇我真的好渺小啊!这城市这么大可是什么都不属于我,我努力的意义是什么呢?唉生活真难!”

第二种:“哇我真的好渺小啊!这城市这么大可是什么都不属于我但尽管如此我还是坚持在这里,我真牛逼!”

孔轶群毫无疑问属于第二种,虽然嘴上不承认,但是对于千千万万和孔轶群一样的打工仔来说,北京是一片追梦之地。

虽然在公司内部的地位大致相当于孙子,但是孙子有孙子的好,孙子可以得到“宠爱”。得宠的孙子,总会产生自己是一家之主的错觉。

就拿孔轶群来说,他工作的地方在北京朝阳区望京地区某高层写字楼内,属于初创公司。几个合伙人岁数都不大,有的有留学背景,有的曾在BAT里面的B做过事儿。公司的招聘页面上写着公司的优势:

“美女如云”、“弹性工作时间”、“零食水果下午茶无限供应”、“领导nice”、“前景好”、“不打卡”、“扁平管理”等等。

90后正在被辞退-激流网from《The Good Fight》

孔轶群刚刚入职的那段时间,感到十分幸福。同事都是年轻人,相处起来非常融洽;领导也没领导的架子,毕竟整个公司也只有30个人左右;零食水果无限量供应是真的,老板偶尔还会订一堆外卖请客。

他尤其喜欢和同事们开会时的氛围,一个又一个的创意方案在类似吵架拌嘴的会议上迸发而出,给了孔轶群极大的成就感。

虽然孔轶群的工资即使是在同行业里,也算不上高,扣除了房租之后,也不剩下啥了。不过这并不能让孔轶群心中奋斗的小火苗熄灭。

直到去年夏天。

当我问孔轶群他自己觉得为什么被老板裁掉时。他说自己也不太清楚,可能是因为一篇广告的文案,他和负责内容的老板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