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渊洁写过一部短篇小说,叫《驯兔记》,故事中皮皮鲁的同学们在学校的“听话式”教育下,逐渐长出兔耳朵和大门牙,最后变成了一只兔子。家长和老师们不忧反喜,甚至对最先变成兔子的女生大加表扬,鼓励学生们以她为榜样,努力变成一只乖巧听话的兔子。

戴上电子头箍的孩子,成了自己的狱卒-激流网

记得小时候被这个故事吓得不轻,留下了不小的阴影,只是当时还安慰自己“这只是个故事,现实中不可能发生的。”

然而现在,随着“科技的发展”,把学生变成“非人类”的事好像正在发生。

昨天,微博上有人爆出一组图:

身着校服的小学生们头戴特殊仪器,正“被迫主动”专心听讲。

戴上电子头箍的孩子,成了自己的狱卒-激流网

亲~这并不是在cos孙悟空哦,

孩子们头上戴着的环,号称由哈佛、麻省理工学生打造,是一款能够监测学生上课注意力情况,并实时追踪训练的“高科技产品”

戴上电子头箍的孩子,成了自己的狱卒-激流网

头环会搜集学生的行为数据进行后台分析,并最终制成一张可视化的监测图。

戴上电子头箍的孩子,成了自己的狱卒-激流网

甚至还有“表扬”功能与排名系统……

戴上电子头箍的孩子,成了自己的狱卒-激流网戴上电子头箍的孩子,成了自己的狱卒-激流网

看完图片我就这个表情:

戴上电子头箍的孩子,成了自己的狱卒-激流网

然而这事并不是头一次。

前不久也出现过类似的课堂监测系统:

戴上电子头箍的孩子,成了自己的狱卒-激流网戴上电子头箍的孩子,成了自己的狱卒-激流网戴上电子头箍的孩子,成了自己的狱卒-激流网

分析你的面部表情,判断你的情绪状态,你必须好好听讲,你必须始终开心,不然老师可是会找你麻烦的哦!

电子镣铐能否给性侵犯使用都处于争议中,这就直接用在了学生身上,这种“天眼”般的监视恐怕只能用“魔幻”形容了。

事实上,高考及其配套教育系统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产业化、工业化。

精准控制,批量生产的现代工业模式下,学生更像是流水线上的产品,个性被压制,一切行为都被纳入管理规范。

当学生成为产品,教育成为产业,成绩成为业绩指标,学校一定会想方设法加强对学生的干预与控制。

哲学家边沁的曾提出过一个“圆形监狱”构想:在环形的监狱里有许多小囚室,中心的望塔可以实现对周围囚室的监视,犯人每时每刻都有被监视的感觉,但是不能看到监视者。

戴上电子头箍的孩子,成了自己的狱卒-激流网

后来法国哲学家福柯又将此发展为“全景敞视理论”,这种全景敞视机制能够“在被囚禁者身上造成一种有意识并持续可见的状态,从而确保权力自动发挥作用。

与酷刑不同,无处不在、无孔不入的权力与规训在人们内心的最薄弱处构造了一所监狱。

每个人在权力目光之下,逐渐自觉地变成了自己的监视者,最后实现了”自我监禁”,人们成了自己的狱卒。

记得之前广雅手环事件爆出后,一篇该校毕业生撰写的洗地文中认为:手环不是镣铐,因为学生如果不想戴完全可以自己把它脱下来。

这种说法的厚颜无耻程度远超我想象,和这几天程序员996运动中,某些精神资本家和奋斗逼们“你不想干可以辞职,没人逼着你”的论调倒是如出一辙。

可事实上,手环代表的是学校系统权威的渗透,将手环摘下的行为被视为越轨,将会受到老师、家长的惩罚。

自愿不等于自由,手环背后所代表的权威与蕴含的惩罚,极大地增加了摘下手环的成本,学生“自己选择是否佩戴手环”的选择空间其实并不存在。

这就好比笔者初中时,由于有教育局的规定在,老师一般不敢直接推销辅导书,但他们会说:“这本练习册我上课要讲,你们买不买是你们的事,你可以不买,但上课的时候就得给我站后面去。”

戴上电子头箍的孩子,成了自己的狱卒-激流网

电子手环、智能监控,象征的是学校机构无止尽泛化的权力,和学生被无止尽削减的私人空间。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戴上电子头箍的孩子,成了自己的狱卒-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戴上电子头箍的孩子,成了自己的狱卒-激流网(作者:观同学。来源:观知台。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