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移民早已有之,最近变成焦点,也只是因为距离高考还有不到四十天的时间内,外地省份规模化、集团化的作假,触了深圳中产家长们的逆鳞,愤怒的家长们群起而攻之,洋洋洒洒挥笔写就《抵制衡水中学的高考移民:是因为对集团化、规模化的造假,我们不能视而不见...》,控诉高考移民。事情的具体经过是这样的:

自从广东省改用了全国一卷,与河北、河南、山东这样的高考大省一同竞争,高考大省的超级中学——衡水中学便动了“歪脑筋”,他们想利用广东省的名校招生名额,为自己超级中学的建设事业添砖加瓦。在深圳一模考试的时候,他们将几名尖子生,从河北石家庄空运到深圳的富源中学参加了二模考试,试试水、摸摸底,结果一考就占了深圳市前十中的6名,完胜深圳四大名校,这事很快就引起了敏锐的深圳家长们的注意。如此一来,超级中学名校录取生数量锦上添花,名不见经传的深圳民办学校也借此蓬荜生辉,二者弹冠相庆,真是一场资本合作的胜利。

抵制高考移民:中产之间的踩踏事件-激流网

深圳家长气愤呀,这么明目张胆的造假,怎么能容忍?写了如上文章痛斥这种“不劳而获”的行径,底下评论支持一片(可惜现在微信文章已删)。可仔细一看,标题虽然写得是“集团化、规模化的造假”,也就是直指资本媾和的灰色勾当,但是文章里骂得却是“高考移民”,也就是另一波高考大省来挤占名校生名额的衡水家长,指责他们是“掠夺者”,他们说,“如果只是大人在深圳空挂社保,小孩在这里空挂学籍,那么他们两代人都是掠夺者,父母辈掠夺了我们用辛勤劳动创造的社保基金,孩子辈抢占了我们孩子的大学深造机会,我们凭什么不抵制他们?!”;“深圳,是为它付出了劳动和汗水的人们的深圳;深圳本来已少得可怜的教育资源,更应该留给建设了这座城市的人们的子女。不管你我的老家来自哪里,来了就是深圳人,但是深圳人应该是建设者,而不是掠夺者。我也相信,广东人不会答应掠夺者来抢夺广东的高等教育机会,任由掠夺者来摘走皇冠上的明珠。”

抵制高考移民:中产之间的踩踏事件-激流网

这个“掠夺者”总结还是很精辟的,但是真正的掠夺者到底是谁?为什么标题口口声声要抵制资本集团规模化造假行为,却不敢在文中爽快的骂真正的掠夺者了呢?同样是高考规则的服从者,面对不公不合理的制度,最终选择了互掐、内斗,拼命想把自己精心培育的后代送往自己走过的成功之路上,为此不惜把其他在大城市挣扎、终于熬出了头的中产家长挤下赛道。这就是赤裸裸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但是被“掠夺”的中产们也先别大喊大叫,你们自己难道不也是这套游戏规则的帮凶吗?看看现在的高考制度,真的是公平的、凭借能力录取的合理制度吗?想想自己挤破了头抢到的学区房,不就是为了让孩子就近进入优质学校吗,难道真的是凭孩子能力考上的吗?想想自己为了让孩子评上特长生砸了多少钱,走了多少后门,报了多少充当幌子的兴趣班?再想想自己为了让孩子通过自主招生或是拿到国外留学的录取名额,联系了多少中介,填了多少假履历?总而言之,单纯从选拔的角度考虑,“明珠”不都是拿钱堆出来的吗,怎么就成你自己奋斗来的了?

这种新闻早就不罕见了,今年年初有美国《收买老师篡改成绩,美国名校招生舞弊丑闻背后是巨富和中产的战争》在大洋彼岸遥相呼应;去年在本土也有《成都小区里的阶级斗争,一次中产阶层内部的疯狂踩踏事件》里应外合。说白了,这就是一场“大资本碾压小中产,中产之间自相残杀”的滑稽戏码,和底层人民无甚关系。这样的发声也终归是发发牢骚罢了,毕竟,大多数家长会觉得,与其为自己的孩子“维权”,还不如把时间和精力放在时日不多的高考冲刺上来得划算;与其控诉这套不合理的制度,不如背熟这套游戏规则,寻求钻空子的契机,为自己孩子的成功之路铺一条康庄大道。

抵制高考移民:中产之间的踩踏事件-激流网

其实,中产作为一个不上不下的中间等级,爬不上去、又怕掉下去,这样的的焦虑和压力已经成为一种常态。但是明知自己已深陷不合理规则无法自拔,却还要骂其他擅长利用规则的人抢占了自己的机会,这种恶臭嘴脸也着实应该反省一下。

而当我们重新审视高考制度这套规则本身时,这个据说可以选拔优质人才的制度,其本身却是对教育不平等的秩序的强化:优越的中产和富人可以通过这个制度为自己戴上有才有德的光环,但更多的人是注定无法通过这个教育制度来获得应有的回报。我们更应该抛开中产之间的狭隘斗争,来反思这种只能制造出更多不合理的制度应该往何处去,来反思在怎样的社会环境和制度下,才能创造出真正让大多数人受益、让大多数人有理想的,公平而平等的教育。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抵制高考移民:中产之间的踩踏事件-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抵制高考移民:中产之间的踩踏事件-激流网(作者:子牛 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不归)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