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暑假的尾声,有的学生玩够了,终于开始赶暑假作业,有的学生则根本没闲过,一个假期都在补课。

补课的孩子压力很大,他们的家长压力更大。尤其是那些生活在大中城市,够得上中产的父母,快要过不起孩子的暑假了。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中产阶级在北上广深养娃,一个暑假的流水支出2到5万是标配。[1]

课外辅导班要上,英语要加强,条件允许的得出国游学,另外体育和才艺也不能放松。一位母亲这样评价补课:“中产到破产只有一个暑假。”

他们都在补什么课

家长花钱到破产,自然有人赚钱赚得很开心。在中国千亿市值的“K12课后辅导培训市场”中,假期补课的营收功不可没。[2]

在不少父母眼中,寒暑假是自家孩子为新学期打下良好基础,并且超越别人的关键时期。对于这块“肥肉”,教育巨头自然不会放过,开设了各式各样的补习班。

以新东方为例,通过爬取新东方官网中北京和上海两地的暑期补习班数据,数读菌发现,英语和数学的开班数量最多,其次是语文、物理等科目。

中国家长快要买不起孩子的暑假了-激流网

可以明显地看到,不论是北京还是上海,理科的补习班数量明显多于文科,而且课时均价也显著高于文科课程。

除了中高考相关课程的补习,不少学生还得参加书法、音乐、舞蹈等兴趣班。

数读菌爬取了“大众点评·学习培训”版块中书法和音乐培训课程的数据,并剔除了点评数不足100的课程和面向成人的课程。可以看到,不管是学书法,还是学乐器,价钱都不便宜。

中国家长快要买不起孩子的暑假了-激流网

所以,假如一个学生暑假参加了30个课时的数学补习班,那么学费可能在6700元左右,再加上书法或乐器培训,着实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而这个数字,在一线城市的补习培训课程中,并不能算贵。

补课真的很花钱

很多人在学生时代都补过课,十几个人的小班已经算是奢侈,如果是名师,同时几十个人甚至上百人上课也不是没可能。而一对一的补习班,意味着很贵。

贵,很多家长也愿意买单,而且补一科两科不算什么,补全科才到位。在北京,新东方开设的暑期全科补习班数量高达15870个,因为全科补习基本为一对一上课,所以课时均价也高出不少,均价为379.3元,远远超过单科补习的价格。

中国家长快要买不起孩子的暑假了-激流网

根据统计,新东方在北京和上海开设的暑期中学课程补习班中,1001-3000元的最多。上海的课程相对平价,而北京3万元以上的课程依然很多,甚至有30万元的,全科补习822个小时,再往上还有高达78万元的班。

音乐和书法两种兴趣类课程的价格主要集中在1000-10000元,同样的,如果是一对一的课程,价格也会高出不少,比如一对一的钢琴课程,学费很容易超过1万元。

中国家长快要买不起孩子的暑假了-激流网

一个暑假为孩子花数十万元补课,是很多人不敢想的,也是不少家长正在做的事。

不补课,我的孩子就输了

尽管不少课程的价格高得吓人,但依然架不住家长们前仆后继地送上学费。

北京大学中国教育财政科学研究所发布的《中国新业态发展报告(2017)》显示,中国各地区的学科类校外培训参与率普遍较高,尤其是初中和高中,一二线城市均达到了50%以上。

家庭消费水平与校外培训参与率有着密切关系。报告显示,消费水平越高的家庭,参加校外培训的比例越大,其中消费水平最高的5%的家庭,高中校外培训参与度甚至达到了70.2%,这一比例是消费水平最低家庭的近4倍。[3]

中国家长快要买不起孩子的暑假了-激流网

一般而言,消费水平高的家庭拥有更高的收入,而收入越高的家庭,他们的孩子参加课外辅导的可能性就越大。

是什么让高收入家庭如此热衷于课外辅导班呢?

《经济学人》杂志2016年刊发的一篇文章提到,中国的中产大约有2.25亿人,是中国收入较高的一群人,同时也“是世界上最焦虑的一群人”,他们担心自己的财富流失,担心孩子的成长和教育。[4]

在各种焦虑之中,“子女教育”一直排在前列。胡润研究院发布的《中国新中产圈层白皮书》显示,中产的生活重点里,“教育事业”排在榜首,其后才是“投资理财”和“职业发展”等。[5]

除了高收入家庭,担心子女的教育其实是存在于中国家庭的一种普遍现象。另一项对70、80、90后中国家长的调研数据显示,68%的家长对孩子的教育“比较焦虑”和“非常焦虑”,不焦虑的仅为6%。[6]

教育资源不均和阶层不安全感,是他们焦虑的主要原因。

一方面,很多家长希望通过补课来弥补教育资源不均的情况;另一方面,阶层较低的家庭,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通过教育向更高的阶层流动,本身处在较高阶层的人,也希望孩子所处的阶层不至于下滑,而教育是稳固阶层的手段之一。

补这么多课,有用吗?

希望孩子通过课外补习提高成绩,最终在高考打败对手考上更好的大学,是很多家长前仆后继报班的首要目的,因为考上一个好大学,通常意味着未来可以比较容易地找到好的工作。

只不过,补习到底有没有效果,还存在争议。

有学者使用中国家庭追踪调查(CFPS)2012年的数据,研究了义务教育阶段在校生的课外补习活动,发现补习对学生数学成绩有提高作用,但对语文成绩影响不显著。[7]

另外,两个人的成绩差异不完全是补习的效应,补习不会扩大男女成绩差距,甚至还有可能因为语言学习课程时间太多降低了数学成绩,捡了芝麻丢了西瓜。[8]

除此之外,还要面临着孩子不愿意补课的情况。有时候是家长的一厢情愿,但是疲惫的孩子并不愿意牺牲假期在补课上面。

一项针对广州市中学的调查显示,学生课外补习意愿普遍较低,普通中学的学生很愿意补习的比例为27.8%,不是很愿意的比例为47.2%,非常不愿意则占比20%。[9]

北京大学中国教育财政科学研究所发布的《中国新业态发展报告(2017)》也显示,虽然中学生参加补习的原因主要是“查漏补缺”和“提高成绩”,但“长辈逼迫”、“受身边同学影响”的也有不少。[3]

中国家长快要买不起孩子的暑假了-激流网

就算学生心甘情愿地参加补课了,还要面对良莠不齐的课外辅导市场。

根据中国教育学会的调研,中国课外辅导市场存在不少问题,如辅导机构专业标准缺失,教师队伍水平层次不齐,教学资料质量差等。[10]

而那些愿意花更多钱的家庭,往往能够买到更优质的课外辅导服务。自己的孩子能不能超过同班同学还不好说,但是他们很容易超过欠发达地区普通家庭的孩子。

优质的教育资源在今天依然是稀缺的,好的教育资源越来越往大城市的好学校集中,而不论是中小学还是大学,这些学校的大门,正在慢慢对低收入家庭关闭。

“孩子4岁,英语词汇量只有1500左右,是不是不太够”“在美国肯定够了,在海淀区肯定是不够”,尽管只是段子,依然可以看出来家长有多拼,孩子有多辛苦,以及差距有多大。

作者 | 王楚杰

数据爬取 | 叶祯

设计 | 郭晓静 赵鹏路 吴湘权

参考资料:

[1] 21世纪经济网. (2019, Jul 25). 北上广深中产暑期养娃攻略:流水支出2到5万是标配. Retrieved Aug 25, 2019, form http://www.21jingji.com/2019/7-25/xNMDEzODBfMTQ5OTcxNw.html

[2] 德勤. (2018). 教育新时代 中国教育发展报告2018 [Ebook] (pp. 6-7). Retrieved from https://www2.deloitte.com/content/dam/Deloitte/cn/Documents/technology-media-telecommunications/deloitte-cn-tmt-china-education-development-report-2018.pdf

[3] 北京大学中国教育财政科学研究所. (2017). 中国教育新业态发展报告 (pp. 98-114). 北京.

[4] The Italian job Europe’s next crisis. (2016). [Ebook] (pp. 10-12).

[5] 胡润研究院. (2018). 2018中国新中产圈层白皮书 [Ebook] (p. 19). Retrieved from https://img2.iyiou.com/Editor/image/20181129/1543476333426068.pdf

[6] 智课教育家长成长研究院. (2018). 中国家长教育焦虑指数调查报告 [Ebook] (p. 9). Retrieved from http://f.sinaimg.cn/edu/bc205105/20180921/jlreport.pdf

[7] 薛海平. (2015). 从学校教育到影子教育: 教育竞争与社会再生产. 北京大学教育评论, 13(3), 47-69.

[8] 胡咏梅, 范文凤, & 丁维莉. (2015). 影子教育是否扩大教育结果的不均等——基于 PISA 2012 上海数据的经验研究. 北京大学教育评论, 13(3), 29-46.

[9] 吴岩. (2014). 教育公平视角下初中阶段教育补习现状研究——以广州市为例. 教育研究, 35(8), 75-84.

[10] 新华社. (2016, Dec 27). 2016年我国中小学课外辅导“吸金”超8000亿. Retrieved Aug 25, 2019, form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中国家长快要买不起孩子的暑假了-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中国家长快要买不起孩子的暑假了-激流网(作者:王楚杰。来源:网易数读。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