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首先是共产主义者同盟,不应再度充当资产阶级民主派的随声附和的合唱队,而应该努力设法建立一个秘密的和公开的独立工人政党组织,以与那些正式的民主派相并立,并且应该使自己的每一个支部变成工人联合会的中心和核心,在这种工人联合会中,无产阶级的立场和利益问题应该能够进行独立讨论而不受资产阶级影响。

马克思和恩格斯:《中央委员会告共产主义者同盟书》(1850 年 8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7 卷第 293 页。


马克思说过;任何阶级斗争都是政治斗争。这就是说,今天无产者和资本家之间进行着经济斗争,明天他们也不得不进行政治斗争,他们就这样用双重性的斗争来保护自己的阶级利益。资本家有其私人的职业的利益。他们的经济组织就是专为保证这些利益而存在的。但是,除了私人的职业的利益以外,他们还有共同的阶级的利益,即巩固资本主义制度。正是为了这种共同利益,他们需要进行政治斗争和成立政党。俄国资本家很简单地解决了这个问题。他们看见了唯一“公开大胆”保证他们利益的政党是十月党,所以就决定团结在这个党的周围,并服从它的思想领导。从那时起,资本家就在这个党的思想领导下进行自己的政治斗争,利用这个党来影响现在的政府(这个政府封闭工会,但同时却急忙地批准资本家联合会的成立),把它的候选人选进杜马,如此等等。

由此可见,依靠联合会进行经济斗争,在十月党的思想领导下进行总的政治斗争, ——这就是大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今天所采取的形式。

另一方面,现时在无产阶级的阶级运动中也可以看到同样的情形。无产者为了保护自己的职业的利益,就建立工会来争取提高工资和缩短工作日等等。但是,除了职业的利益以外,无产者还有共同的阶级的利益,即实现社会主义革命和建立社会主义制度。当无产阶级作为统一而不可分的阶级还没有夺到政治统治时,要实现社会主义革命是不可能的。这里无产阶级既需要政治斗争,也需要一个能对无产阶级政治运动实行思想领导的政党。当然,工会大半是非党的和中立的组织。但这不过说明,它们只是财务上和组织上不依靠党,就是说,它们有自己的基金会,有自己的领导机关,召开自己的代表大会,并在形式上不必服从某一政党的决定。至于工会在思想上依靠某一政党,那是绝对必要的,而且也不能不这样,其原因之一就是参加工会的有各政党的党员,他们必然要把自己的政见带进工会里去。很明显,既然无产阶级不能不进行政治斗争,那它也就不能没有某个政党的思想领导。不但如此,无产阶级自己还必须寻找一个足以引导它的工会走上“乐土”即走向社会主义制度的党。然而在这方面无产阶级应当随时警惕,谨慎从事。它应当细心研究各个政党的思想内容,不受约束地接受一个能勇敢地彻底地保护它的阶级利益、能高举无产阶级的红旗并大胆地把它引向政治统治、引向社会主义革命的政党的思想领导。

到目前为止,这种使命都是由俄国社会民主工党担负的,所以工会的任务就是接受这个党的思想领导。

大家知道,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由此可见,依靠工会来进行经济搏斗,在社会民主党的思想领导下进行政治冲击, ——这就是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今天所采取的形式。

毫无疑义,阶级斗争将更加剧烈。无产阶级的任务就是使自己的斗争成为有系统有组织的斗争。但是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加强工会并且把它们统一起来,全俄工会代表大会在这方面一定能大有帮助。为了使无产阶级组成统一而不可分的阶级,现在我们所需要的不是“非党工人代表大会”,而是工会代表大会。同时无产阶级应当把那个能对它的阶级斗争实现思想政治领导的党竭力巩固和加强起来。

斯大林:《阶级斗争》(1906 年 11 月),《斯大林全集》第 1 卷第 259—281 页。


党不能正式给工会发任何指示。但是党可以给在工会里工作的党员发指示。

大家知道,在工会里,也像在苏维埃、合作社等组织里一样,是有共产党的党组的。这些共产党党组的责任就是力求在工会、苏维埃、合作社等组织里用说服的方法通过各种符合党的指示的决议。它们在绝大多数的场合下都能做到这一点,因为党在群众中的影响很大,在群众中得到莫大的信任。用这种方法可以使无产阶级各种组织的行动统一起来。要不然,在工人阶级这些组织的工作中就会产生涣散和各自为政的现象。

斯大林:《和第一个美国工人代表团的谈话》,《斯大林全集》第 10 卷第 94 页。


代表大会坚决谴责新火星派所执行的在社会民主党各组织内散布工人和知识分子间互不信任和敌视的政策。代表大会提醒觉悟的工人回想一下,几年前他们是怎样经受党内工人事业派的同样的斗争手段,并且又怎样否定这些手段的。新火星派尽是空谈工人的主动性和选举原则,对我们各地组织的工作丝毫不作实际的改进,并且恶意地许诺办不到的事情。在自由的政治条件下,我们党可以而且也会完全建立在选举原则的基础上。在专制制度的条件下,对于参加党的成千工人群众来说,这一点是无法实现的。

代表大会再次提出社会民主工党的有觉悟的拥护者的任务:全力巩固这个党同工人阶级群众的联系,经常把无产者和半无产者更广泛的阶层提高到具有充分的社会民主主义觉悟的水平,发挥他们的革命的、社会民主主义的主动性,注意通过工人群众本身选拔更多完全能够领导运动和一切党组织的工人。

列宁:《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三次代表大会的决议草案》(1905 年 2 月),《列宁全集》第 8 卷第 167 页。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党与工会组织-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党与工会组织-激流网来源:《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激流网整理录入,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还朝)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