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各国工人阶级利益的共同性


随着资产阶级的发展,随着贸易自由的实现和世界市场的建立,随着工业生产以及与之相适应的生活条件的趋于一致,各国人民之间的民族隔绝和对立日益消失了。

马克思和恩格斯:《共产党宣言》(1847 年 12 月—1848 年 1 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 1 卷第 270 页。


各民族的兄弟友爱现在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具有纯粹的社会意义。幻想成立欧洲共和国和利用适当的政治组织来保障永久和平,就像空谈靠普遍的贸易自由来保护各族人民的团结一样荒唐可笑;当所有这类多情善感的幻想完全不中用的时候,各国的无产者就开始不声不响地在共产主义民主的旗帜下真正地结成兄弟。也只有无产者才能够真正做到这点,因为每个国家的资产阶级都有他们自己的特殊利益,而且由于他们认为这些利益高于一切,他们无法越出民族的范围。他们的少数几个理论家即使把他们所有那些美妙的“原则”都搬出来也顶不了什么事,因为他们根本不触犯这些互相矛盾的利益和整个现存制度,他们只会说空话。可是全世界的无产者却有共同的利益,有共同的敌人,面临着同样的斗争;所有的无产者生来就没有民族的偏见,所有他们的修养和举动实质上都是人道主义的和反民族主义的。只有无产者才能够消灭各民族的隔离状态,只有觉醒的无产阶级才能够建立各民族的兄弟友爱。

恩格斯:《在伦敦举行的各族人民庆祝大会》(1845 年底),《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2 卷第 665—666 页。


工人阶级及其反资本主义斗争的利益,要求各民族的工人达到完全的团结和最紧密的统一,要求反对任何民族的资产阶级实行民族主义政策。所以社会民主党如果否认自决权,即否认被压迫民族的分离权,或支持被压迫民族资产阶级所提出的一切民族要求,都会离开无产阶级政策的任务,而使工人服从干资产阶级政策。在雇佣工人看来,不管谁是优先剥削他们的人,不管是大俄罗斯资产阶级比异族资产阶级占优势,还是波兰资产阶级比犹太资产阶级占优势,都是一样。在觉悟到本阶级利益的雇佣工人看来,无论是大俄罗斯资本家的国家特权也好,无论是波兰资本家或乌克兰资本家应许说他们一拥有国家特权就会在人间建立天堂也好,都是无足轻重的。无论是在统一的多民族国家中,或是在分离的单民族国家中,资本主义的发展总是在前进着,并且会继续前进。在任何情况下,雇佣工人总是剥削的对像,因此,无产阶级为了顺利地进行反剥削的斗争,就必须摆脱民族主义,必须在各民族资产阶级争霸的斗争中保持所谓完全中立。任何民族的无产阶级只要稍微拥护“本”民族资产阶级的特权,

都必然会引起另一民族的无产阶级对它的不信任,都会削弱工人的国际阶级团结,都会分散工人而使资产阶级称快。否认自决权或分离权,实际上就必然是拥护统治民族的特权。

列宁:《论民族自决权》(1914 年 2 月—5 月),《列宁全集》第 20 卷第 424—425 页。


在今天只有无产阶级才坚持真正的民族自由和各民族工人的统一。为了使各个民族自由地和平共处,或者分开(当这样做对他们更方便的时候)而组成不同的国家,那就需要有工人阶级所坚持的完全的民主,任何一个民族、任何一种语言都不得享有任何特权!对少数民族不能有丝毫的压制、丝毫的不公平! ——这就是工人阶级民主的原则。资本家和地主总是想分化各民族的工人,而他们这些世界上的强权者自己,却相处得很好,这些“收益丰厚”、有亿万“产业”(像连纳金矿之类)的股东——无论是正教徒或犹太人,俄国人或德国人,波兰人或乌克兰人,只要是有资本的,都在同心协力地剥削各民族的工人。

觉悟的工人主张各民族的工人,不管他们在哪种教育性的、职业性的、政治性的或其他性质的工人组织中,都应当有完全的统一。让立宪民主党的先生们去否认或者藐视乌克兰人的平等权利而自取其辱吧。让各民族的资产阶级拿民族文化、民族任务等等的虚伪词句去安慰自己吧。

工人决不让关于民族文化或“民族文化自治”的任何甜言蜜语来分化自己。

各民族的工人必须在共同的组织内,同心协力地坚持完全的自由和完全的平等,——这是真正的文化的保证。

工人正在全世界范围内创造自己的国际主义文化,这种文化是宣传自由、反抗压迫的人们早已准备了的。工人正以各民族劳动者团结一致的新世界,不容许有任何特权、任何人剥削人现象的世界,来抵制充满了民族压迫、民族纷争或民族隔离的旧世界。

列宁:《工人阶级和民族问题》(1913 年 5 月 10 日),《列宁全集》第 19 卷第74—75 页。


全世界觉悟的无产阶级的生活条件,要求各民族的工人在有计划的社会民主主义斗争中建立最紧密的联系和团结。半个多世纪以前第一次发出的伟大口号“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现在已不仅仅是各国社会民主党的口号了。这个口号日益体现在国际社会民主党的策略的一致上,体现在在同一个专制国家的压迫下争取自由和社会主义的各民族无产阶级之间建立组织上的团结一致上。

在俄国,各民族的工人,特别是那些不属于俄罗斯民族的工人,遭受着任何国家所没有的经济和政治压迫。犹太工人不仅遭到一个无权的民族所遭受的一般的经济和政治压迫,而且还遭到剥夺他们起码的公民权的压迫。这种压迫越厉害,就越需要各民族的无产者尽可能更紧密地团结起来,因为没有这种团结,反对这些压迫的斗争就不可能取得胜利。

列宁:《告犹太工人书》(1905 年 5 月底—6 月初),《列宁全集》第 8 卷第 463页。


第三个问题。第三个问题是关于某一国家内无产阶级革命的“民族”任务和国际任务的问题。党所持的出发点是:苏联无产阶级的“民族”任务和国际任务融合为一个共同的任务,即从资本主义压迫下解放各国无产者的任务;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利益和各国革命运动的利益完完全全融合为一个共同的利益,即社会主义革命在世界各国的胜利。

假使世界各国无产者不同情和不支持苏维埃共和国,那会怎样呢?苏维埃共和国就会受到武装干涉,就会被摧毁。

假使资本得以摧毁苏维埃共和国,那会怎样呢?在一切资本主义国家和殖民地国家内最黑暗的反动时代就会到来,工人阶级和被压迫的民族就会受到摧残,国际共产主义的阵地就会被摧毁。

斯大林:《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第七次扩大会议》(1926 年 11 月),《斯大林全集》第 9 卷第 25 页。


同《共产党宣言》和先前的一切社会主义相反,拉萨尔以最狭隘的民族观点来对待工人运动,有人竟在这方面追随他,而且这是在国际的活动以后!

为了能够进行斗争,工人阶级必须在国内组成为一个阶级,而且它的直接的斗争舞台就是本国,这是不言而喻的。所以,它的阶级斗争不是就内容来说,而是像《共产党宣言》所指出“就形式来说”是本国范围内的斗争。但是“现代民族国家的范围”,例如德意志帝国,本身在经济上又处在“世界市场的范围内”,而在政治上则处在“国家体系的范围内”。任何一个商人都知道,德国的贸易同时就是对外贸易,而俾斯麦先生的伟大恰好在于他实行一种国际的政策。

而德国工人党把自己的国际主义归结为什么呢?就是意识到它的意图所导致的结果将是“各民族的国际的兄弟联合”。这句话是从资产阶级的和平和自由同盟那里抄来的,它应当被当做各国工人阶级在反对各国统治阶级及其政府的共同斗争中的国际兄弟联合的等价物。这样,关于德国工人阶级的国际职责连一个字也没有提到!德国工人阶级就应当这样对付本国的、为反对工人阶级而已经同其他一切国家的资产者紧密联合起来的资产阶级和俾斯麦先生的国际阴谋政策!

实际上,这个纲领的国际主义,比那个自由贸易派的国际主义还差得难以估量。自由贸易派也说,它的意图所导致的结果是“各民族的国际的兄弟联合”。但是它还做一些事使贸易成为国际性的,而决不满足于一切民族各自在本国内从事贸易的意识。

各国工人阶级的国际活动绝对不依赖于“国际工人协会”的存在。“国际工人协会”只是要为这种活动创立一个中央机关的第一个尝试,这种尝试由于它所产生的推动力已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成绩,但是在巴黎公社失败之后,已经不能再以它的第一个历史形态继续下去了。

俾斯麦的《北德报》为了取悦于自己的主人,宣称德国工人党在新纲领中放弃了国际主义,它的这种说法是完全正确的。

马克思:《哥达纲领批判》(1875 年 4 月—5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19卷第 25—26 页。


世界资产阶级由于进行帝国主义战争而遭到革命的打击,现在他们恢复过来、苏醒过来以后,就从防御转为向“他们自己的”工人进攻,巧妙地利用工业危机,把工人抛到更坏的生活条件下(工资的降低,工作日的延长,大批群众的失业)。这种进攻所造成的后果在德国格外惨重,那里(除了其他一切原因)马克的大大贬值使工人的状况更加恶化。

因此,在工人阶级中间就产生了为建立工人的统一战线和争取成立工人政府的声势浩大的运动(特别是在德国),这个运动要求工人阶级中一切或多或少带有革命性的派别(从“温和的”到“极端的”)达成协议和联合起来反对共同的敌人。没有理由怀疑,在争取成立工人政府的斗争中共产党员将站在最前列,因为这个斗争一定会使资产阶级进一步瓦解,使现在的共产党变成真正群众性的工人政党。但是,问题决不限于资产阶级向“他们自己的”工人进攻。资产阶级知道,不制服俄国,就不能击溃“自己的”工人。因此,资产阶级不断地加紧工作,准备向俄国发动比过去一切进攻更复杂更严重的新进攻。

斯大林:《前途》(1921 年 12 月),《斯大林全集》第 5 卷第 95 页。


2.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两项要求


把无产阶级专政由一国性的(即存在于一个国家内的,不能决定全世界政治的)专政转变为国际性的专政(即至少是几个先进国家的,对全世界政治能够起决定影响的无产阶级专政)的任务愈迫切,同最顽固的小资产阶级民族偏见这种祸害的斗争就愈加重要。小资产阶级的民族主义宣称,只要承认民族平等就是国际主义,同时又保留(更不用说这种承认纯粹是口头上的)民族利己主义的不可侵犯性,而无产阶级的国际主义则要求:第一、一个国家的无产阶级斗争的利益应当服从全世界无产阶级斗争的利益;第二、正在战胜资产阶级的民族,有能力和决心去为推翻国际资本而承担最大的民族牺牲。

列宁:《民族和殖民地问题提纲初稿》(1920 年 6 月 5 日),《列宁全集》第 31卷第 108 页。


要作一个……国际主义者,就不应当专为本民族着想,而应当把一切民族的利益、一切民族的普遍自由和平等置于本民族之上。

列宁:《关于自决问题的争论总结》(1916 年 7 月),《列宁全集》第 2 卷第 868页。


资产阶级用不着怀疑,苏联工人阶级在欧洲和亚洲的无数朋友一定会从后方竭力打击本国的压迫者,因为他们向世界工人阶级的祖国挑起了罪恶的战争。如果资产阶级先生们在这场战争的第二天便失去了几个和他们亲近的、现在“靠上帝保佑”得以平安统治着国家的政府,那就请他们不要埋怨我们。

斯大林:《在党的第十七次代表大会上关于联共(布)中央工作的总结报告》(1934 年 1 月),《斯大林全集》第 13 卷第 263 页。


苏联工人阶级所以强大,不仅因为它有久经战斗考验的列宁的党。其次,苏联工人阶级所以强大,不仅因为它有千百万劳动农民群众的支持。苏联工人阶级所以强大,还因为全世界无产阶级都支持它、帮助它。苏联工人阶级是全世界无产阶级的一部分,是全世界无产阶级的先锋队,而我们的共和国是全世界无产阶级的产儿。毫无疑问,苏联工人阶级如果没有资本主义国家工人阶级的支持,就不能掌握住政权,就不能保证有社会主义建设的条件,因而就不会有它现在所取得的成就。苏联工人阶级和资本主义国家工人间的同际联系,苏联工人和世界各国工人间的兄弟联盟,这就是苏维埃共和国的力量和威力的基石之一。西方的工人说,苏联工人阶级是全世界无产阶级的突击队。这说得很好。这就是说,全世界无产阶级今后也准备尽一切力量和可能来支持苏联工人阶级。但是这就把一些重大的责任加在我们身上了。这就是说,我们应当以自己的工作来证明我们没有辱没全世界无产者的突击队这一光荣称号。这使我们有责任更好地工作,更好地奋斗,争取社会主义在我国最终胜利,争取社会主义在世界各国胜利。

由此得出第三个结论:要始终忠实于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事业,忠实于世界各国无产者兄弟联盟的事业。(鼓掌)

斯大林:《在党的第十七次代表大会上关于联共(布)中央工作的总结报告》(1934 年 1 月),《斯大林全集》第 13 卷第 333—334 页。


毫无疑问,我国革命的国际性质使苏联无产阶级专政对全世界无产者和被压迫群众承担了一定的义务。列宁说,苏联无产阶级专政存在的意义在于它尽一切可能使其他国家的无产阶级革命发展并取得胜利,他说这句话就是从这一点出发的。但是由此应当得出什么结论呢?由此至少应当得出结论说,我国革命是世界革命的一部分,是世界革命运动的根据地和工具。同样毫无疑问,不仅苏联革命对各国无产者负有义务并正在履行自己的义务,而且各国无产者对苏联无产阶级专政也负有一些相当重大的义务。这些义务就是:支援苏联无产阶级对国内外敌人的斗争,反对旨在扼杀苏联无产阶级专政的战争,鼓吹帝国主义军队在进攻苏联的时候直接转到苏联无产阶级专政方面来。由此难道不应当得出结论说,苏联革命和其他国家的革命运动是分不开的,苏联革命的胜利就是全世界革命的胜利吗?

斯大林:《联共(布)中央全会》(1928 年 7 月),《斯大林全集》第 11 卷第133—134 页。


俄国革命最先把那堵使工人彼此隔开的墙壁打开了一个缺口。在普遍沉醉于“爱国”狂热的时候, 俄国工人最先提出了已经被遗忘的口号:“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在俄国革命的霹雳声中,西方工人也从沉眠中惊醒。德国的罢工和示威,奥地利和保加利亚的游行,各中立国的罢战和群众大会,英法两国国内日益增长的不满,前线群众性的联欢, ——这就是社会主义革命日益迫近的先声。

而我们今天的节日——五一节,难道不是各国人民新的兄弟关系在血泊中锻炼成长的象征吗?

资本家强盗脚下的土地燃烧起来了,因为国际的红旗又在欧洲的上空飘扬起来了。

就让今天这个日子,这个彼得格勒数十万工人向全世界工人友爱地伸出手来的五一节的日子,成为新的革命国际诞生的保证吧!

让今天在彼得格勒广场上发出的“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口号飞扬全世界,把世界各国工人联合起来为社会主义而斗争吧!

斯大林:《五一》(1917 年 4 月),《斯大林全集》第 8 卷第 36—37 页。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工人阶级的国际主义(1)-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工人阶级的国际主义(1)-激流网(来源:《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激流网整理录入,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还朝)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