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清洁煤的第一晚,河北承德兴隆县平安堡镇东南沟村村民那伟死了。11月21日上午10点,他被发现直直躺在炕上,盖着被子,没了气息。

尸检显示,时针刚过12点,烧炕没多久,47岁的他已经吸入过多一氧化碳死去。

150公里外,唐山市古冶区卑家店乡七百户村,周家也遭遇了同样的不幸。

前一天下午刚拉来清洁煤,加好,点上。第二天上午,22岁的周骏已经不省人事,嘴里留着白沫,一扯身子,鲜血顺着嘴角流出。

每年冬季,煤气中毒常有发生。然而,今年河北地区人数之多,已无法用往常的概率解释。那伟和周骏只是其中两例。

中国之声报道,10月22号晚上起,唐山工人医院一天内收治11位煤气中毒病人,较往年格外多。凤凰周刊报道,11月22日,河北沧州人民医院接收了70名左右中毒者,往年每天接收人数最多不过五六人。

许多人将矛头指向了今年推广使用的清洁煤。这是一种更清洁、环保的煤。但用了它究竟为何致死,没人说得清。

燃烧清洁煤的第一夜-激流网那家炉子里燃烧过的清洁煤 受访者供图

清洁煤

出事的前一天下午,10月12日,运煤卡车停在了周骏家门口。2吨清洁煤,40袋,整整齐齐摞在院子。

国庆以来,最低温度降到个位数,周家已经烧了几天去年剩下的散煤,从村委会订的两吨清洁煤一到,就拆了一袋,添进炉子点上了。

第二天上午十一点半,到饭点了,儿子还没起床,张桂苓开门,眼前一幕把她吓摊在了地上。她22岁的独子周骏已经死了。

历史气象资料记载,当天唐山市为阴天,东北风4级。前一天是多云,东南风二级。

出事前,周骏已在家住了快半个月。他在唐山做保安,收入不错,但他不想一辈子干这个,辞职回了家,打算换份更有技术含量的工作。

周家是当地常见布局,平房,厨房兼着客厅安了三个炉子,每个炉子隔墙通往一个房间,热气经炕底流过,加热土炕,最后从烟囱排出。当地大多睡这样的土炕,周骏的土炕也是这两三年新起的。

唯独周骏的房间出了事。张桂苓猜测,可能和儿子房间最小有关,只有约十平米,且装了唯一的卧室房门。

另外,只有周骏的炉子是前几年大队补贴新购置的,殷红的炉身蒙了灰依旧醒目,另外两个土炉子则用了不知多少年了。它们过去都是用来烧散煤的。

那晚,不知是从房门空隙流入,还是顺着土炕可能存在的缝隙,一氧化碳逐渐充溢了周骏的卧室。

在缺氧环境下,煤炭不充分燃烧会产生这种致命气体,无色无味,夺人性命。

周骏并非孤例。他死后的一个多月,河北多地频发煤气中毒案例。仅唐山市,至少六人因此死亡。尤其11月21日左右,阴雨天,多家医院收治了大批煤气中毒者,较往年大幅增长。

11月21日上午十点,47岁的那伟被发现死在自家养殖场旁边的平房内,土锅炉就摆在房间的墙角。出事那天他第一次用了新的清洁煤。

此前,那家用的一直是锰煤、大同煤以及当地产出的散煤。"父亲烧了几十年的煤了,从来没出现过问题。”那天明说。

11月22日晚上,唐山市玉田县林头屯乡后户部庄村黄家也用了新煤。

最早发现的是88岁的老人,一两天没见着儿子媳妇,她到屋里查看,结果看到两人早没了气息。

大儿子黄磊回忆,九十月份,村里大喇叭推广清洁煤,家里花550块钱买了1吨,到出事时仅仅用了半袋。他从用煤量推断,父母出事那天才用上新煤。

如果习惯没变,黄家父母会在晚上添满炉膛,再将方型的进风口遮上一半,这是河北农村常见的封火措施,目的是让煤炭烧得更持久,半夜不必起身添煤。

父母出事后,黄磊到家里看到,土炉子里不仅灰多,还有好些煤渣,有的还是完整球型,一碰,黄灰色外层掉落,里面枣核大小的煤炭没烧尽。

"以前散煤都能烧干净,也没有那么多灰。"他说。

这也是很多村民的共同感受。清洁煤不好点着,也烧不透,烧完留一堆小石子般的煤渣。再就是气味,清洁煤没烟,但很多人都闻到了一种特殊的有些晕人的气味。

对这些失去至亲的人来说,很难不将死亡原因与这种煤联系起来。

燃烧清洁煤的第一夜-激流网周骏家的炉子,热气经铁管流向土炕。受访者供图

好煤要配好炉

“清洁煤”,专业称呼是“洁净煤”,包括型煤、兰炭等多种类型。村民提供的照片显示,他们被推广使用的都是同一种洁净型煤,状如鹅卵石,直径五公分,也被人称为“煤球”。

煤炭质量最先被质疑,不过,各地政府及厂家均称,检测后没有发现问题。以兴隆县为例,截至2019年11月30日,该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对今年三家型煤配送企业配送到全县20个乡镇的型煤共计抽样检验33批次,经检测机构鉴定,全部合格。

另一个猜测是,往年散煤不充分燃烧同时会排出呛人污染物,处理后的洁净型煤则不会,反而失去提醒作用。

结合医务人员回忆和历史气象资料,收治病人最多时均为阴雨天。低气压笼罩下,空气易倒灌,煤炭更有可能燃烧不充分。

不过,多位遇难者家属都表示,每年冬天,低气压和大风必然会到来,以前晚上也从没被呛醒过。这并不足以解释人数大幅增长。

剩下的因素是炉子和使用方法。

多位学者浏览相关新闻后向极昼表示,清洁型煤应配专门炉具,而不是现在常见的土锅炉。

中国矿业大学副研究员邢耀文注意到,土锅炉空间小,或许并不适合大块的型煤燃烧,加上不当的压火操作,晚上不充分燃烧风险更大。

他解释,型煤制作如黄泥,由煤粉加粘合剂和水,压制成型,燃烧也如剥洋葱,一点点往里烧,要是空气不足,“烧到里面可能就烧不尽了。”

开封市洁净煤化工研究所所长周广宇推崇另一种型煤——蜂窝煤。他说,相比蜂窝煤广泛适用性,部分球煤不好烧,需配专门炉子。

"好煤要配好炉。"周广宇说,“不配炉子,谁知道什么后果。”

在学术界,洁净型煤需配专用炉具几乎是共识。

2017年8月收录的论文《京津冀民用洁净型煤产业发展思考及建议 》中,煤炭科学技术研究院有限公司工程师刘明锐写道,市场上通用炉具与型煤匹配性较差,近年推广的烧烟煤的炉具难以使用洁净型煤。

这种情况下,“洁净型煤产品有诸多不便,包括不易点燃、火焰高度不够、瞬时爆发力不够、不耐烧、封火难、有异味等等方面。”

在华东理工大学洁净煤技术研究所教授代正华看来,如果排除其他因素,今年煤气中毒人数又远比往年多,应考虑清洁煤是否适用现有炉具。

“不同煤燃烧特性很不一样。” 他认为,当下最科学的办法是组织煤燃烧专家团队实地调查,定量分析,"这应该是推广前做的工作。"

燃烧清洁煤的第一夜-激流网黄家的土炉子 受访者供图

兜底政策

多年来,民用散煤都是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范围重污染的主要成因。

相比之下,清洁型煤则经固硫等工艺,大幅减少了硫化物等污染排放,被视作散煤的替代品。

河北发改委去年10月印发的文件《河北省采暖季洁净煤保供方案(2018-2020年度)》显示,在河北,近两年洁净型煤的推广系针对清洁取暖不能覆盖的或工程未完成,不具备通气、通电条件的地区的"托底政策”。

2019年,河北省预计燃煤户数为640万户,到明年则降低到370万户,主要是"双代工程"(气代煤、电代煤)不能覆盖的张承保(张家口承德保定三市)边远山区和坝上地区。

这份文件要求河北各市,制定切实可行的洁净煤保供推广实施方案,将目标任务分解到县、乡、村、街道,纳入年度考核,建立问责机制。

各地行动时间并不一致。

以唐山市为例,丰南区8月22日已制定今年实施方案并在会上宣读,开平区发改局则在9月20日回复网友称,该区工作方案和实施细则还在研究讨论。

指令经乡镇,传达到各个村庄时,更大的时间差出现了。

直到儿子死后二十天,张桂苓才收到了唐山市古治区政府发给"广大农民朋友们”的纸质安全注意事项,落款日期为8月21日。

这些事项包括,入睡前卧室一定要开窗通风,火炕做好泄漏烟气封闭处理,炉子和卧室之间要有密封隔断措施,务必增加传统烟囱高度和直径等等。

张桂苓说,要是文件早点下发可能有用,现在一切都晚了,“我都没心思看这些了。”

各地区措施也不同。一些地方同时发放一氧化碳报警器或排风扇,一些地区则只提倡农民自己购买。

然而,即使配发安全防护设备的地方,具体执行也有不到位情况。

当村里派发设备的干部来到那伟家时,因为家里没人,一氧化碳报警器便没有发到那伟手里,而是存放在了他哥哥家。

失误不仅于此。平安堡镇镇委书记向媒体承认,派发清洁煤时要确保安装一氧化碳监测报警器,但没有想到,那伟住的小房间也需要用煤。

随着时间的推移,基层压力也在变大。

11月14日,唐山市开平区召开了洁净型煤推广及置换工作专题调度会。会上,配送率、收款率排名落后镇要作表态发言。

村民们感受更真切。张桂苓和黄磊均回忆,九十月份时还是自愿征订清洁煤,但进入11月,听到的消息成了严禁散煤,12月1日开始还将有无人机排查黑烟。这一说法得到了媒体报道印证。

尽管清洁煤推广并非新政。但在张桂苓和黄磊等人所在的村庄,今年还是首次推广,往年大街上的散煤贩子第一次不见了踪迹。

值得注意的是,当洁净型煤由上至下,层层推广到农村时,专用炉具并未得到同等力度的推广。

河北省洁净煤保供方案显示,对张承保边远山区及坝上地区不具备“双代”条件的,以推广洁净型煤为主,采取型煤与型煤专用炉具配套销售方式,确保型煤燃烧和排放达到最佳效果。

但对2020年底前拟实施清洁取暖工程的通道地区,该文件则只提到以推广洁净煤为主,未提及炉具配套。

一些地区曾注意到炉具配套问题。定州市官网显示,2018年8月,该市曾以“明白纸”形式推广配套炉具。

该明白纸提醒,“老炉具不节能、取暖效果不如先进民用炉具,与洁净型煤不匹配容易导致燃烧效果不好或煤气中毒等安全问题。”

但据多位遇难者家属回忆,今年他们所在村庄推广清洁煤时,没有类似提醒。

清洁煤派送到他们手里时,没有使用说明,没有安全说明,也没人说一定要配专用炉子。他们只知道,自己将用上更清洁、更环保的好煤,而且补贴后五六百块钱一吨,不比以前散煤贵。

各地炉具推广政策并不一致。

那家所在的承德市兴隆县,政策是买2吨煤送炉具,但那伟没订够所以没有。唐山市玉田县的黄磊说,添三十块钱可以领回炉子自己安装,他家没买。在唐山市古治区,买了2吨煤的张桂苓说,没有关于炉具的政策。

最新的情况是,辖区内有村民煤气中毒死去后,一些地方调整了政策。

据新京报报道,唐山市开发区发改局一主任科员表示,区内出现煤气中毒死亡情况后,政府掏钱买了一氧化碳报警器,挨家挨户发放。同时教村民将型煤敲碎成几块使用。

但对遇难家庭而言,这些措施已经无济于事了。他们搞不清楚原因,绝不敢再在晚上用清洁煤,转而依赖空调取暖。

张桂苓连空调也没有。她家只有儿子房间装了空调。儿子死后,她买来汗蒸褥子,白天点煤,晚上熄灭。“冷点也得这样,人命要紧。”她说。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燃烧清洁煤的第一夜-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wind_1917 

燃烧清洁煤的第一夜-激流网(来源:极昼工作室。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