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高兴今天来参加乌有之乡组织的这个活动。上午参观的《光辉起点》主题展览让我很受教育,“京师大学堂”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起点,我们现在开会的这个“亢慕义斋”,就是一百年前,李大钊成立中国第一个马克思主义研究会的地方。一百年后,我们能坐在中国第一代马克思主义者寻求真理发现真理的这个房间里继续学习真理,这件事本身就很有意义。在这里,我不但又一次真切感受到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从无到有,从传播到发展的艰辛不易;感受到了第一代马克思主义者为了救国救民,为了实现社会主义理想所付出的代价是多么巨大;更使我感受到了,保护革命成果,巩固人民当家作主的权力,更加重要。

陈洪涛:出研究室入群众,今日更比当年强-激流网

保护革命成果,巩固人民当家作主的权力,自然需要培养和造就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而怎么培养和造就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怎样才能保证无产阶级革命事业不会得而复失,保证人民政权不会改变颜色?这也是毛主席那一代马克思主义者一直思考的问题。1964年6月16日,毛主席发表了关于“无产阶级的革命接班人”问题的讲话,提出了接班人的五个标准。简单来说,一,是真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二,全心全意为中国和世界的绝大多数人服务;三,能够团结绝大多数人一道工作;四,模范执行党的民主集中制;五,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富于自我批评精神。

毛主席在他的晚年,一直不断强调,符合这五个标准的人,一定是在群众斗争中产生的,一定是在革命大风大浪的锻炼中成长起来的。只有在长期的群众斗争中,不断考察和识别,才能挑选和培养出具备这五个条件的接班人。毫无疑问,文化大革命就是一次培养和造就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运动。而且,我们一定要注意一点,在毛主席的相关理论和实践中,这种接班人,不是培养和造就一部分,不是培养和造就一个两个,而是要培养和造就“千百万”个。为什么?因为最大多数人的命运不能交给少数人来掌握,无产阶级的阶级命运不能交付给一两个英雄与领袖,革命不是由“精英”包办的,执政掌权更不能由一小部分人来代替无产阶级。如果只是个别人代替大多数人,而广大人民群众自己没有学会自我解放的本领,不能锻炼巩固壮大无产阶级的阶级队伍,不能训练出无产阶级作为一个阶级整体在夺取政权之后掌握政权的能力,直接管理国家、管理社会的能力,那人民就只剩下名义,权力依然会丢掉。

但是很遗憾,文化大革命没有完全达到这个目的。在那场运动中,由于复杂的形势,和当时的历史局限性,很多人没有真正理解毛主席的意图,没有承担起相应的责任。我举个例子,去年6月26号去世的王大宾,是文革学生造反派五大领袖之一。他当年能够在文革初期的群众运动中涌现出来,成为学生领袖,那当然是那一代革命青年中的优秀人物,自然也是属于毛主席所说的,要培养和造就的千百万接班人之一。在王大宾生前,我曾和他有过多次接触,老人很实在,我记得最深刻的是,他曾经不止一次向我表达过这样一个观点——毛主席是正确的,没有错,但是我们这些人当年太年轻,辜负了毛主席的希望,没有承担起这个历史责任。你们现在的年轻人要吸取我们的教训。他曾当面对我说,我知道自己水平不行,但我至少要做到不胡说。不能从个人利益得失出发,轻易对历史下结论,误导后来人。

王大宾说这些话是很认真很真诚的。我觉得,这一定是他这些年来认真思考的结果。他最后一次见到毛主席,是1968年7月28日,当时是毛主席召见他们北京造反派“五大领袖”。在那之后,“五大领袖”就逐渐退出了运动的前沿,因为他们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就像后来王大宾所反思的,辜负了毛主席的希望,没有承担起这个历史责任。这个也很正常,他们当年都很年轻,都是凭着朴素的阶级感情和真诚的革命热情来投入运动的,并不见得在当时就能完全理解毛主席发动文化大革命的意图,就能达到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五个要求。后来有个别研究这段历史的人讲,说是毛主席“抛弃”了这些人。其实我不是这样认为的,我认为,这恰恰是毛主席要让他们进一步在大风大浪中锻炼自己,提高自己,接受群众斗争的考验,最终能接近或达到这个要求。至于后来毛主席逝世,文革结束,他们这些人因为参与文革而遭到清算,恰恰是他们、以及包括他们那一代人在内的中国的无产阶级队伍,没能在短时期内,没能在毛主席生前、毛主席还能为无产阶级保驾护航的时候,通过锻炼迅速达到接班人的五项要求,所以才没能接到这个班,出现后来的结果。我们当然不能苛求那一代人,不能苛求当时的人民群众,因为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的任务,任何人都不可能超越历史的发展,包括毛主席在内,也是这样。但是他给我们指出了方向,给我们留下了基础,正是有了这个方向和基础,我们才知道今天该怎么做。

就在那次毛主席召见学生造反派五大领袖的时候,当年22岁的韩爱晶,曾当面请教了毛主席一个问题:“再过五十年,一百年,如果中国出现了分裂,你也说自己是毛泽东思想,他也说自己是毛泽东思想,出现了割据混战的局面那我们怎么办?”毛主席回答,“你们要跟人民在一起,跟生产者在一起,把他们消灭干净,有人民就行。”“最怕脱离工人、农民、战士,脱离生产者,脱离实际,对修正主义警惕性不够,不修也得修。”

我认为,韩爱晶当年向毛主席提出的这个问题是很重要的,五十年已经过去了,虽然今天没有出现他当年所疑虑的中国分裂的情况,但是在思想认识上,在理论层面,不就是出现分裂了吗?难道现在不是你也说自己是毛泽东思想,他也说自己是毛泽东思想,不是在思想理论上恰恰出现了“割据混战”的这种局面吗?

所以说,不管他们当年那一代人有没有承担起他们的责任,是不是辜负了毛主席的希望,但是他们都已经在自己的能力条件下起到了自己的作用,比方说韩爱晶,我个人认为,他在历史上有一个最大的贡献,就是当年他敢于思考所引出的毛主席的那个回答——“你们要跟人民在一起,跟生产者在一起……”,“最怕脱离工人、农民、战士,脱离生产者,脱离实际……”

对于今天的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继承者来说,在汲取了文化大革命的宝贵经验教训之后,是否跟人民在一起,是否脱离生产者、脱离实际,正是我们辨别真假毛泽东思想的一块试金石,正是检验我们自己能不能站稳脚跟、坚定无产阶级立场,到底是为了谋求个人利益还是为了争取无产阶级整体利益的一把标尺。要想成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首先就要看你是不是像毛主席所说的跟人民在一起,跟生产者在一起,只有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永远跟最大多数人站在一起,才可能通过群众斗争的锻炼和考验,最终达到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标准!

这些话,不是只停留在口头上说说,一定要用具体行为去表现。老百姓受苦受难受欺负受压迫的时候我们是不是感同身受、心怀同情?下岗工人维权,失地农民维权,被强拆的群众维权的时候,我们是不是能关心他们帮助他们支持他们?你谈起毛主席热泪盈眶,你讲起革命激情洋溢,你写起文章天花乱坠,但是底层老百姓上访你却跟权贵官僚一样说是“刁民”,劳动者被996、251、过劳死你却站在资本家一边,青年人起来斗争你指责是“境外势力”……你再说自己是“毛主席的小学生”,你再说自己是毛泽东思想的继承者,但一到这种具体事件上,就能检测出你脑子里是假毛泽东思想,你是假毛泽东思想继承者,因为你根本没有站在最大多数人的一边。

当然,每个人的具体条件不一样,我们不是要求大家都去做一样的事,但我们一定要力所能及地、以各自有利的形式积极参与到群众斗争中去,走出书斋,走向社会。我们现在坐在“亢慕义斋”,这墙上还挂着一百年前的对联,“出研究室入监狱,南方兼有北方强。”一百年前的第一代马克思主义者当时就是抱定这样的决心去传播马克思主义的,他们就知道要从研究室走出去,我们当然比他们当年的条件好的多,安全的多!我们更应该“出研究室入社会”!“出研究室入群众”!

有人说,今天这个时代需要毛泽东,呼唤毛泽东,但我们首先更要理解毛泽东,不要把希望寄托在一两个英雄人物的身上。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学习毛泽东,虽然时代不可能造就第二个毛泽东,但我们应该用一批人,一个集体,一个阶级的努力来起到毛主席的作用,毛主席就是要培养和造就千百万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我们就是要在这个深入群众参与群众斗争的过程当中,在未来的社会主义运动中,不靠一两个英雄人物,而是依靠群众,依靠千百万这样的人,承担起这个历史责任。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不辜负毛主席的期望,才能成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将革命进行到底。

陈洪涛

2020年1月11日下午,于亢慕义斋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陈洪涛:出研究室入群众,今日更比当年强-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陈洪涛:出研究室入群众,今日更比当年强-激流网(作者:陈洪涛。来源:造二代。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