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开年就不平静。1月3日,特朗普下令,美军在伊拉克巴格达国际机场炸死伊朗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引起世界舆论哗然。直到今天(1月12日),该事件及其后的事态发展,依然牵动着全球舆论焦点。基于现有的信息,我们可以尝试着分析该事件,以便更好的关注事态进展,同时本文最后为大家说明了笔者看待此事的视角。

中东的义战与非义战——评伊朗局势-激流网

一、特朗普为什么下令炸死苏莱曼尼?

特朗普上任后,美国的对外政策采取战略收缩态势,伊朗则在中东地区积极扶植境外亲伊朗武装组织,集军事、情报、外交功能于一体的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在这个过程中是一股非常重要的力量,其指挥官苏莱曼尼在伊朗国内的地位不言自明。所以,苏莱曼尼早已成为美国的眼中钉肉中刺。从现有新闻信息看来,2019年12月31日,由于美国长期以来肆意干涉伊拉克内政,引发了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馆被伊拉克民众冲击事件。炸死苏莱曼尼这一行为是特朗普对该事件的回应(美方认定该事件的背后推手是伊朗,而具体操刀这类工作的正是苏莱曼尼)。当我们回顾历史,会发现类似事件已经发生了不止一次。远的有1979年11月4日,伊朗激进学生组织占领美国驻伊朗使馆,劫持52名美国人,这些人质被扣444天;近的有2012年9月11日晚,美驻班加西领馆外发生了大规模的反美示威游行,美国驻利比亚大使史蒂文斯遇袭身亡,这是33年来美国驻外大使首次死于武装袭击。但这两次相同性质的事件都没有使美国像这一次一样离战争如此之近。那么为什么这一次特朗普会选择如此极端的方式,用近乎宣战的恐怖主义战争行为回应呢?笔者认为大致有以下几点原因。第一,美军炸死苏莱曼尼之后,民主党针对特朗普的弹劾门在本次事件的热度面前瞬间失色,特朗普成功的将国内指向自己的矛头和民众对弹劾门的关注转移开了,极大削弱了民主党的舆论攻势,还使自己又一次成为了世界政治舞台上最闪耀的明星,所有的聚光灯都照向了他,从而提高了自己的政治影响力。第二,这场“精彩的”斩首行动展示了美军强大的武力和情报能力,充分迎合了美国很多民众的世界宪兵的帝国主义情绪,估计很多支持特朗普的美国人会欢呼“让美国继续伟大”!这无疑能够提升特朗普2020年大选选情,巩固甚至扩大自己的票仓。第三,大多数共和党参议员在事件发生后公开表态,为特朗普的刺杀决定做辩护。这表示共和党为了派系利益已经不顾美国统治阶级的整体利益,选择了与特朗普政治绑定。这正中特朗普的下怀,他当然非常乐意将整个共和党绑上他的战车。有了共和党的全力支持,特朗普2020年的选情才更有保障。这也将使他在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无往而不利,弹劾成功的希望也就更加渺茫。最后,此次刺杀伊朗将军事件发生在中俄伊三国联合军演结束后的第四天,不得不让人感到耐人寻味。通过以上分析,我们可以看出,刺杀苏莱曼尼的行动非常符合特朗普的执政风格和个人性格,显示出他爱出风头,无视规则,不顾后果的疯狂、自大和极端自私的特点。

二、伊朗的反应

苏莱曼尼遇害给伊朗出了个大难题:到底要如何回应此事才合适?伊朗的第一轮报复是在1月5日宣布中止履行伊核协议第五阶段。实际上之前伊朗已经中止履行了四个阶段,第五阶段是对离心机数量的限制。第二轮报复就是1月8日伊朗革命卫队发射导弹轰炸位于伊拉克的两处美军基地,没有造成任何人员伤亡。原来伊朗在轰炸之前向伊拉克政府通报了本次轰炸的计划,伊拉克政府又通报了美国,所以在导弹来袭前美军基地中的人员已经全部躲入了防空洞。伊朗外长扎里夫在轰炸结束后表示:伊朗已经进行了对等报复,并不寻求事态升级或战争。可以看出伊朗的反应还是很克制的,报复措施更多的是给国内民众一个交代,回应民众的反美情绪。1月8日一架乌克兰民航客机刚从德黑兰机场起飞就坠毁,1月11日伊朗军方承认飞机是被“非故意”击落。伊朗此举是在极度紧张的状况下的误操作,侧面反映出伊朗方面的紧张程度。1月11日,在伊朗军方承认误击乌克兰民航客机之后伊朗爆发了大学生抗议游行,矛头直指哈梅内伊和已故的苏莱曼尼。在这样一个本该一致对外的当口发生了反哈梅内伊的游行,说明伊朗的国内矛盾已经极其尖锐。上世纪70年代末,伊朗人民发起了伊斯兰革命,反对国王推行全面西方化和世俗化的政策,推翻了美国扶植的巴列维王朝,结束了伊朗反动黑暗的君主体制。但是伊朗人民没有想到,伊斯兰革命胜利40年之后的今天,伊朗社会生活从全盘西方化、世俗化掉入了另一个反面极端:伊朗政教合一的体制使宗教领袖成为国家的最高权力者,《古兰经》成为规范人们生活和一切行为的准则,一个新的教士阶层盘踞在人民的头上,不但在物质上,而且在精神上剥削压迫着广大人民。伊朗伊斯兰革命终于走向它的反面。伊朗现政权的统治合法性在于伊朗人民反对帝国主义侵略干涉和伊斯兰复兴的要求,但现在看来这条路即将走到尽头。一方面,由于伊朗反动统治阶级根本不可能保证国家的独立自主性,赶走了美帝又迎来了其他的帝国主义国家,上世纪80年代的两伊战争就是明证。另一方面,人民受到精神和物质的双重压迫,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深受其苦。在这种国内矛盾危机重重的情况下,伊朗反动统治阶级活动空间极其狭小,既要通过摆出坚决反美的姿态来转移国内矛盾,又不能太过火引发动荡局势而影响自身统治的稳定性。这样走钢丝的游戏能玩到几时?

三、中东局势将如何发展?

结合进入新世纪以来世界政治局势的发展变动情况,我们会发现“和平与发展”从来都不是资本主义世界的主题。只是最近几十年来随着社会主义阵营的逐步解体,世界经济向全球化迈进,使各国垄断资本拥有了新的市场和大量可供剥削的廉价劳动力,暂时掩盖了各国的阶级矛盾和不同国家垄断资本之间的矛盾。随着新的市场被瓜分完毕,资本增殖的空间越来越小,资本主义世界各个国家内部的阶级矛盾渐渐不可调和,各国垄断资本之间的利益矛盾也趋向尖锐。“帝国主义是现代战争的根源”,“战争是政治斗争的最高形式”,中东政治局势作为帝国主义争霸过程中的一部分,将会随着这个过程的发展而发展。美国方面,特朗普炸死苏莱曼尼的举动固然能为他自己带来诸多好处,但这对国际政治的影响极为深远,很大程度加深了国际秩序的不确定性,也撕下了美国经常戴在脸上的正义假面,在国际交往和人心道义上失分严重。同时,这也说明美国黔驴技穷,只能用这种恐怖主义手段遏制伊朗的反美活动。伊朗方面,统治阶级本身具有反帝的动力,同时,为了维护统治阶级的政权合法性,转移国内矛盾,赢得背后的帝国主义国家的支持,都将使伊朗不得不在反美的道路上继续前进。而伊朗研发核武器的举动必定不见容于美国,接下来美国围绕伊核问题将会有更多动作。可以预见,中东地区势力范围的争夺和代理战争会愈演愈烈。

四、站在最大多数劳动人民的一面

“承平日久,人不知兵。”但战争的威胁如影随形,它躲在阴暗的角落中浮现出模糊的形象,人们已经听到它的狞笑声越来越近。作为普通人,战争带来的痛苦是难以承受的,看看二战以来连绵不断的战争对老百姓的摧残:朝鲜战争、越南战争和近几年在中东的战争使得多少无辜的老百姓丧生,多少家园被摧毁,制造了多少无家可归流离失所的难民。但是,我们的世界存在正义的和非正义的两种战争。正义的战争是被统治阶级反抗反动统治阶级的战争,是受压迫的人民起来反抗压迫者的战争,是受侵略的民族反抗外来侵略的战争。正义的战争值得我们为之奉献生命,但帝国主义国家之间争夺利益的战争却驱使着各国的劳动人民兵戎相见,动辄夺去亿万人的生命,而统治阶级本身就算战败往往也能够逃过应有的制裁,这是无耻的,更是罪恶的非正义战争。所以,我们应当支持正义的战争,反对非正义的战争。具体到中东局势,我们应该支持伊朗和中东地区任何国家的劳动人民抵抗美国侵略的正义战争,我们应该反对美国在中东地区进行的任何形式的非正义战争。同时,我们还应该支持美伊两国劳动人民反对本国的反动统治阶级施加在人民身上的剥削与压迫,为争取真正民主和自由的社会而斗争。归根到底,我们要听从那位伟人的号召,永远“站在最大多数劳动人民的一面”。

谨以此文哀悼乌克兰民航客机遇难者。

2020.1.12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中东的义战与非义战——评伊朗局势-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中东的义战与非义战——评伊朗局势-激流网(作者:百丈冰。本文为激流网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