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李文亮医生的头七。

尽管已过去七天,但李医生仍然活在我们的话语里,被人纪念着、哀悼着。间或也有一些声音:“你们是不是对他评价太高了?”

近日,钟南山院士在接受采访时哽咽着说,“我认为大多数人都认为他(李文亮)是中国的英雄。我也是。我为他感到非常骄傲。”这段采访视频将公众对李文亮医生的心意再度激发、汇聚起来。

纪念李文亮:愿哨声响亮-激流网

笔者认为,“李文亮是不是被过高评价”是一个伪命题。李文亮得到的种种评价都来自民间,从喧哗的众声中涌出。与其讨论我们是不是给了他过高的评价,不如思考,为什么民众给李文亮如此高的评价。人们对哨声的呼唤本身就是一种哨声,人们对吹哨人的评价也包含着对环境的评价。而在网络上的各种追悼、李文亮医院下的鲜花,既是人们对这名医生的悼念,也是民众对这场非冠肺炎疫情的反思。

读懂李文亮;才能读懂疫情与民意,这句话反过来也成立,读懂疫情与民意,才能读懂李文亮。

李文亮本来没想做英雄,他只想做一个兢兢业业的医生,一个尽职尽责的丈夫和父亲。但在疫情的背景下,李文亮三个字,既是他本人,也成为一个符号。符号的意义多是来自外界的赋予。但这并不奇怪,哪个公众人物不是符号呢?更何况,公众对李文亮的解读并不违反他本人生前的志向,他也明明白白说过“一个健康的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

这几日,也能看到指责别人“带节奏”的言论。对此,笔者颇不以为然!“带节奏”一词往往默认别人都是没有思维能力的,一带就跑;也仿佛在简单化我们正在面对的疫情狙击战。其实纵观舆论场,虽然争吵不休交锋不断,但是在一些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公众发出的合音往往清晰而响亮。“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公道自在人心”,这些都不是空话。疫情狙击战中,纵然大家心中有这样、那样的意见,但无论是失去亲人的家庭,还是患者、疑似患者,无论是普通民众,还是医护人员,都没有放弃防疫的努力和决心,没有放下同情与爱心。

对哨声的尊重,是对吹哨人最好的祭奠。只有当吹哨人多起来,哨声不再稀缺也不再被打断,我们才有资格对吹哨人挑三拣四。而真到那个时候,吹哨人竞相凭借专业知识和说服能力去争取听众,我们社会整体的安全系数肯定会上升几个层级。

由吹哨人引申出来的反思还在于,什么是真正有益的大局观?一些制止吹哨、诋毁吹哨人的人,最喜欢拿“大局”说事。但他们往往忽略了,短视、畸形的所谓“大局观”最终会损害大局。哨声常常很刺耳,似乎“不顾大局”。但是人们被哨声惊醒了,紧张起来、行动起来,大局反而会迅速稳下来。1月20日之后,全国各地合力抗疫就正说明了这点。具体而言,如果李文亮们的哨声当时被更多人听到,被关键岗位的人重视,防控措施早一点出台,疫情的蔓延速度肯定会降下来。这是人们在怀念李文亮时想要表达的心声。

系统思维告诉我们,复杂系统要想稳定、健康运转,不能靠僵化、本位主义的思维,必须依赖容错、纠错机制,对哨声的宽容也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环。关于什么是安全健康的社会,需要一场大讨论,李文亮医生的言行与经历只是一个引子。

疫情爆发后全国的动员,对公益捐助加强监管,及时派遣调查组,发现了干部的失误就及时批评,被约谈的干部立即向群众逐个道歉……这些都是对哨声的回响,相信还会有更多的回响,延宕而悠长。

愿哨声继续嘹亮,愿每段哨声都收到真诚的回响。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纪念李文亮:愿哨声响亮-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纪念李文亮:愿哨声响亮-激流网(作者:西坡。来源:風聲評論。责任编辑:黄芩)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