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犯的错 山东照抄了一遍-激流网

今天上午9点,浙江发布微信号推送了一条疫情消息,昨天浙江新增的28个确诊病例里,27个来自十里丰监狱。

当大家还沉浸在震惊中时,今天下午三点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司法部监狱管理局负责人何平公布了一组截止昨天24时的数据:

全国3省份5监狱发生感染,505人确诊。

3个省份里,山东省在浙江省披露消息后,快速打了一套组合拳。

上午9点45分,山东省委组织部公众号“鲁祖轩”发布,因任城监狱疫情防控不力,免去解维俊省司法厅党委书记、厅长,省监狱管理局党委书记、第一政委职务。

15分钟后的山东省政府新闻发布会上,发布了一组数据:

任城监狱服刑人员确诊200人,干警确诊7人。

济宁市是山东省的监狱重镇,共有8所监狱。其中,任城监狱位于济宁市任城区二十里铺街道。这里关押着2000余名犯人,有职工600余人。

应该说,新闻发布会梳理的时间轴还是比较清晰的。

2月初,任城监狱个别管教人员出现咳嗽症状。2月12日下午,该监狱一封闭值班干警因咳嗽到医院就诊被隔离收治,2月13日晚22时核酸检测后确诊;同日下午18时,该监狱一封闭备勤干警核酸检测后确诊。

此后两天,任城监狱开始排查密切接触人,隔离干警职工和转移服刑犯人。

2月16日至20日,对所有干警职工、服刑人员等2077名相关人员的核酸检测完成,确诊207例:

干警7例之前已统计在济宁病例中实时发布。

大星仔细查了一下,发现并不是那么回事儿。

根据济宁卫健委2月13日到20日的通报,2月13日,济宁公布新增确诊3人。73岁的张某肯定不是任城监狱的干警,47岁的秦某和49岁的陈某应该就是任城监狱最早确诊的两名干警,其中秦某与外省返济人员有密切接触史,之后3天新增确诊病例,只有4个和秦某陈某有密切接触。

2月16日至20日的情况通报:

无新增疑似病例。

人数差不多能对上,但是,济宁市的各个方面始终没提及秦某到底是什么身份。

不仅如此,在任城监狱的社交媒体上,2月10日,第一批进驻的干警以“80急先锋”的称号向监狱党委交递了请战书,再次加入第二批执勤队伍。任城监狱微信公众号的推送中说:

取得了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的阶段性胜利。

官方不说,老百姓就只有猜了。

秦某2月6日出现发热症状,在此后的一周时间里,他接触了同事、单位医务室医生、父亲等人。

在他确诊前后,济宁市一些警务人员居住小区里已经贴出封闭通告。比如,济宁东方御园小区曾发出紧急通知:如有鲁西监狱、任城监狱、里彦电厂的业主,请尽快联系物业报备。

在秦某确诊后,济宁人民的微信群里就已经在传任城监狱出现了“情况”。

随着讨论越来越热烈,济宁人民的很多工作和家庭微信群被莫名其妙地解散了,当地一个朋友发现自己被移出了公司的工作群:

我还以为自己被开除了!

今天,济宁人民提前一周已经猜到的信息,终于得到了官方证实。

相似的情况也出现在了浙江省十里丰监狱。浙江省司法厅的领导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他们1月底和2月份都向社会公布了病例。

十里丰监狱地处浙江衢州,大星只在当时衢州的通报里找到了模糊的病例信息:

并没有体现病人是在哪里发现的,也没提示他们之间的关系。

据《新京报》报道,十里丰监狱民警罗某在1月14日至19日回武汉探亲,返回单位后刻意隐瞒一直上班到1月25日。1月25日被属地疾控部门发现后要求罗某进行检测,1月27日核酸检测呈阳性。

到现在已经接近1个月了。

今天披露监狱病例信息的三个省份里,湖北省是最有经验的。他们今天并没有说之前披露监狱病例的具体日期,只是提到:

前期已纳入相关地区统计并发布。

湖北省累计确诊人数超过60000人,大星实在没办法在“前期”和“相关地区”的披露里找到线索。

今天三省披露了情况后,相关地区和相关领导已经有11人被免职,1人被处分,1人被查。

司法部已经派出28个督导组,由厅局领导带队,赴各地监狱系统开展督查。

希望他们不会在高墙内发现意外了。

比起这几百例新增的确诊,更糟糕的是,过去这一个月,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信息透明和信任,就这样被破坏了。

要知道,这些透明和信任,是用很多人的时间、名誉,甚至生命换来的。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武汉犯的错 山东照抄了一遍-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武汉犯的错 山东照抄了一遍-激流网(作者:郝大星。来源:星球商业评论。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