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封城日记》的是是非非-激流网中新社记者全安华摄

近来,身临围城武汉,每天看方方的《封城日记》,也每天看评论《封城日记》的文章。

说实话,方方的《封城日记》写得比较平实,有烟火气,甚至比较随意,有时还忍不住爆几句粗口,说几句狠话。有人批评说日记是道听途说,特殊时期宅在家里的方方要写日记大约也只能道听途说罢,她也没有深入一线采访核实的条件。好在方方的朋友多,且又多是各界精英,这样她就耳目灵通,能比一般人了解更多的信息。可能方方性格本身就有武汉人心直口快的特点,加之即时信息真伪难辨,难免有些信息与实际情况有出入,某些批评者抓住一鳞半爪未经验证的信息,称方方是有意造谣,专事抹黑,似乎是小题大作,大可不必。

更多的批评者则认为方方在日记里写了大量病毒肆掠的惨况、死亡的恐怖、民众的恐慌这些负面信息,其目的在于渲染悲情,引导人们消极悲观,挑拨民间对体制的不满情绪,从而不利于振奋精神、团结一致战胜疫病。奇怪的是,持这样的观点的人竟大多是所谓左翼人士。反倒是百姓对封城日记比较包容,大多比较喜爱,于是又有人说,方方专写抹黑体制的文章不过是为了迎合“无知”老百姓“专门喜欢听政府坏话”的心理,搏眼球赚流量而已。因此方方的日记也不过是她一贯从事投机事业的的一部分。

说到此,就不得不提方方与左派的一段公案,就是那个有名的“软埋”事件,因为“软埋”事件左派和方方结下了梁子。方方的《软埋》我看了,从政治上看确是一部为土改翻案的小说,她写到无辜甚至高贵的地主在以革命的名义下惨遭灭门,充满了对地主主人公的同情哀伤。当时我就想,写出了《涂自强的个人悲伤》的方方怎么又会写出《软埋》这样的小说呢!后来我才知道方方是用她的普适的人道主义来指导写作的,无论对于命运悲惨的农家子涂自强、还是被时代潮流颠覆毁灭的地主后代,她都要予以了深切同情与怜悯。但她不知道好地主不等于好地主阶级,没有革命的人道主义就没有人民的人道主义,资产阶级的人道主义具有虚伪反动的局限性。同样这次的封城日记,我倒没觉得方方内心有着某些人所猜想或批判的不可告人动机,或许根本就没有这么复杂,其实就是她一贯秉承的人道主义精神又一次不由自主的泛滥。

作为知识分子的方方,无疑位列精英的一员,对于她的精英理念和身份我想是不会有什么疑问的,她的出身、成长经历和获取的知识决定了这一点。在封城日记中她写到人们的痛苦、社会的苦难,确实是真实的存在,她也确实没有准确找出产生问题的根源和解决问题的方法,很多语言近似于情绪化的渲泄。也许恰恰是这一点,使她的日记获得广大的受众。毕竟大多数普通人感兴趣的不是政论文章,不是专家的报告,也不是令人生厌的赞美诗,只有那些带着寻常人间烟火气的、在平凡生活中所熟悉的点点滴滴,才能引起共鸣,获得温暖真实的体验。只有真实的东西才更容易被认可,如果在真实的基础上还能促进社会反思,也就具有了作为文学的基本意义,至于其它有必要再作无限的发挥和挖掘吗?

当然对于左派来说,方方的思想层次远远不够,甚至不得不怀疑她的写作动机,但是从某种意义上讲,效果不是比动机更重要吗?或许有人认为,日记的效果糟透了,只会令人消积悲观,丧失斗志,消解政府带领民众的抗疫的热情,但事实上情况根本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社会本身是复杂的,文学的表现手法也应该是多样的,再说仅仅一个方方的“怪话怨言”就能牵着广大民众的鼻子走?这也太小看群众了。伟人不是说过“让人说话,天塌不下来”。对于方方及其《封城日记》,是不是更应该持一种包容和实事求是的态度,对事不对人,对此事不对彼事,不宜过度发挥解读。如果说方方的《封城日记》不好,那么,希望有左翼人士能创作出比方方更接地气、更能获得百姓认可的作品来影响群众、争取群众,横加指摘、上纲上线,只能在狭窄的圈子里获得一些有限的认可。《封城日记》毕竟记录了一段真实的历史,这是一场悲剧也是一场奋起抗争的战斗,有血泪、呼号也有号角、希望!

2020-2-25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方方《封城日记》的是是非非-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方方《封城日记》的是是非非-激流网 (作者:滠水农夫。本文为激流网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黄芩)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