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前天发了一个消息。

云南大理,市委书记被就地免职,市长、副市长被撤职,包括他们在内的8名领导干部遭到问责处理。另有大理州委、州政府,大理市委、市政府和大理市纪委监委等5个单位均被通报问责。

大理官场翻了大船,起因却是“小小的口罩”。

小小口罩,翻了大船-激流网

2月5日,网上曝出大理官方“趁火打劫”——他们以“紧急征用”的名义,将重庆、黄石、成都、慈溪等多地从国外采购、途经大理的医用口罩“截胡”。这种做法明显是出于地方利益而不顾防疫大局、不顾他人生死,同时也在无形中挑战、动摇了中央权威,自然不被公众所容忍,所以不但舆论大哗,全国骂声一片,就连人民日报新华社等官媒也加入声讨,怒斥“大理无理”。

在2月6日我写的一个有关咱们方城的文章中,就提到过大理这个事儿。

不过我写的那个文章发出几个小时就被删了,可能怪我从大理的口罩,又说到了咱们方城的口罩吧。

我在那篇被删的文章里,只是举大理“截胡”口罩这个例子,然后说,全国都急缺口罩,尤其是医用N95口罩,全国的医院都在向社会求助,我们南阳也不例外,方城更不例外,咱们方城的医生护士N95口罩都无法满足,可是我却从方城电视台、方城消息等官媒的报道中,天天看到咱们县领导(注意:不是一个两个)都戴着N95口罩出镜——不管是在屋里开会,还是去外面检查,都是戴着N95,明显跟普通群众不一样,跟一线值班的公安、交通、城管、工商、社区等基层工作人员不一样,跟县医院欢送治愈病人出院的医护人员不一样,让人看着很不适应。

小小口罩,翻了大船-激流网

其实我在此前文章里都顺便有过这方面的提醒,希望领导们能够照顾一下群众的观感,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不要在这种“小事儿”上显得太“另眼另色”。说实话,不是隔离区里直接面对新冠病人的医生护士,根本不需要戴N95,何况那N95戴着还憋气,人家钟南山都是在医院才戴N95,出了医院就戴普通一次性口罩,你又不是一线医护人员何必把自己搞的既不舒服又让人“说闲话”呢?

遗憾的是,接连几天看方城电视台、方城消息等官媒报道,领导们特立独行顾盼自如,好像根本不知道群众对此有看法一样,甚至那天南阳市的领导来方城视察防疫工作,连人家市领导都是戴的普通一次性口罩,随行人员都是戴的普通一次性口罩,可就咱方城陪同的领导还是戴着N95出镜——你这不是硬往群众眼里“推石磙”嘛!

小小口罩,翻了大船-激流网

所以那天我就忍不住问——

为什么疫情如此严峻、物资如此匮乏、连医护人员都告急的时候你们还能戴着N95口罩?你们的口罩是从那里来的?如果是防疫需要统一给你们配发的,为什么不先尽着一线医护人员?如果是你们自己掏钱买的,为什么不利用你们的购买渠道帮一线医护人员解决燃眉之急?还要让他们“通过各种渠道向社会发出求助信息,求购或接受捐赠防护物资”?

能戴着N95口罩的,都是一些领导干部,所以我就在文中问,难道现在N95口罩已经成了证明你们级别、官位、身份的象征了吗?这就是你们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吗?这就是你们在疫情面前跟群众同甘苦共患难、众志成城万众一心吗?不求你们跟普通群众一样,你们先考虑考虑一线医护人员好不好?如果一线医护人员的安全防护不能保证,你们就是戴上一百层的N95口罩也保证不了你们的安全!

我既然要说这个事儿,自然不必遮遮掩掩,所以就直接表明观点——

表面上看,这也可能是不懂科学,比老百姓还恐慌的一种反应;往深处说,这或许是自私自利,贪生怕死的个人素养问题,是跟一线医护人员抢救命物资;再往深处挖,这其实是官本位、特权思想作怪——小小一个口罩,足以看出人性道德,看出阶层差别,看出阶级壁垒。

我最后也直言不讳:

“不管这篇文章某些人看到看不到,我都要在此提醒一下,抗疫紧要关头,只要医用物资紧张的局面没有得到缓解,方城一线医护人员的N95口罩不能保证——再看见你们戴N95口罩,我就公开举报!”

这个文章发出几个小时就被删了。

然后那两天就有方城的朋友对我讲,他在朋友圈里转了我这个文章,他的一个方城县直某单位的朋友看到后也转了,结果他那位朋友就被单位领导批评,直接要求删除——还要求以后别再转“方城故事”的文章。

还有人给我打电话善意提醒,不要总盯着这种东西,这样“对你不好”,“对你家庭不好”。

我知道对我不好,可我就是这样的人啊!我如果连这话也不说,那我还不如死球了算了!

然后在我这篇文章发出即删的第二天,2月7日,我看到咱河南的书记到南阳检查工作,人家戴的就不是N95,而是普通一次性口罩。陪同他检查工作的南阳市委书记张文深在内的所有人戴的也都是普通一次性口罩。

小小口罩,翻了大船-激流网

然后同一天,我看到浙江省政府发出了一个“口罩十条”,其中就有一条,“严禁公职人员私自占用全省统一调配的医用口罩,除特殊岗位防护需要外,公职人员一般不得佩戴N95医用防护口罩”。

然后2月8日,北京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第十八次会议上,明确要求:全市公职人员在一般情况下不得佩戴N95医用防护口罩——而且,请注意,还不能买!

然后2月10日,最高——听清楚了——领导人调研首都疫情防控工作,人家戴的也是普通一次性口罩!

小小口罩,翻了大船-激流网

这说明什么?

这不是说明上至国家,下到北京浙江河南的领导都听我的话不戴N95,而是说明人家本来就认为领导干部应该带头儿戴普通一次性口罩,不能跟医护人员争戴N95——当然反过来也证明,我的看法还是对的嘛!

后来我看方城电视台、方城消息的报道,咱方城的领导们从那儿以后也都再也没戴过N95——他们当然不是看了我的文章才不戴N95的,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最高的领导人都戴普通一次性口罩了,撑死他们也不敢跟最高的领导人不保持一致啊!

小小口罩,翻了大船-激流网

所以有朋友讲,你厉害呀!你写了那个再看见他们戴N95口罩就公开举报的文章之后,县领导们真的都不戴N95了。我说,你想多了,他们才不鸟我呢,他们是终于醒过味儿来,自己必须得跟党中央保持一致了。

但是既然人家不鸟我,我为什么还要写文章说这个事儿呢?

其实我本来就想着,文章删了,人家此后也没再戴N95,这事儿不就过去了吗?——反正不管啥原因这个问题都不存在了,谁再扯这个话题谁特么就是不识时务嘛。

可是,就在前几天夜里,准确点说,就在2月20号的晚上,有个自称“凤瑞办社区”的人突然跑到我家——我得解释一下啊,过年回来我就没走,我是真不想走,在咱老家这小县城里有吃有喝多好啊,窝在家里“共克时艰”不比在北京强?——然后这哥们儿就在院子外面大呼小叫喊我名字,我就下去了。

我也没戴口罩,在自己家里嘛。然后还很奇怪,怎么这个时候还有这么胆大敢串门的?我是不是该打110大义灭亲举报他龟孙啊?

然后我到了院子里,还没开大门,我那大门是镂空的栅栏门——那哥们儿倒是戴着口罩,我也看不出来他长的帅不帅——反正隔着栅栏门上来就拿着手机啪啪啪的拍我——同时警告,国难当头,政府作出了那么多努力,你不要在网上发布一些对社区大众不利的东西。

我真的很奇怪啊。

他也没说我究竟发布的哪些东西“不利于社区大众”,我也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发表过什么“不利于社区大众”的言论,于是就问他,我确实讲过方城县医院的医护人员N95口罩还不够戴,县领导却都戴N95,我认为这不对——你认为这对不对?

估计这哥们儿觉得我说的这种事儿根本就不可能发生,所以当即厉声质问,你见方城县领导戴N95口罩了吗?

我说我当然见了,方城电视台方城消息天天都有报道,我能看不见嘛。最高的领导人还戴普通一次性口罩,他们为什么戴着N95到处跑?

他说,这个问题我答复不了你。

尼玛!半夜三更,跑到我家——我上有85岁老母亲,下有6岁小女儿,你就这样“训诫”我一通——国难当头,你不能怎么怎么——然后告诉我,你答复不了我?

小小口罩,翻了大船-激流网

在我追问下,他自称是凤瑞办“张x辉”——我也不知道真的假的,反正也没让我看工作证。

我也知道, 这哥们儿跟我没仇,他这就是工作,端人家的碗,受人家的管嘛。一定是受人指派来的嘛,我不该跟他个人较这个真儿——我也真没想过跟他较这个真儿——这不是今天晚上自己坐屋里闲着木球事喝多了酒嘛。

有的人喝多了发酒疯,有的人喝多了睡觉。

我喝多了,一不发酒疯,二也睡不着,我就是码码字吐吐槽,你们要是连这个也不允许,那干脆把劳资弄死吧!

“小小口罩,翻了大船”——这可不是说咱们领导的,这是说我自己的,我一定要反省——我特么的闲着木球事扯什么口罩呢?!

国难当头!为什么会有这种“国难”?

难道只是因为“冠状病毒”而不是因为还有一种“官状病毒”吗?

“冠状病毒”会导致封城,“官状病毒”却会使百姓“封口”!

我干了,你随意……

2020年2月25日,凌晨3:00于方城

小小口罩,翻了大船-激流网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小小口罩,翻了大船-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小小口罩,翻了大船-激流网(作者:陈洪涛。来源:方城故事。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