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2020年3月20日,美国著名左翼网站“反击”刊发皮特·多拉克(Pete Dolack)(著有《还没有结束:从社会主义实验中学习》一书:“It’s Not Over: Learning From the Socialist Experiment”)题为“如果新自由主义正在崩溃,那么下一步呢?”的文章。作者梳理了新自由主义的前世今生,认为新自由主义行将末路,指出资本主义将有可能在本世纪走向终点。

如果新自由主义正在崩溃,那么下一步呢?-激流网里根总统和撒切尔夫人拍摄于1984年  图源:Bettmann Archive

预测未来碰到最大的难题是你不知道它将变成什么样子。当罗纳德·里根1980年当选美国总统时,我们当时还没有意识到资本主义的新时代已经开始;里根在美国的崛起和一年前英国的玛格丽特·撒切尔的崛起,最终终结了凯恩斯主义时代。在这十年前,理查德·尼克松曾说过:“我们现在都是凯恩斯主义者了。”

里根的选举本身就令人震惊——我真的以为,美国民众会在最后一刻只要一想到将有一个无休止地撒谎和胡说八道的极端主义者入主白宫时,他们应该出来阻止。也许我只是高估了他们,但1970年代确实带来了相当大的经济不确定性,足以让人们投票给一个坏演员,因为他对他们说了自己想听的话。

因此,新自由主义时代诞生了,尽管当时还没有使用该术语;那时我们通常提到的是“里根主义”和“撒切尔主义”。他们的政策并没有随着自己任期届满而人走政息。一个新的、更邪恶的时代牢牢地降临在世界上。我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四年前惊人的相似之处。一位糟糕的电视真人秀主持人和骗子告诉了美国民众他们想听到的话,尽管他明显在撒谎,但最后那个我认为不可能当选的候选人还是被选进了白宫。

祸不单行。上世纪70年代凯恩斯主义的滞涨带来了更糟糕的东西,即资本主义的新自由主义时代,它是全球经济体系的一个更具代表性的样本--凯恩斯主义是一个外来物种,是强烈的激进主义的产物,它迫使资本家做出重大让步。让我们不要把凯恩斯时代浪漫化——给劳动人民带来的好处仅限于有稳定工作的白人,而在美国,大量的政治压迫堂而皇之地上演着。更别提资本主义对劳动人民的剥削有增无减了,他们只是多拿到了一些面包屑。

回到今天:鉴于经济摇摇欲坠、低薪和不稳定的工作、学生和消费者的繁重债务、在应对全球变暖面前束手无策等,使得工业和金融资本家继续靠新自由主义续命的方法和能力日益受到质疑。那么,如果开启1980年代即开启了新经济时代的曙光,那么开启2020年代是否会是另一个新时代的曙光?如果是的话,又是什么?

回顾与反思

工业革命后的资本主义大致可以分为三个时代。首先是自由放任时代,它在大萧条时期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并最终被20世纪中叶的凯恩斯主义所取代。自由放任主义是一种反对政府干预经济事务的意识形态,只保留维护产权所必需的最低限度。(新自由主义教父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Friedman)坚持认为,政府唯一正确的角色是执行合同,并提供军事防御。)大萧条的爆发破坏了自由放任主义的声誉,为替代理论开辟了空间。

简单地说,凯恩斯主义是一种信念,认为资本主义是不稳定的,需要政府在私营企业无力或不愿花费足够的资金使其走出衰退时对经济进行干预。20世纪中叶凯恩斯主义依赖于工业基础和市场扩张。历史的重演是不可能的,因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业基础已经空洞化,转移到低工资的发展中国家,资本主义几乎没有发展的余地。因为利润很高,还有许多新的市场需要征服,而且他们担心社会组织的急剧增长会使他们的体制消失,所以资本家容忍了二战后的工资上涨。

随着凯恩斯主义在上世纪70年代破裂——或者更准确地说,由于资本家在国际层面竞争日益激烈的世界中面对利润下降而不再容忍支付更高的工资和提供更好的工作条件——工业和金融资本家为了提高盈利能力,引入了新自由主义时代。这一新变化没有碰到有效的反制力量:20世纪60年代的运动已经消失。里根和撒切尔是新时代的产物,而不是导因。这需要点时间来理解。在苏联解体时,有人高呼“历史的终结”,摧毁劳动人民自卫能力的进程只会加快。

然后就到了今天。随着提供生活工资的工作岗位越来越少,住房和教育成本的增长远远快于通货膨胀或工资水平,资本能够毫不费力地将生产转移到工资和监管最低的地方,以及一个由最大的工业和金融资本家完全占据的政治体系。世界各地的愤怒情绪正在上升,这也就不足为奇了。新自由主义已经得出了合乎逻辑的结论。

那么,新自由主义之后又会发生什么呢?资本主义还能存活多久?

凯恩斯主义不会回归,即使这有可能治愈困扰世界的问题。20世纪中叶的特殊情况已不复存在。我们不必费力去想,就可以知道世界企业的主人愿意做些什么来保持自己在权力和金钱上的地位。如果工业和金融资本家认为,如果情况恶化到大量民众开始撤回对之前的民主让渡时,那么中止宪法和实施彻底法西斯主义是可能的,因为工业和金融资本家认为没有其他办法可以让他们的政党继续运转下去。

不可知的未来

但即便如此,这也只是暂时的解决办法。您不能在有限的星球上拥有无限的增长,也不能无限地破坏环境。不受约束的资本主义所导致的文明崩溃是不可能突然发生的;如果没有一场全球群众运动的干预,现代工业文明很可能在几十年内慢慢瓦解,因此,在这种情况下,资本主义也会持续几十年。无论在废墟中留下什么,都不太可能令人愉快;这在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我们后代在一个稀缺时代组织合作经济的能力,并战胜实行独裁政权的尝试,这些政权将为复杂的问题提供简单化的解决办法。

科技不可能解决我们未来的所有问题。在“星际迷航”宇宙中,数十年的核战争之后,所有人都迎来了富足的时代(地球和联邦还能负担得起所有这些星际飞船吗?)是不现实的。假设人类甚至在战争中幸存下来,只要几个月,更别提几十年了,核战争就足以使人类回到其初始状态,技术的使用是建立在权力关系的基础上的。例如,今天的技术可以用来减少工作日和减少繁重的工作,但却被用来加强工作和监视员工。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极度不平等的社会,技术是那些拥有权力和资本的人的工具,而不是拥有更美好世界的解放工具。

虽然我们不知道资本主义的到期日是什么时候,但很可能是本世纪的某个时候。如果我们处于新自由主义结束的初期阶段,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处于资本主义终结的开始阶段。鉴于资本主义吸收不同意见的能力及其弹性,可以想象某种新的资本主义形式可以取代新自由主义。鉴于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在国际上进行协调,新版本的资本主义可能会暂时变得更好。这种旨在资本主义内部改革的运动最终将令人失望——一旦运动停滞不前,来之不易的改革就将被撤走。为建立一个更美好的世界而开展的国际运动别无选择,只能致力于废除资本主义和建立经济民主制度。

渴望成为法西斯独裁者的右翼独裁者的崛起,如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盖尔·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埃尔多安和维克多·奥尔班(Viktor Orbán),不会像里根和撒切尔那样开启新的时代。如果全世界有足够的人来组织,那就不会发生了。

这个世界曾经是由君主统治的,他们因神的旨意而坐在宝座上——上帝选择了一个家族来永久统治。世界上大多数人曾经相信这点。今天,推广这种想法将是可笑的。不久前,在人类历史上,数以百万计的人被奴役——一个人可以被另一个人所奴役,而没有任何权利。人们认为,不仅某些人低人一等,应当受到奴役,而且没有奴隶制,经济就会崩溃。今天,即使是最粗俗的种族主义者也不会在公开场合提出这样的建议。

资本主义不是历史的终结。这只不过是一个镇压系统,另一种组织系统。它并不会比奴隶制、封建制度、君主专制或任何其他过去的制度更永久。我们将在未来几年决定下一个系统。如果我们不这样做,它将决定我们自己。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如果新自由主义正在崩溃,那么下一步呢?-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如果新自由主义正在崩溃,那么下一步呢?-激流网(来源:WorldCommunistParties。责任编辑:郭琦)如果新自由主义正在崩溃,那么下一步呢?-激流网里根总统和撒切尔夫人拍摄于1984年  图源:Bettmann Archive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