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社会主义的言论自由-激流网《青年马克思》剧照。图源:豆瓣

近期,李文亮医生不幸离世引起了一场网络海啸,调查组的调查已经结束了,但争论并没有结束。从制度上如何防止类似的事情发生,这里面就涉及到如何看待言论自由的问题。什么是言论自由呢?在《现代汉语词典》中,言论的定义是“关于政治和一般公共事务的议论。”根据这个定义,言论自由指的并不是你在大街上自言自语的自由或者在家里和家人聊天的自由,它指的是人们在公共场合(包括网络)对政治和一般公共事务发表议论的自由。

如何看待言论自由?这个问题是社会主义者必须正面回答的,而且没有马列毛的现成答案。国内很多自称是社会主义者的人,碰到类似的问题,总是采取回避的态度,人家问能否落实言论自由的基本权利,他就说“美国社交媒体也会删帖的”,这是一种比烂的方式,是缺乏说服力的。另外,有的人习惯于以经济发展成绩来回避言论自由的问题,王顾左右而言他,好像经济发展可以代替其他一切,这也不是一个真诚的社会主义者应该有的态度。人的社会性决定了人们有对政治生活表达和参与的需要,这是不能用经济发展和生活改善来取代的。

很多人会说,言论自由就像吃饭喝水一样,是人的基本权利,怎么还有社会主义的和非社会主义的区别呢?答案是当然有,就像民主、平等有阶级性一样,言论自由也是有阶级性的。民主有不同阶级的民主,从内容上看,社会主义民主包括了资本主义的选举权,但又不止于此,还包括撤换、罢免和普通工资制等制度。社会主义的平等不仅仅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还包括消灭阶级及一切实质的不平等。

人类历史也可以证明言论自由有阶级性。在无阶级的原始社会,就有了言论自由的问题,并为此进行了人类最早的制度设计。众所周知,人类经历过漫长的无阶级的原始社会,19世纪中期以前,原始社会的历史一直是历史研究的盲点,因为几乎没有文字资料留下来。19世纪中期,美国人类学家摩尔根为了研究原始社会的历史,以养子身份加入了北美印第安人的易洛魁公社,后来写出了著名的《古代社会》一书。在易洛魁公社,他感受到了和美国资本主义社会完全不同的原始共产制民主。在那里,人们选举酋长,由酋长决定日常事务,但氏族成员如果不满意酋长,可以撤换。对重大事务,由议事会决定,议事会成员由选举产生,议事会开会的时候,所有氏族成员都可以参加,都可以发言,可以提出批评和建议,但决定由议事会成员做出,一致同意才算通过。这是原始人类的“制度建设”,是现代民主集中制的萌芽,里面就包含着言论自由特别是批评公职人员的内容。开会成为了民主的一种重要形式,社会这个词在汉语里的原意就是在公共场所(比如祭祀的地方)集会的意思。根据一些资料记载,原始社会的人们每天晚上都要聚在一起开会,讨论一天的劳动成绩和分配食物,对成员进行表扬和批评,在这样一种条件下,要通过一些违背公共利益的决定是很困难的。经历了毛泽东时代的人都会记得,毛时代民主的一个重要形式就是经常开会,党组织的会,车间职工大会,村民大会,人们开玩笑说:“国民党的税多,共产党的会多”。改革开放后,一个重大变化,就是会少了,而且老百姓不能说话了,这种会严格意义上是传达,开会而不议论,是不能称之为会议的。

人类被分成阶级之后,言论自由就被取缔了,人们对政治和一般公共事务不能像原始社会一样随便发表意见了。从家庭到朝廷,成员平等参与、共同决策的公共会议通通没有了。政治变成了少数人的职业,决策在君主和官僚中讨论和决定。在封建社会,老百姓批评当官的,官僚批评皇帝,甚至儿子批评老子,都是十恶不赦的大罪。

资本主义有了些变化,因为它是建立在反封建的基础上的,对言论自由有一定需求。现代意义上言论自由的萌芽产生于宗教改革与启蒙运动时期,胡斯写《论教会》抨击天主教会,主张回归圣经,拒绝教条教规;路德提出因信称义,平民有权批评神学;英国启蒙学者弥尔顿在《论出版自由》等主张个人根据良心作自由的讨论,更是直接孕育了表达自由的最初萌芽。尽管这一历史时期的表达自由依然主要局限于宗教自由,但普通公民对其的呼声已经越来越响亮。直到以法国大革命为首倡的资产阶级反封建革命中,“言论自由”首次公之于众,并迅速席卷了整个新兴资产阶级世界。1789 年法国《人权宣言》第 10 条规定:“意见的发表只要不扰乱法律所规定的公共秩序,任何人都不得因其意见甚至宗教的意见而遭受干涉”,第 11 条规定“自由传达思想和意见是人类最宝贵的权力之一;因此每个公民都有言论、著述和出版的自由,但法律规定的情况下,应对滥用此项自由负担责任。”这宣示了公民对表达自由权利的享有,并初步提出以言论、著述与出版自由作为其主要内容。

中国革命继承了资产阶级革命反封建的进步因素,新中国历史上几版宪法都明确写入了言论自由的内容,我国现行宪法第35条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科学社会主义的创立者马克思恩格斯是怎么看待言论自由的呢?马克思、恩格斯认为,表达权是其他一切权利的基础和本源,他们提出“发表意见的自由是一切自由中最神圣的,因为它是一切的基础。”某种程度上,言论自由权是实现其它权利的源泉和基础,没有言论自由权的实现,其它权利也将无从谈起。

马克思不仅捍卫公民的言论自由权,而且比资产阶级更为彻底和全面。资产阶级在反封建时期,曾高举自由、平等、博爱的旗帜,赢得了无产阶级的支持,但当资产阶级战胜封建阶级成为统治阶级之后,当初进步的自由旗帜,就被他进行了种种限制。马克思在抨击法国资产阶级共和派宪法时说道:“人身、出版、言论、结社、集会、教育和信教等等的自由(1848年各种自由权的必然总汇)都穿上宪法制服而成为不可侵犯的了。这些自由中的任何一种都是法国公民拥有的绝对权利,但真实的情况是总是被加上一个附带条件如只有在不受到‘他人的同等权利’或‘法律’限制时才是不被限制的。”在一般词句中标榜自由,在附带条件中废除自由,充分的表明了法国资产阶级政府的虚伪和压迫干涉工人阶级的自由权利。

恩格斯在《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中明确讲到了现代社会主义,从理论上说是 对“十八世纪法国伟大的启蒙学家所提出的各种原则”的“进一步的,似乎更彻底的发展”。也就是说,社会主义继承并发展了资本主义早期的进步思想。

总之,马克思主义是支持言论自由的,但又认为言论自由不能仅仅局限于资本主义的框架之内。首先,资本主义的言论自由是一种消极自由,即仅仅限于发表言论不受干涉的自由,至于发表的言论是否能推动社会进步,代表公意,则不在考虑范围内。2013年李开复侮辱未成年人林妙可的下流行径,也被李认为是应该允许的“言论自由”,这是典型的资产阶级言论自由观。其次,资本主义言论自由捍卫的只是一种个体自由,而把集体自由与个人自由相对立,认为有了集体自由,没有了个人自由,这是资本主义私有制导致的一种错觉,原始社会的人倒是能正确理解两者之间的关系,原始人打猎之后会把快腐烂的肉自己先吃掉,把好肉挂在墙上,供来往的人食用,他们懂得,每个人都这样做的话,大家都能吃到新鲜的好肉,这种生产方式形成的公心使得他们很自然地会站在集体和公正的角度发表言论。最后,资本主义的言论自由掌握在资本控制的政客、议员和媒体手中,工人阶级事实上被剥夺了言论自由。

那么,说了这么多资本主义言论自由的局限性,社会主义的言论自由包括哪些内容呢?

首先,社会主义应该保护全体公民合理的表达权利,特别是对政府的批评权。当前,舆论持续压缩,前段时间,连批判医疗产业化也会被约谈。这种情况下,社会主义者更加需要捍卫言论自由,而不是去帮助某些人甩锅(有些是客观上的效果,有些确实有主观故意),小骂大帮忙。当然,言论自由要遵守公序良俗,要尊重事实,底线是不能恶意造谣。比如中国革命形成的民族集体历史记忆不能随意解构(这里面要区分学术研究和恶意诋毁)。除了违反公序良俗和恶意造谣之外,社会主义应该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权利。言论自由要理解为在公共场合(包括网络)对政治和公共事务发表负责任的意见和建议。教师课堂教学应该是按照教学规范来进行,传播经典的科学知识,自由发挥的地方也应该贯彻科学精神,有一定的根据,严格意义上课堂不属于言论自由的范围。但课外读书会、第二课堂是一个非教学的探讨问题的公共场合,这个地方应该是有言论自由的。比如,成都的一名大学老师在QQ群里认为四大发明不是创新,并且提出了一定的事实根据,这个就属于学术探讨的范围,是不应该遭到停课两年的严厉处分的,这种处分会扼杀人们的独立思考,恶化了师生关系,是不利于社会正常发展的。

其次,社会主义的言论自由应该以求真为底线,进而追求善和美。求真就是保证基本的真实性,没有恶意造谣的主观故意,比如,李文亮医生12月底在微信群中预警,虽然事实不完全准确,但没有主观恶意,而且对社会有保护作用,这就显然属于言论自由的范围。最高人民法院后来在微信公众号上对疫情期间谣言进行分析,认为要区分恶意造谣和在信息不公开情况下的一种自发预警,这体现了社会主义法律严格区分两类不同矛盾的原则,是值得赞许的。

求善就是言论自由应该站在大多数人或者弱势群体的立场上,秉承社会正义,追求社会进步。

求美就是言论应该注意修辞,追求高尚的境界,给人们以精神上的激励。鲁迅的杂文就是美的,因为他给了无数人追求光明和希望的力量和勇气。李开复对林妙可的下流言论,显然不属于言论自由的范围,应该予以谴责。

第三, 社会主义的言论自由一定要保障工人农民的表达权。具体来说,人民代表应以工农兵为主体,应该允许群众旁听所在地区的人大会议并安排群众发言时间;电视、报纸评论员应该有一定比例的不脱产的工农,而不能完全由知识分子来担任;微信、QQ等社交工具应该变成社会的公共产品,而不能掌握在资本手里;禁止任何人随意删帖、封号,就像毛时代禁止撕毁大字报一样。毛泽东同志说的好:“在内部,压制自由,压制人民对党和政府的错误缺点的批评,压制学术界的自由讨论,是犯罪的行为。”

社会主义者从不讳言,言论自由和民主、人权一样,都是有阶级性的,在资本主义国家,形式上有宣传共产主义的自由,但实际上资本控制媒体,共产主义思想无法在大众媒体上广泛传播。列宁曾讲过:“在世界上最民主的资产阶级国家里,哪一个国家的平常的、普通的工人,平常的、普通的雇农或者农村半无产者(即占人口大多数的被压迫群众的一分子),能够多少象在苏维埃俄国那样,享有在最好的建筑物里开会的自由,享有利用最大的印刷所和最好的纸库来发表自己意见、维护自己利益的自由,享有推选正是本阶级的人去管理国家、‘建设’国家的自由呢?”

公有制建立起来之后,思想斗争、批判和继续革命都是需要的,因为不进行这些工作,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不会在落后国家自动占据统治地位。对于有着漫长封建历史的中国来说,尤其如此。公开的反动派是容易识别的,经济上的富人也是比较容易消灭和改造过来的,但是精神贵族的改造却是不容易的,几千年来,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这种思想根深蒂固。他们不是垄断物质财富,而是垄断知识生产的过程。在学阀专制下,小人物想发表学术文章也是难上加上,李希凡、戚本禹这样的小人物如果没有无产阶级领袖的支持,他们能发表研究红楼梦、李秀成的文章吗?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年轻的左翼学者发表文章如此困难,说明了公有制建立之后,不会自动产生适应社会主义发展需要的上层建筑。但斗争和批判应该严格区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应该主要采取民主的、讨论的、批评的和说服教育的方式。对思想问题,采取法律和行政手段,从效果上来说是不好的。

社会主义社会,建立了公有制,媒体掌握在马克思主义者手里,群众有表达的权利,这样就能保证主流舆论是拥护社会主义的,有一些反对的声音也应该允许其发出来,毛泽东同志就主张出版蒋介石全集,他的理由是:“许多人都恨蒋介石,但大多数人不知道他是怎样一个王八蛋,所以我们必须出版他的著作集”。毛泽东同志还认为,人们历来是讲真善美的,“真善美的反面是假恶丑”,“真的、善的、美的东西总是在同假的、恶的、丑的东西相比较而存在,相斗争而发展的。”

总之,社会主义不应该惧怕言论自由尤其是批评政府的言论,社会主义应该保障不违背社会公序良俗的言论自由。同时,社会主义者公开承认,言论自由不是超阶级的,只有充分保障以工人阶级为领导的全体劳动人民的言论自由及各项民主权利,这个社会才会朝着真善美的方向发展,建立平等公正、使人心情舒畅、生动活泼的社会秩序,才能真正促进社会进步和人类解放。按照毛泽东同志说的就是:“我们的舆论,是一律,又是不一律。在人民内部,允许先进的人们和落后的人们自由利用我们的报纸、刊物、讲坛等等去竞赛,以期由先进的人们以民主和说服的方法去教育落后的人们,克服落后的思想和制度。一种矛盾克服了,又会产生新矛盾,又是这样去竞赛。这样,社会就会不断地前进。”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论社会主义的言论自由-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论社会主义的言论自由-激流网(作者:天明。本文为激流网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克鲁)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