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国家卫健委和河南卫健委的疫情通报,描述了昨天唯一的本土新增新冠肺炎病例王女士的故事,引发了很多人的兴趣。

通报中,官方给出了一条完整的时间线。

3月21日,在河南省漯河市图书馆做保洁员的王女士乘车前往平顶山市郏县扫墓,她的同学,郏县人民医院张医生全程陪同,俩人一起吃了三顿饭。

3月24日晚,王女士出现头痛症状。

3月25日或26日(后面会说为啥俩日子),郏县人民医院对参与疫情防控的一线医务人员做了核酸筛查。发现张医生、周医生和刘医生三位无症状感染者。3人曾在3月13日同桌吃饭,其中刘医生有过武汉出行史,返回郏县后已经自我隔离14天期满。

3月28日,王女士确诊新冠肺炎。

绝大部分网友的焦点,都集中在3名无症状感染者为什么不计入确诊病例这个问题。

乃悟查了一下,无论是欧盟还是美国,核酸检测阳性无论是否出现症状,都会被纳入统计范围。

但按照我国的标准,没有CT等影像学特征,也没有出现任何呼吸道症状的病人,也就是无症状感染者:

不算作确诊病人。

无症状感染者不会向社会公众通报, 这一次如果不是王女士被确诊,公众可能也不会知道郏县有三名无症状感染者。

《中华流行病学杂志》刊载过一篇论文,说无症状感染者和确诊病例传染率没什么差异。但乃悟觉得,除了这个重要问题之外,这份疑点重重的通报里,还藏着更多耐人寻味的细节。

通报中,并没有明确指出谁是传染源,乃悟尝试给大家分析一下。

首先是有过武汉出行史的刘医生。

今天上午,平顶山市卫健委发布过一则通告,里面提到刘医生是在春节前去的武汉,并在返回平顶山市后自行隔离了14天。

不久之后,平顶山市卫健委删除了这则通告,隐去了刘医生旅居武汉的时间点。

武汉从1月23日封城到现在,能进出的只有支援医疗队伍或者施工建设、防疫指挥、物资运输等行业人员。

乃悟查了一下,平顶山援助湖北的医疗队中,并没有来自郏县的医生。更重要的是,第一、二批医疗队返回平顶山的时间,是在3月25至26日,根本来不及自我隔离14天。

所以,刘医生大概率是在封城前就从武汉返回了平顶山。如果是这样,刘医生在平顶山已经呆了超过两个月。

之所以说大概率,是因为毕竟封城期间,还有湖北女子监狱刑满释放的黄女士和女婿杨某某千里走单骑的情况出现。

第二种可能,是三名医生在接诊或收治住院病人时受到感染。

根据平顶山市官方通报,郏县最后一名确诊患者,出现在1月30日,距今也过去了整整两个月。

乃悟问了他们三人工作的医院,工作人员告诉我们:

确诊病例都在平顶山市接受治疗,郏县医院没有住院确诊患者。

而平顶山市最后一名确诊患者出现,是在2月14日。

所以这种可能的概率比第一种还小。

在公开通报之外,网上还流传着一份漯河市新增1例新冠肺炎确诊案例的调查报告,其中王女士口述张医生有感冒症状,并且张医生在3月26日打电话告诉王女士,自己被确诊为新冠肺炎。

媒体们问漯河市相关机构这份调查报告是不是真的,张医生到底有没有症状。但他们只得到了一个完全不相关的答案:

不是我们发出去的。

有意思的是,被平顶山市卫健委删除的通告里说,3月26日,为了尽快全面复诊,郏县人民医院对参与疫情防控的一线医务人员做了核酸筛查。

后来,日期被统一变成了3月25日。

下次如果再出现跨地区的案例,麻烦确定好内容再发布。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3·28的未解之谜-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3·28的未解之谜-激流网(作者:杨乃悟。来源:星球商业评论。责任编辑:克鲁)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