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美国响应疫情的“野猫罢工”的报告在“It's going down”上首次发表。

仅在几天内,新冠肺炎瘟疫带来的经济崩溃已经彻底改变了我们生活中的一切。在许多方面,不断加剧的危机使许多早已存在的、会迫使社会爆发公开的阶级冲突的矛盾公然暴露出来;从低收入工作群体、不断加剧的经济紧缩、警察的野蛮暴行、生态环境的加速崩溃和住房危机的失控,直到到“监狱国家”的日渐强化。

然而数百万人现在不仅要考虑如何维持生计和支付房租,同时还要思考虑如何在疫情中生存下来,这在社会领域引发了新一波斗争浪潮。监狱和拘留所的在押人员与监狱外的人员一起发动绝食抗议,要求获释。而从四月一日开始,房客们也发动了抗租罢工,洛杉矶的无家可归者正在不断接管空置房屋。此时此刻,工人正在被逼着进入瘟疫流行的第一线工作,这无异于让他们去送死,为了对此进行抗议,工人已经发动了一系列的野猫罢工、托病怠工和产业行动。

但随着形势越来越严峻,经济学家预测失业率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会达到30%,精英阶层内部也在越发焦躁地催促我们“重返工作岗位”。特朗普表示,他希望在复活节之前一切恢复“正常”,尽管这一举动很可能会破坏保持社交距离和隔离所取得的成果。而随着共和党与民主党很快就要就解救企业达成共识,在特朗普阵营、福克斯新闻和MAGA右派内部出现了越来越强烈的声音:为了挽救经济(特朗普把连任的赌注全押在了上面),巨大的伤亡也是可以接受的。

特朗普像个邪教头子一样,蛊惑他的支持者去拥护会导致大量人口死亡的措施:他宣称,“解药”不会比“问题本身更糟糕”,企图在复活节之前结束社交隔离。这种举动可能导致许多人死亡,讽刺的是,其中有许多人是他的拥趸。与此同时,两党都在推动一项企业救助计划(特朗普本人可能从中受益),这只会使得大量资本进一步转移到超级富豪的手中。

但是,面对这种情况,人们的愤怒愈发强烈。过去几天内,要求进行抗租罢工和总罢工的呼声,以及诸如#NotDying4WallStreet的标签在社交媒体上疯传。比起充斥推特的阶级愤怒更重要的事情是,今年三月份,野猫罢工和群众激进行动的数量激增。

随着经济的崩溃,美国社会愈发依赖着正不断减少的供应链的持续运作,仍在运转的服务业工作岗位(如杂货店)的员工不仅发现自己的工作处于经济的关键节点,而且对自身的潜在力量亦有了新的认识。这意味着供应链中不同节点的工人能对经济产生巨大的影响,从而可以通过直接行动或罢工来为自己取得优势。

彭博社写道:

供应链上的这些零星抵抗,凸显了采取行动,一边扼制瘟疫、保护从事必要工作的工人,一边维持货运和服务的重要性。这是一个很尖锐的问题,因为交通、劳动力和其他后勤问题已经使瘟疫期间很难获取必要的食物。

到目前为止,肉厂事件都没有造成运营中断,但因为消费者正疯狂购买日用品来充实自己的避难所,所以仍有人担心将会有更多的类似事件发生,并导致供应链出现故障。

美国的猪肉行业已经要求政府发放更多的临时工作签证,有人猜测,工厂一直在全力生产,不仅是为了满足前所未有的零售食品需求,也是为了在由病毒导致的干扰减慢生产之前,产出尽可能多的产品。

虽然主流媒体和有线新闻中几乎没有提及,但是野猫罢工、自我组织的劳工行动、托病怠工和停工浪潮正在不断蔓延,其中大部分都是因为工人拒绝在可能感染新冠病毒的环境中工作而引发的。

下面是一系列综述:

汽车工人

由于工人们要求停止新冠病毒在工作场所的传播,几家汽车工厂爆发了停工和野猫罢工。罢工开始于3月12日,当时菲亚特·克莱斯勒公司温莎装配厂的工人因为担心新冠病毒在他们工厂的传播,并在得知美国FCA Kokomo输电厂的一名工人被确诊患有可能致命的疾病后放下了工具罢工。

接下来:

底特律都市区的菲亚特·克莱斯勒公司斯特林高地(Sterling Heights)和杰斐逊北方(Jefferson North)装配厂的工人在昨晚和今早自发行动,并迫使工厂停产,以阻止新冠病毒的传播。

昨晚,斯特林高地开始停工,几个小时前,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和底特律汽车制造商达成了一项糟糕的协议,在全球大流行期间保持工厂的运营……同一天,印地安那州哈蒙德里尔座椅厂的数十名工人拒绝工作,导致零件厂和附近的芝加哥装配厂关闭。

〔3月18日〕,斯特林高地装配厂第一班工人紧随其后,进行静坐,并拒绝在他们的班次开始后触碰流水线下来的车辆。由于成百上千的人在装配线上接二连三地处理车辆,他们是病毒的主要潜在传播源。管理层今天又把工人送回家,取消了第二班。斯特林高地装配厂的一位青年工人在谈到工人通过自己的行动迫使工厂停工时说:“这真是太了不起了。”

安娜堡邓迪发动机厂和托莱多北部装配厂的工人有样学样,不久后也发动了罢工。沃伦卡车装配厂和福特密歇根装配厂的当班工人也被送回家了。

一段来自托莱多的Facebook直播视频显示,数十名愤怒的工人围着第12分会副主席布赖恩·西姆斯(Brian Sims),要求关闭工厂,西姆斯随后从后门溜走,对工人大喊“冷静下来”。

一位汽车工人在接受《劳工笔记》采访时表示:

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真的应该为我们争取停工。工会和公司更关心制造卡车,而不是大家的健康。除非我们采取行动,否则我觉得他们什么都不会做。我们必须团结在一起,他们不能解雇我们所有人。

农业工人

乔治亚州有一家鸡肉处理厂,属于佩杜农场公司(Perdue Farms),拥有约600名工人,3月23日,由于担心新冠病毒的传播,再加上工厂在这个时候仍然要求增加产量、提供工作量,却又不肯提高工资,该厂的几十名工人愤而停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参加了这次野猫罢工的工人解释说,公司把他们视作炮灰。一篇报道中写道:

据WMAZ报道,乔治亚州佩里市附近的佩杜农场工厂的大约50名员工于3月23日举行罢工,他们表示,由于新冠病毒,他们在工厂里感到不安全。

工人说,他们在可能接触COVID-19的人周围工作时感到不安全。他们还说,他们觉得佩杜农场公司没有给员工提供充分的安全保障,也没有对他们的工作场所进行消毒。

亚马逊

3月18日,纽约皇后区的亚马逊仓库工人举行了一场野猫罢工,此前,由于工厂有人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管理层停工一天,然后又想让工人复工。一篇报道指出:

位于纽约市皇后区的一家加工厂的亚马逊仓库工作人员收到管理层发来的短信:“特此通知:今天在我们加工厂里有一人在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检测中呈阳性。”亚马逊当天暂时关闭了加工厂,但马上在周四重新开工。

这一消息,以及亚马逊重新开工的决定,引发了仓库工人的愤怒,他们拒绝工作,最终导致该设施在周四晚上停工。在“纽约市亚马逊人联合会”(Amazonians United NYC)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视频中,一名工人表达了他的愤怒。

“我们知道你们在做什么。我们看到,你们根本不在乎我们的生命。我们再也不能忍了。”另一位工人也加入了进来,他说:“在你被确诊后,不可能在四个小时内对每个包裹都进行消毒。”

酒吧工人

波特兰Crush Bar的工作人员采取了行动,在新冠肺炎大流行后,他们被下岗了,于是他们便开始静坐示威。他们在报道中说:

我们成功了!在我们静坐48小时后,管理层终于提供了我们应得的病假支票。社区的支持使我们注意到了这种不公正的现象,我们对此深表谢意,没有你们,我们不可能成功。

尽管如此,我们工人们仍在等待第二和第三个要求的回音:在病假期间支付一半工资,以及保证每一个下岗员工在酒吧重新开业时都能上岗。

PDX Eater报道了他们的行动:

按照全部餐饮企业于今日强制停业的规定,昨晚,Crush Bar的27名员工全部被下岗。今天下午3时30分左右,12名员工来到酒吧,随后拒绝离开,抗议老板约翰·克拉克(John Clarke)的在没有任何经济援助的情况下解雇所有员工的决定,并声称他违反了法律,拒绝使用累积的病假时间来弥补工资损失。抗议活动原定长达24小时,一小时后被波特兰警方驱散。

公交车司机

3月17日,底特律的公共汽车司机发起了一场野猫罢工,以应对公共汽车脏乱、司机缺少洗手区的情况。一份报道写道:

底特律的公交系统已经停运,因为绝大多数司机因担心新冠病毒而拒绝工作。

底特律交通局(Detroit Department of Transportation)的司机们对能否在星期三恢复公车服务感到很担心,底特律市他们正在与谈判,以缓解他们的担忧。

市政府发表了声明:“由于司机短缺,今天将没有底特律交通局巴士服务。我们恳请乘客使用其他交通工具,同时努力解决司机的忧虑。对于给您带来的不便,我们深表歉意。”

司机们一直担心他们没有得到充足的防护新冠病毒的保护措施。其中一个问题是:公交车的清洁不够频繁,而且由于许多企业在全州范围内停业,司机们一直无法洗手。

野猫罢工也使乘客能够免费乘车:

司机工会支持他们,他们通过不到24小时的短暂停工,迫使资方接受了他们的全部诉求。在新冠肺炎危机期间不收取车费。

3月23日,阿拉巴马州伯明翰市的公交车司机也举行了抗议,并进行了野猫罢工,“由于担心新冠肺炎,他们不愿按照预定路线行驶”。

呼叫中心

3月4日,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呼叫中心工作人员和世界产业工会(IWW)会员发起了为期一天的罢工,要求在新冠肺炎大流行时期给工人提供带薪休假。

3月18日,在威斯康星州的麦迪森市和米尔沃基市,世界产业工会的其他会员(又称“沃布利”)发动了静坐罢工,要求提高工资和改善劳动条件,尤其是在面临新冠肺炎大流行的时候,因为瘟疫加大了工人的工作量。

工会在社交媒体上报道:

为了表达集体的不满,为了对我们的劳动条件进行抗议,我们进行了数日的托病罢工,在此之后,CapTel公司宣布,每一班工人的不接电话时间将增加15分钟。对于8小时一班的工人来说,这意味着接听电话的时间占上班时间的比例要超过91%才能避免违反纪律。而CapTel工会从第一天起,就把将这个比例降为90%写进了我们的五点诉求中。

我们要继续争取时薪15美元,继续争取实现我们的其他诉求,以及工作场所民主。我们要记住,我们的日常工作是非常紧张的,而现在这种安排可以使我们稍稍松口气,然而,只要管理人员一拍脑袋,随时可以取消这种安排。老板的承诺不过是空话;一定要把承诺写进工会合同里,才能迫使老板遵守承诺。

市政维护工人

3月20日,俄亥俄州克利夫兰市的几十名市政工人拒绝上班。一篇报道指出:

公共工程主管迈克尔·德维尔(Michael Dever)称,上周五上午,多达35名古雅霍加(Cuyahoga)县下水道维修员工因新冠病毒安全问题而拒绝上班或请病假。

德维尔说,这些卫生工程师负责维护覆盖古雅霍加县39个社区的下水道系统,他们不想继续工作,因为他们害怕进入别人家中,与别人距离过近,等等。

建筑工人

拉斯维加斯的建筑工人正在准备发动野猫罢工。一篇报道指出:

拉斯维加斯会展中心(Las Vegas Convention Center)工地的建筑工人说,他们正在考虑在本周停工,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的健康得不到重视。

一名工人说:“工作越来越可怕。“我们中有一大群人准备停工。”

拉斯维加斯会展中心扩建项目的建筑工人说,早在新冠病毒成为问题之前,这里的环境就是不卫生的。他们说情况并没有好转。

一位工人说:“为了防止病毒传播,他们告诉我们要洗手,保持社交距离,但他们并没有采取什么实际措施来保护我们的安全。”

电工

根据“组织工作”(Organizaing Work)报道:

萨克拉门托凯撒医院(Kaiser Hospital)一个长期翻修项目的电工,由于工作条件不安全,可能接触到新冠病毒,而决定辞职。

在对其中一名工人的采访中,他们说:

昨天发生的事情,是前几天在群众中进行了大量谈话的结果——每个人都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以及它对我们的健康、对我们所爱的人的健康构成的风险。我们看到医院周围突然发生了很多变化,比如立起了大帐篷,建立了新冠病毒检测站,我们要去拿干活用的材料的话,就得沿着走廊,走到检测站不远的地方,我们当中至少有几个人必须穿过医院里的不同部门,他们看见医护人员穿着防护服、戴着口罩,护送一个病人,医护人员还大声叫他们离开走廊。

所以我早上来到了停车场,工会电工已经在那里举行了大型集会,应该是自发的,而且至少还有一个其他工作班组的工人当天也要做同样的事情……我们都决定马上卷铺盖走人。

快餐业工人

3月20日,加利福尼亚州圣何塞和洛杉矶的麦当劳快餐店员工拒绝工作。一篇报道指出:

工人们说,他们的工时被减少了,这让他们感到非常愤怒,他们说,麦当劳没有提供肥皂、手套,也没有培训他们如何避免感染新冠病毒。

波特兰的世界产业工会会员(他们属于博格维尔工会)因与新冠病毒有关的工作条件而拒绝在一家商店工作:

昨天,博格维尔东南92大道分店的全体员工都参加了为期一天的罢工,抗议他们声称的与新冠肺炎爆发有关的不安全工作条件。这家分店已于今天重新开张,博格维尔的40家分店几乎全都继续开业,但博格维尔工会(Burgerville Workers Union,BVWU)已经发表了瘟疫期间的诉求清单。

这次罢工主要是为了抗议裁员,裁员致使维持卫生标准和保护工人变得更加困难了。虽然博格维尔仍然向顾客提供不下车服务(drive-through),但已停止堂食,该公司的一份新闻稿称,近70%的员工已经放假或减少上班时间。92大道分店的一名员工马克·梅迪纳(Mark Medina)说:“只靠剩下来这点人,我们怎么能保护大家的安全? 维持卫生标准需要很多工作。博格维尔公司口口声声关心社区,却拼命削减成本,他们会害死我们大家的。”

垃圾回收工人

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市的垃圾回收工人发动了野猫罢工,要求获得危险补助和防护设备。一篇文章写道:

今天,匹兹堡市的数百名清洁工发动了非法的野猫罢工,他们属于卡车司机工会249分会,大多数是非裔美国人;他们发动罢工,是为了抗议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间的不安全的工作条件。

随着#GeneralStrike成为推特上的热门条目——就连流行歌手布兰妮·斯皮尔斯也在号召总罢工——发生了大量的罢工,这次罢工就是其中之一。由于特朗普罔顾工人的性命,强求工人迅速复工,所以很多人都很好奇,匹兹堡清洁工罢工能否引发一场声势浩大的罢工浪潮。

对于让工人在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间在不安全的工作条件下复工的要求,匹兹堡和其他地方的工人在进行反抗。一位非裔清洁工对WPXI说:“我们要求得到更好的设备、防护装备。我们没有口罩。我们要求发放危险补助,这非常重要。为什么?因为尽管我们买了保险,自费承担的比例依然很高。每次我们收垃圾袋时都要冒生命危险。”

非裔清洁工菲茨罗伊·莫斯(Fitzroy Moss)在Facebook的一段录像中说:“我在上班,但我一点垃圾都不捡。垃圾就在地上。他们只关心捡垃圾,根本不关心我们的健康。”

港口工人

在加州奥克兰湾区,港口工人因工作环境不安全和不卫生而威胁要离开工作岗位。一篇报道指出:

奥克兰港的一些码头工人威胁说,他们拒绝在码头工作,他们说这个码头没有为员工提供适当的消毒设备和设施。在新冠肺炎爆发之际,此举可能会停止物流业务,并加剧全球供应链的紧张情况。

来源:https://libcom.org/news/march-25-workers-launch-wave-wildcat-strikes-trump-pushes-return-work-amidst-exploding-coro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特朗普在爆发的冠状病毒中推动“重返工作岗位”,工人们发起野猫罢工-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特朗普在爆发的冠状病毒中推动“重返工作岗位”,工人们发起野猫罢工-激流网(译者:吴天榆。来源:知乎“ZEROWORD”。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